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中共官员阻挠贫困大学生助学贷款 学生父亲自杀身亡

作者: 自由亚洲电台

山西朔州市右玉县李达窑乡的村民岳成义,在乡政府自残死亡,当地全力封锁消息。有当地居民指出,因贫困学生取得贷款而导致悲剧发生。

这宗悲剧是在周一(14日)发生,死者家人3天之后在网上求助,引发广泛关注,右玉县官方才就发布第1份通报。

通报指,在本月14日上午11时许,岳成义因为生活压力大,在李达窑乡政府用自携的木柄尖刀自残,由于伤势严重,在当晚10时许转治送去北京治理途中死亡。但官方对死者到乡政府的目的,则一字不提。

岳成义的儿子岳飞在网上发帖指,他于本月7日接到大学取录通知书,其后多次和父亲一起去李达窑乡政府办理贫困生贷款,但去了几次都没有结果。到周一上午,他们再次到乡政府,父亲1人进入乡政府办理,待他进去看情况时,父亲身上有多处刀伤,而乡政府的人既没报警,亦没致电120求助。

据本台记者了解,死者岳成义生前一直打散工谋生,最近刚在大同煤矿旗下的钢厂打工,但作为临时工的工资不高,1家要临时住在租来的棚户里,条件艰苦。

本台记者未能联络上死者亲属,不了解到事件的最新进展。而当地乡政府亦拒绝接受访问。记者辗转找到李达窑乡司法所长刘芳,她听说是了解有关事件,很快就挂断电话。

右玉县政府办公室2名工作人员在接受本台访问时,拒绝透露任何消息,只称事件由当地县委办处理。

据1位界人士表示,大学生助学贷款,乡镇实际上并不承担主要的责任,提交相关证明材料后,由大学直接向银行为学生办理贷款。他不能理解为何乡政府变成事件的主角,甚至怀疑事件的真实性。

他说:大学生贷款,要贫困的证明,村上、乡上要盖章、签字。他要把1套完整的申请的手续所涉及到的那些资料,交给他所在的大学,跟地方政府完全无关。地方政府凭甚么不盖章?它只是证明这个孩子的收入状况而已。

而曾经有过3年贷款求学经历的何思云则对本台记者说,大多数普通家庭供孩子入读大学,都是1个沉重的负担。而官方对助学贷款设置许多流程和门槛,增加了申请家庭的困难,但对于申请者来说,这没有选择

何思云说:多少父母都是辛辛苦苦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了,把你供上完大学。要是不同家庭的话,我认为基本是1个家庭的全部,甚至是超负荷的,全部拿完还得要借。反正我的前3年都是贷款啊,我学费1年是6,000(元),只能贷6,000不能多贷。它(当局)要甚么,你必须都要准备充足啊,少一样肯定是不行。说到这个制度问题、办事流程问题,肯定是很让人烦的啊,我们小老百姓的,那有甚么办法?要么不贷了,贷的话你只能按那么去做。要么就不读了。

中国官方一直高调对外,但国内基层民众的社会保障缺失,并多次引发惨案。在2015年6月,贵州1个贫困家庭的4名儿童集体;2016年8月,甘肃贫困村妇杨改兰砍死4名幼子后自杀,其丈夫在安葬完亲人后亦自杀身亡。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via 中共官员阻挠贫困大学生助学贷款 学生父亲自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