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3日星期六

他死了,鞋带+塑料袋,金无怠神秘而绝望的结局。江峰剧场:《中央情报局的红色鼹鼠》(八)卸磨杀驴

作者:江峰时刻 , 来源: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Youtube频道。
他死了,鞋带+塑料袋,金无怠神秘而绝望的结局。江峰剧场:《中央情报局的红色鼹鼠》(八)卸磨杀驴

当今世界,不仅,哪个都有自己的谍报人员。一旦被对方捕获,很多国家都像对待落入敌方的战俘一样,全力营救。因为间谍和士兵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为国家服务。对自己情报人员的无情、无义,中共在世界各国中是罕见的。如果一个国家遗弃落入对方的间谍人员,不仅违背这个行业的规矩,也使那些仍然为这样的国家做谍报工作的人寒心,除非这些热情的特务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先辈,金无怠曾经是
—-这样的结局。

他死了,鞋带+,金无怠神秘而的结局。江峰:《的红色鼹鼠》(八)卸磨杀驴



via 他死了,鞋带+塑料袋,金无怠神秘而绝望的结局。江峰剧场:《中央情报局的红色鼹鼠》(八)卸磨杀驴

文昭:江苏化工厂央视“辟谣”成真,该当何罪?上海惊现“流浪国学大师”

作者: 来源:文昭谈古论今Youtube频道,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文昭:江苏化工厂央视“辟谣”成真,该当何罪?上海惊现“流浪国学大师”

本集视频内容的音频(在线播放和下载)、以及文字稿请见文昭的会员网站:www.wenzhao.ca
任何与使用网站有关的问题请发邮件到wenzhaocomment@gmail.com
我们的客服人员会帮助您

文昭:”成真,该当何罪?上海惊现“国学
如何加速观看YouTube?



via 文昭:江苏化工厂央视“辟谣”成真,该当何罪?上海惊现“流浪国学大师”

烟灭于铁幕之中的令计划之子车祸之谜!

令计划因其子令谷“法拉利车祸”,仕途逆转。(图片来源:)

中共前统战部长令计划儿子令谷之死,一直扑朔迷离。当时令计划一边表面异常平静,一边急于调派人马封锁消息,期间与周永康达成同盟。有关内情的披露,呼应了日后有关令计划涉政变的传闻以及官方指其为野心家的定性。

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时值中共政治局委员被免去重庆市委职位的3天后,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在北京四环路失事猛撞桥墩,车上三人被甩出车外,男子当场死亡,两女重伤送医。驾车者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在车祸中当场死亡。重伤的两名女子皆为25岁的藏族美女。多家媒体报导称,三人“衣衫不整”。

2012年3月19日,令计划神色如常地出现在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上。此后的两年间,他持续如常地开会、视察、讲话、撰文。从公开镜头上,没有人能窥见他的任何异样、任何情绪变化。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称,令计划当时为了掩盖事件真相,下令调派中办下属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人员到现场封锁四周。但此事随后被高层闻知,令计划因此受到党内对立派系抨击。6个月后令计划被调离中办主任,其仕途生涯自此开始逆转。

从时间顺序看,令谷车祸前后发生了三件大事: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这是薄熙来在王立军出逃后遭到的第一个官方处理结果;3月18日凌晨,令谷在北京保福寺附近车祸死亡,有关现场描述众说纷纭;3月19日,北京居民听到枪声,看到军车林立。后来外媒证实,这是中共38军从保定赶赴北京,并与的人马发生冲突。

港媒也曾披露:法拉利车祸后,令计划出动了中央警卫局封锁消息。就处理车祸问题,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当时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进入常委。作为回报,周永康对令计划提出的四点要求为:确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纪委已经开始的调查。

2014年5月,海外作家袁红兵所著《台湾生死书》披露,令谷之死讯,对于令计划无异于巨雷殛顶,天降横祸。不过,这个冷血的权力动物于丧子之际首先焦虑于心的,仍旧是他的权力之恋。心神大乱,定力全失,令计划竟擅自下令出动中央警卫团的部队,以军车开道,一个小时内赶到事发地点。令计划此举,意在封锁现场,控制证据,让相关消息湮灭于之中,使其子的丑闻消弭于无形。

