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声援黄之锋等16社运人士坐监游行

来源: 希望之声电台

队伍在修顿球场外出发,他们手持写有“反抗极权无罪”的大型黑色横额。

香港多个团体星期日发起游行,声援因香港政府律政司复核刑期,令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3名占中领袖等16人被改判监禁。主办方表示,今次游行是继”雨伞运动”后参与最多的一次,反映民众对政权的打压不屈服,以及当局以严刑峻法打击香港市民,阻吓继续参与政治及走上街头的目的全盘失败。

游行队伍在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由发起团体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打头阵,他们手持写有“反抗极权无罪”

的大型黑色横额,一路高喊口号。(:梁路思)

游行队伍星期日下午在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由发起团体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打头阵,他们手持写有“反抗极权无罪”的大型黑色横额,一路高喊口号。虽然烈日当空、天气非常酷热,但游行人士众多,迫满游行起点的湾仔卢押道,警方需封锁附近一段马路给民众聚集,等候游行。

游行人士手持写有不同诉求的横额,有人穿囚犯衫,寓意黄之锋等人是良心犯,被政治打压。人群中也包括被判坐监人士的家人。19岁的大学一年级吴同学表示,游行是想告诉港府,对政权不满意。

19岁的大学一年级吴同学表示,游行是想告诉港府,对政权不满意。(摄影:梁路思)

大学一年级吴同学:“想告诉给他们知道,香港还有一帮人不愿意放弃香港的,和真的希望香港能够继续为运动发声,继续抗争,因为参与游行的,现在游行的这些人,是不满意现在的政权。就算明知游行没有很大的效果,那是不是就是这样我们不出来做呢?”

市民张女士带着4岁的女儿出来游行,认为公民抗命无罪,又不满政府打压,收窄言论自由,刑期亦不合理。

市民张女士带着4岁的女儿出来游行,认为公民抗命无罪,又不满政府打压,收窄言论自由,刑期亦不合理。

(摄影:梁路思)

张女士:“对于政府今次重判和平示威者呢,表示好愤怒,其实,他们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坐监,他们是为我们香港未来坐监,所以,一定要行出来啦!我们要让坐监人知道,我们都不会放弃的,我们一定会坚持。要告诉政府知道,收窄、打压我们的集会和公民抗命是无道理的,我相信公民抗命无罪。”

做物业管理的何先生不满律政司主动要求复核刑期,把已完成社会服务令的年轻人投入监狱。

何先生(23岁):“就是因为这一次,他们本是一般的抗争者、无论是“东北案”、还是“公民广场三子”都好,他们已经承担公民抗命要承担的责任,已经完成了社会服务令,但是现在,律政司袁国强却要去做一个刑期复核去追加刑罚,令到大部分香港人十分愤怒,所以,就产生了今天 有更加多的人走出来去声援13 加3。(16名被判监禁的人士)”

带着女儿出来游行的严小姐,最不满意香港目前的状况。

带着女儿出来游行的严小姐,最不满意香港目前的状况。(摄影:梁路思)

严小姐:“带女女来好明显不满意香港这个状况,虽然不知游行有无用,但是都应该要出来表态,香港市民对于政府变化有好多不满,都要支援被拘禁的年轻朋友。由几年前的“反国教”开始,看到社会有很多变化,无论红色教育的渗透,廉洁的崩溃、司法似乎也变成一个政治压制的工具,逐渐的令香港人明白,以往都没有民主,但尚且有自由,现在似乎逐渐在崩坏。”

冲击公民广场刑期复核案中,有份参与该案刑期复核聆讯的高等法院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曾在2015年出席一个亲中团体举办的「反占中」活动,时任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中联办法律部副部长刘春华等人当时都在场,有家长章女士不满裁决的法官有反占中的背景,但并没避嫌。