然而,令计划不知,他并无瞒天过海之能;他的所作作为,如同抱薪救火,已为其引来焚身之祸。盖因,中央警卫团,乃中共禁卫军,专供拱卫中央权力中枢,防止宫廷政变之用。令计划不经调兵程序,便调禁卫军私用,与不久前薄熙来擅自调兵围美国领事馆之举,如出一辙,是犯中共“天条”的大忌之举。令计划重蹈薄熙来覆辙,莫非天意乎?

此书称:此时的周永康因为薄熙来2012年3月15日被逮,一时彷徨无计。获令计划之子的丑闻后,周永康灵欲与令计划结盟,以度过危机。于是,周永康遂邀令计划至政法委大楼一晤。周永康首先让令计划翻阅一秘密档案。档案中,令计划家族成员仗其之势,在山西垄断煤矿,滥权贪渎,作买官鬻爵之掮客以敛财,暗开赌场以致暴富,等等恶行恶状,事无巨细,皆记录在册。——周永康借掌警察权和检察权之机,早已完成当代的《百官行述》(清康熙时,一名叫任伯安的官员利用职权之便,写了《百官行述》,内中记载着百官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上至施政失误,下至饮酒嫖妓,均一一记录),以备不时之需,要挟之用。

“令计划阅后,便达成默契:周永康助令计划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令计划助周永康同薄熙来切割,全身而退。

此后,两人密切配合,互为表里,到2012年6月时似乎各得其所:令计划不仅逃过丧子丑闻的威胁,而且经过一系列政治操作,其跻身中共最高权力寡头集团仿佛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令计划于2014年12月22日因严重违纪被带走接受调查。多年以后,也许令计划回忆自己的一生时,觉得此生最绝望的时刻并非2014年落马的那一天,而是两年前,2012年3月18日,他的独生子令谷在北京一场法拉利车祸中当场死亡。

来源:看中国苗薇综合报导



via 烟灭于铁幕之中的令计划之子车祸之谜!

烟灭于铁幕之中的令计划之子车祸之谜!

令计划因其子令谷“法拉利车祸”,仕途逆转。(图片来源:)

中共前统战部长令计划儿子令谷之死,一直扑朔迷离。当时令计划一边表面异常平静,一边急于调派人马封锁消息,期间与周永康达成同盟。有关内情的披露,呼应了日后有关令计划涉政变的传闻以及官方指其为野心家的定性。

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时值中共政治局委员被免去重庆市委职位的3天后,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在北京四环路失事猛撞桥墩,车上三人被甩出车外,男子当场死亡,两女重伤送医。驾车者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在车祸中当场死亡。重伤的两名女子皆为25岁的藏族美女。多家媒体报导称,三人“衣衫不整”。

2012年3月19日,令计划神色如常地出现在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上。此后的两年间,他持续如常地开会、视察、讲话、撰文。从公开镜头上,没有人能窥见他的任何异样、任何情绪变化。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称,令计划当时为了掩盖事件真相,下令调派中办下属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人员到现场封锁四周。但此事随后被高层闻知,令计划因此受到党内对立派系抨击。6个月后令计划被调离中办主任,其仕途生涯自此开始逆转。

从时间顺序看,令谷车祸前后发生了三件大事: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这是薄熙来在王立军出逃后遭到的第一个官方处理结果;3月18日凌晨,令谷在北京保福寺附近车祸死亡,有关现场描述众说纷纭;3月19日,北京居民听到枪声,看到军车林立。后来外媒证实,这是中共38军从保定赶赴北京,并与的人马发生冲突。

港媒也曾披露:法拉利车祸后,令计划出动了中央警卫局封锁消息。就处理车祸问题,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当时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进入常委。作为回报,周永康对令计划提出的四点要求为:确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纪委已经开始的调查。

2014年5月,海外作家袁红兵所著《台湾生死书》披露,令谷之死讯,对于令计划无异于巨雷殛顶,天降横祸。不过,这个冷血的权力动物于丧子之际首先焦虑于心的,仍旧是他的权力之恋。心神大乱,定力全失,令计划竟擅自下令出动中央警卫团的部队,以军车开道,一个小时内赶到事发地点。令计划此举,意在封锁现场,控制证据,让相关消息湮灭于之中,使其子的丑闻消弭于无形。

然而,令计划不知,他并无瞒天过海之能;他的所作作为,如同抱薪救火,已为其引来焚身之祸。盖因,中央警卫团,乃中共禁卫军,专供拱卫中央权力中枢,防止宫廷政变之用。令计划不经调兵程序,便调禁卫军私用,与不久前薄熙来擅自调兵围美国领事馆之举,如出一辙,是犯中共“天条”的大忌之举。令计划重蹈薄熙来覆辙,莫非天意乎?

此书称:此时的周永康因为薄熙来2012年3月15日被逮,一时彷徨无计。获令计划之子的丑闻后,周永康灵欲与令计划结盟,以度过危机。于是,周永康遂邀令计划至政法委大楼一晤。周永康首先让令计划翻阅一秘密档案。档案中,令计划家族成员仗其之势,在山西垄断煤矿,滥权贪渎,作买官鬻爵之掮客以敛财,暗开赌场以致暴富,等等恶行恶状,事无巨细,皆记录在册。——周永康借掌警察权和检察权之机,早已完成当代的《百官行述》(清康熙时,一名叫任伯安的官员利用职权之便,写了《百官行述》,内中记载着百官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上至施政失误,下至饮酒嫖妓,均一一记录),以备不时之需,要挟之用。

“令计划阅后,便达成默契:周永康助令计划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令计划助周永康同薄熙来切割,全身而退。

此后,两人密切配合,互为表里,到2012年6月时似乎各得其所:令计划不仅逃过丧子丑闻的威胁,而且经过一系列政治操作,其跻身中共最高权力寡头集团仿佛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令计划于2014年12月22日因严重违纪被带走接受调查。多年以后,也许令计划回忆自己的一生时,觉得此生最绝望的时刻并非2014年落马的那一天,而是两年前,2012年3月18日,他的独生子令谷在北京一场法拉利车祸中当场死亡。

来源:看中国苗薇综合报导



via 烟灭于铁幕之中的令计划之子车祸之谜!

烟灭于铁幕之中的令计划之子车祸之谜!

令计划因其子令谷“法拉利车祸”,仕途逆转。(图片来源:)

中共前统战部长令计划儿子令谷之死,一直扑朔迷离。当时令计划一边表面异常平静,一边急于调派人马封锁消息,期间与周永康达成同盟。有关内情的披露,呼应了日后有关令计划涉政变的传闻以及官方指其为野心家的定性。

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时值中共政治局委员被免去重庆市委职位的3天后,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在北京四环路失事猛撞桥墩,车上三人被甩出车外,男子当场死亡,两女重伤送医。驾车者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在车祸中当场死亡。重伤的两名女子皆为25岁的藏族美女。多家媒体报导称,三人“衣衫不整”。

2012年3月19日,令计划神色如常地出现在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上。此后的两年间,他持续如常地开会、视察、讲话、撰文。从公开镜头上,没有人能窥见他的任何异样、任何情绪变化。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称,令计划当时为了掩盖事件真相,下令调派中办下属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人员到现场封锁四周。但此事随后被高层闻知,令计划因此受到党内对立派系抨击。6个月后令计划被调离中办主任,其仕途生涯自此开始逆转。

从时间顺序看,令谷车祸前后发生了三件大事: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这是薄熙来在王立军出逃后遭到的第一个官方处理结果;3月18日凌晨,令谷在北京保福寺附近车祸死亡,有关现场描述众说纷纭;3月19日,北京居民听到枪声,看到军车林立。后来外媒证实,这是中共38军从保定赶赴北京,并与的人马发生冲突。