章女士:“这个就可以见到他好伪善啦!他利用公职和市民对他的信任达到他自己私人的目的,本身就是反占中,但是他拿了自己的公权上诉庭这个公权力达到他私人的目的,觉得好卑鄙。(对于这个判决,会不会觉得因为他的政治背景觉得判决不公呢)这个就不知道了,他没有避嫌,堂而皇之去参加反占中的活动,他自己都没有坚持。”

游行队伍中,有人高举示威牌,写上被判监16名社运人士的名字及他们的刑期,有市民在街边用口琴演奏雨伞运动的歌曲,以示支持。而立场支持“独立”的大专学生会及本土民主前线都鲜有的参与游行。游行队伍途径过轩尼诗道,于4点多到达终点终审法院,并开始集会。队伍的龙尾在近5点开始在湾仔修顿球场出发,大约6点多达终点终审法院,附近一带,人山人海。

游行发言人、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表示,今次的游行是继雨伞运动后人数最多的一次,反应政权想透过打压令到民众参与街头抗争的目的失败,以及民众对港府、中共政权、及律政司的打压不会屈服。

游行发言人、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表示,今次的游行是继雨伞运动后人数最多的一次,反应政权想透过打压令到

民众参与街头抗争的目的失败,以及民众对港府、中共政权、及律政司的打压不会屈服。(摄影:梁路思)

游行发言人、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今日游行是“占领行动”后最多人参与的游行,这反映特区政府、中共政权,以至律政司,希望以严刑峻法打击香港市民,阻吓香港市民继续参与政治,继续走上街头的阴谋,可以说是全盘失败。我相信今天出来的市民就是想大大声说,我们不会屈服。”

罗冠聪、黄之锋和周永康在3年前的9月26日,发起冲击金钟政府总部外的空地,俗称“公民广场事件”,是占领中环的起点,占领运动后来被称为雨伞运动。大律师公会前会长石永泰日前接受传媒访问时,批评占领运动发起人之一的港大法律副教授戴耀廷对公民抗命的演绎,令参与的学生有不切实际期望,认为他应负较大的责任。戴耀廷在集会现场接受传媒采访时表示,不止他一人负责任,而是所有香港人都应该附上责任。

戴耀廷:“至于说责任的问题,其实所有香港人都要负责任,为何我们一班中年人,成年人不走出来,我们不一起发出更大声音去争取香港民主,要由年轻人走到最前呢?责任是否在所有那些没有走出来的人呢?”

他认为,现在舆论把责任推给抗争者,却没指出制度的暴力。

戴耀廷:“我想现在其实将那个所有的责任推给所有的抗争者,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受害者那里,为何不去指出制度的暴力呢,当年我们是走完了所有的程序、方法,希望能争取真普选,你说我们是天真是傻的话呢?可能就是当年马丁路德金博士他所处仍然都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平等的社会,所以,公民抗命就值得去推,香港大家明白啦!一个这样的社会,争取都争取不到啦!认命啦!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办法。”

傍晚6点时,终审法院一带依然人山人海,逼满了游行人士。(摄影:梁路思)

集会大约8点前结束,主办方暂时未有新的行动。有港媒传,有政界人士估计,当日的游行人数超过14万。另外,港府夜晚发新闻稿称,指上诉法庭处理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刑期复核一案,是依据《检控守则》、适用法律和证据作出检控和上诉决定,完全不存在任何政治考虑,不过,民间就对讲法仍然有质疑,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在网志帖文,指法官成为了国文老师,定义重夺公民广场中的「夺」字有暴力意味不恰当,他认为,夺取公民广场行动是象征性行动,他们只是「站在铁栅内叫口号」,并无伤害他人或财物,但警方拘留三名学生领袖逾40小时,不让被包围的喝水和去厕所,才是「实质暴力」。他又批评林郑月娥作为特区首长和「一位有孩子的母亲」,对事件袖手旁观。

触发今次游行的缘由,是因为“双学三子”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及“反新界东北发展案”13名争取公义的社运人士,原本已经被判刑,但港府律政司对刑期提出复核,法庭改判所有人士全部入狱6个月至13个月。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声援黄之锋等16社运人士坐监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