港媒也曾披露:法拉利车祸后,令计划出动了中央警卫局封锁消息。就处理车祸问题,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当时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进入常委。作为回报,周永康对令计划提出的四点要求为:确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纪委已经开始的调查。

2014年5月,海外作家袁红兵所著《台湾生死书》披露,令谷之死讯,对于令计划无异于巨雷殛顶,天降横祸。不过,这个冷血的权力动物于丧子之际首先焦虑于心的,仍旧是他的权力之恋。心神大乱,定力全失,令计划竟擅自下令出动中央警卫团的部队,以军车开道,一个小时内赶到事发地点。令计划此举,意在封锁现场,控制证据,让相关消息湮灭于之中,使其子的丑闻消弭于无形。

然而,令计划不知,他并无瞒天过海之能;他的所作作为,如同抱薪救火,已为其引来焚身之祸。盖因,中央警卫团,乃中共禁卫军,专供拱卫中央权力中枢,防止宫廷政变之用。令计划不经调兵程序,便调禁卫军私用,与不久前薄熙来擅自调兵围美国领事馆之举,如出一辙,是犯中共“天条”的大忌之举。令计划重蹈薄熙来覆辙,莫非天意乎?

此书称:此时的周永康因为薄熙来2012年3月15日被逮,一时彷徨无计。获令计划之子的丑闻后,周永康灵欲与令计划结盟,以度过危机。于是,周永康遂邀令计划至政法委大楼一晤。周永康首先让令计划翻阅一秘密档案。档案中,令计划家族成员仗其之势,在山西垄断煤矿,滥权贪渎,作买官鬻爵之掮客以敛财,暗开赌场以致暴富,等等恶行恶状,事无巨细,皆记录在册。——周永康借掌警察权和检察权之机,早已完成当代的《百官行述》(清康熙时,一名叫任伯安的官员利用职权之便,写了《百官行述》,内中记载着百官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上至施政失误,下至饮酒嫖妓,均一一记录),以备不时之需,要挟之用。

“令计划阅后,便达成默契:周永康助令计划在秋天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令计划助周永康同薄熙来切割,全身而退。

此后,两人密切配合,互为表里,到2012年6月时似乎各得其所:令计划不仅逃过丧子丑闻的威胁,而且经过一系列政治操作,其跻身中共最高权力寡头集团仿佛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令计划于2014年12月22日因严重违纪被带走接受调查。多年以后,也许令计划回忆自己的一生时,觉得此生最绝望的时刻并非2014年落马的那一天,而是两年前,2012年3月18日,他的独生子令谷在北京一场法拉利车祸中当场死亡。

来源:看中国苗薇综合报导



via 烟灭于铁幕之中的令计划之子车祸之谜!

让李克强连任总理背后的阴谋(高新)

李克强与习近平。(美联社)李克强与。(美联社)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中比较了温家宝在位十年和李克强在位六年的工作报告。与李克强这六次政府工作报告的每一次都要以尊崇和效忠习近平挈领题纲相比,他李克强之前的连续两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代表自己领导的两届国务院共作出的十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每篇都是直入主题,没有一次在开篇中提及时任总书记胡锦涛的名字。其中有几次只在开篇中提了一句“在中国的领导下”,另有几次,特别是他向李克强交班的那届全国人大上最后一次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温家宝的开篇就是“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的五年,是我国发展进程中极不平凡的五年。我们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连“共产党的领导下”这句应酬话都懒得再重复了。

另外 ,温家宝2006年和2007年的两次政府工作报告也都是开篇直入主题,省略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再往前追朔,温家宝之前的朱镕基所做的五次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从来没有在开篇中先奉承一下当时的党的一把手“江核心”的提法。也就是说,自从毛泽东的生命和他的“文革”一起结束之后 ,在每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代表国务院做政府工作报告时一定要以阿谀奉承党的总书记为开篇的卑躬屈膝始自李克强,令人不免回想起“文革”疯狂年代的周恩来,一出场就要先喊一句“首先让我们一起敬祝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万寿无疆!”

记得2015年3月人中共两会召开过程中即曾有外界媒体报道说“两会的人大会议爆出新闻”,具体内容是,3月5日上午,总理李克强代表国务院作政府工作报告。李上讲台前,曾与右边的习近平耳语四秒钟,但见习的左手中指和李的右手中指,都指向报告封面的同一个位置。之后李克强上前作报告。细心的记者发现,与事先印好的纸质报告相比,在去年工作回顾部分的第一段,“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开启新征程”之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又迈出坚实步伐”之前,李多加了一句“全面从严治党取得新进展”。所加这句话的位置,恰好是习李之前手指所指之处。

是习近平特意嘱咐李克强加上了这句话。这样的细节,足够令全世界玩味揣摩。作为政府总理,李克强不必总结回顾党务工作,毕竟这不是他的分内职责,他的报告未涉及这一块,实属正常。但令人奇怪的是,习近平偏偏在李上前讲话,刻意指出要加上这句话,李对此只能照办。

无从得知习近平当时的心路历程。但可肯定的是,身为总书记,习近平觉得政府工作报告如果不体现出从严治党,那就体现不出党对政府工作的核心作用、领导作用和指导作用。无论是强调“依法治国”,还是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党的工作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肯定还是政府所有工作的核心。所以,回顾总结政府工作的成绩,就必须谈及党的工作,尤其是从严治党所取得的成绩。所谓纲举目张,从严治党就是当前一切工作的“纲”,只有这个“纲举起来,政府工作这些”目“才能真正被带动向前推进。可以想见的是,李克强其时内心的尴尬。

外界媒体的报道文章中详细分析说:中共每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一般提前九十天准备,之前历经起草准备、形成讨论稿和徵求意见、修改完善两个阶段。在李克强主持下,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报告进行了讨论修改;在总书记主持下,局常委会对报告进行了审议,形成讨论徵求意见稿。之后,报告再发给各省区市和中央各部门徵求意见;李本人又亲自出面主持召开座谈会,徵求各民主党派和社会各界专家学者的意见;在汇总各方意见后进行修改,形成提交政治局讨论的送审稿;再根据政治局讨论的意见最终修改定稿,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进入提交大会、正式审议阶段。历经如此之多的环节,报告可谓已经千锤百炼,字字珠玑,内容上也不可能再有任何错漏。但是,仅仅就是习近平一剎那的顿悟,仅仅就因他短暂的四秒耳语,报告就横生枝节地加上了这么一句没有注脚的断语。由此细节,不难看出习近平大权独揽下的极度强势,不仅一国总理对他言听计从,就连一国政府最严肃的工作报告,也因他轻轻的一句话,就可以不经任何必要程序就进行了修改。政党政治、政府政治的组织纪律性和程序严谨性,在此几乎沦为空谈。

习的强势进一步反衬李的弱势。这位只管经济的总理,在改革开放后历任总理中权力最小。即便是在他的分管范围内,他也没有最终话事权。政府工作报告不谈从严治党,在习看来这是遗漏,所以非加不可。

在此之前的20·14年9月30日,当年的国务院举行的国庆招待会居然也“打破惯例”,讲话人由总理变成了总书记。当时的香港《大公报》刊登文章提醒外界:中国国务院30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庆招待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招待会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打破以往惯例。

该文章作者统计,最近16次招待会中,以往15次国庆招待会均由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主持,国务院总理发表讲话,因为是国务院名义举行的招待会,国务院总理致辞是天经地义,所以这一惯例即使在1999年、2004年、2009年这些逢五、逢十的“大庆”中也不曾改变。

打破这一形式上的“惯例”的同时,习近平 讲话的篇幅字数也大大超过以往都是由总理所做的致辞篇幅,成为十六年之最,而且也一改过去国务院总理以“国事”为中心内容的惯例,最重要的内容已经不是“国务”而是“党务”,大谈什么“党要管党、从严治党”。

如今时光过去快五年了,今年将迎来中共政权“国庆”的70周年,届时的国务院名义举行的国庆招待会百分之百又会是习近平代表国务院和党中央致辞。

就是从2015年的两会之后,不但外界媒体可以说是集中看衰李克强,就连中共党报也都狗眼看人低,越来越不把李克强放在眼里。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当时刊登了《李克强正在转变总理的角色定位》一文,说是本来从“克强指数”到“李克强经济学”,中国总理李克强被赋予诸多标签。但就在近日,中共党报却罕见对“克强指数”发出质疑之声,《人民日报》刊文直指以“克强指数”研判形势,就会放大下行压力,不能客观反映产业结构转型期的经济走势。在外界看来,党媒对国家总理这样公开“唱反调”似乎极为罕见。中共党媒如此对国务院总理公开“唱反调”,被认为是李克强式微的体现,但观察人士指出,从李克强过往的表现来看,这正体现出了李克强总理角色定位的转变。以党媒而言,作为执政党的发言喉舌,向来和政府是保持一致。但这次却罕见的以大版面评价“克强指数”已然过时失灵,一方面固然因为政府工作报告也已经抛弃了旧式“克强指数”的提法,但更大的肇因当是对于总理定位转变的因应,符号不能错,但角色可以犯错,当然也可以接受批评,即便“克强指数”挂着总理的名牌,过时就是过时。

多维的文章分析道 :不论是关注民生细节,还是周游世界推销中国制造,李克强似乎更多地在扮演一个“办事员”的角色,如果说习近平是蓝图的设计者,那么李克强则是具体的绘就执行者。相比起几位前任,李克强把更多的工作比重放在做“细活”上……。似乎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变化,在李克强身上,中国总理的角色定位正在发生转变,早到周恩来事无巨细躬力亲为的“诸葛亮”式,再到朱镕基霸气十足,说一不二的强硬式,及至温家宝平易近人,行走民间的亲切式,李克强不曾频繁地展露自己的个人特质,而是选择尽量多地将总理的工作内容放大兑现为可见的实际效益。这种工作理念的倾向使总理的定位从代表符号渐渐开始转为功能角色。

如上多维文章中对李克强被迫转变的所谓“角色定位”先后用两个词形容,一个是“办事员”,另一个是“功能角色”,正是本专栏上篇文章《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中所引述的一位曾经对李克强寄予厚望的前团中央人士口中的北京方言:“碎催”。

碎催,别称小催巴儿、碎催子,就是指伺候人、跑腿儿的,打杂儿的,跟班。“碎”是零碎儿,干小活儿。“催”是被使唤、被支使。

百度百科对这一词条的解释是“适用称职位低下的人或贬低人。也用于自谦,指伺候人、为人奔走的人,就是跑腿、小跟班的意思,并且常常指那些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主动屁颠屁颠给人跑腿的人,很窝囊又很滑稽的角色。”

有一篇题目为《李克强 — 中国历任总理中最弱的一位》的评论文章说:2013年李克强出任总理时,海内外普遍认为他是极恰当的人选,他和他的“克强经济”、“克强指数”都蛮招人喜欢。但到从2015年夏天开始情况似乎变了。这年发生了股市跌宕和人民币贬值这两件震惊全球的事。

该文章引述英国《经 济学人》文章说,李克强比他的所有前任“更边缘化”……。一种可能性是他的能力一开始就被夸大了,但更主要的是他其实无能为力,基本被排除在日常经济事务决策之外……。习近平的首席经济事务顾问刘鹤的势头压过了总理李克强。李克强很可能会继续当总理,或许在发生重大危机时当替罪羊。但习的风格更接近俄国普京总统强人政治,其风险在于,一旦经济出了大问题,党的声誉大跌,让李克强总理当替罪羊可能远远不够。

当时的那段时间里,关于李克强将很可能会被习近平当成“替罪羊”的说法甚嚣尘上,比如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表也曾表示 “无疑地,眼前危机造成李克强地位不保。若届时情况恶化,那麽习近平势必要找个替罪羊,牺牲的应是李克强。”

随着十九大的召开和去年全国人大上李克强被习近平恩准连任国务院总理之后 ,相比于2015至2016年那段时间,整体中国大陆经济出大问题的风险急剧增加,党的声誉大跌更是已经既成事实。本专栏上篇文章提及的那位不愿具名的前团中央人士认为,既然李克强已经心甘情愿地把自己这任国务院总理的角色定位为习近平的碎催和跟班,所以习近平没有理由,更没有必要让李克强就任一届便告老还乡或者改任虚职。更何况,正因为经济出大问题的风险日益加大,他习近平就更需要李克强以国务院总理连任者的身份在位等待可能发生的被追责。

如果 李克强口中的所谓“经济下行”在未来一年里仍然处于可控制状态,那么明年的李克强一定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一开篇就盛赞“吾皇圣明”。而如果经济形势果真恶化到明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没脸再写进一句“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届时的李克强最聪明的作法就是主动向习近平请求被问责。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via 让李克强连任总理背后的阴谋(高新)

盐城爆炸化工厂幕后老板 拥14家企业股权

3月21日14时许,省盐城市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简称“天嘉宜化工”)发生苯爆炸。截至22日早上,官方称,造成47人死亡,伤640人,不过,这一数字仍被质疑。

幕后被带走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22日报导,涉事企业天嘉宜化工、实控人倪成良被带走调查。

“天眼查”数据显示,天嘉宜化工成立于2007年5月,注册资本9,000万元(人民币,下同)。董事长为林琰,企业法人代表、总经理陶在明。然而,这两人都并非公司真正的所有者。

根据天嘉宜化工股权结构显示,江苏倪家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倪家巷集团”)持股比例为70%,连云港博昌贸易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0%。其中,倪家巷集团的大股东倪成良持有该公司70%股权,即持有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49%股权,为事故公司大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倪家巷集团成立于1987年,注册资本25,080万元,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均是倪成良。

目前,倪家巷集团对外投资企业多达19家,涵盖物流、贸易、纺织、服饰、化工、化纤新材料等。其官网介绍,集团占地面积2,000亩,员工3,500余名,各类专业人才800余人,拥有总资产52亿元,是江阴市百强企业,中国制造业500强。

拥有14家企业的股权

另据“福布斯中国”报导,倪成良的商业版图十分巨大,他拥有14家企业的股权,在江苏当地拥有诸多资产。

“天眼查”数据显示,这14家公司中实缴资本过亿的有3家,倪成良所占股份比例分别为:江苏倪家巷集团精毛纺织有限公司70%股权;太海联股权投资江阴有限公司2.5%股权;江苏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70%股权。

除了太海联股权投资江阴有限公司外,倪成良是其它两家注册资本过亿的实际控制人。此外,倪成良自己持有及通过名下企业控股的其它企业中,其个人股份占比达到50%及以上的企业数量高达18家。由于信息不透明,倪成良个人或其家族究竟拥有多少资产无法知晓。

通过改制集体企业发家

《中国经营报》报导,倪成良的一位同学说,倪成良与倪家巷集团总经理张勤岳是老乡,均是江苏省江阴市周庄镇人,倪成良的父亲曾经是当地村集体企业倪家巷集团的财务,此后,该公司进行集体企业改制,最终倪成良成为实际控制人。

涉事企业天嘉宜官网介绍,天嘉宜系原江阴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前身,成立于1992年。上述倪成良同学说,当时江阴因为环保要求不让“搞”,苏北那边又很欢迎,于是2007年就搬到盐城响水县陈家巷落户。目前,天嘉宜官网已禁止访问。

来源:大纪元记者周心鉴综合报导



via 盐城爆炸化工厂幕后老板 拥14家企业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