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0日星期五

四川紧急修建5.2万隔离处所网友惊:二次爆发将至?

肆虐全球。在中国国内,虽然当局刻意打造已经过去的舆论以说服国人全面复工,但民间传出的消息却显示相反信号。

省下发文件要求修建5.2万间隔离房间(网络图片)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在国内,虽然当局刻意打造疫情已经过去的舆论以说服国人全面复工,但民间传出的消息却显示相反信号。

最近通过海外社交媒体传出消息指,四川省发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应急办公室向各市区下发文件,要求在全省范围内增设5.2万个集中隔离房间,其中,仅成都市区就要增加1万间。

文件标注日期是4月4日,要求各地应急指挥部在4月6日前回复,显示事件颇紧急。

在全国营造疫情渐入尾声的背景下,这一通知引发强烈关注。

网民议论纷纷:“不是号称国内疫情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吗?不是世界各地留学生买天价机票回国逃命,全世界都危险,只有中国吗?”

“四川中学马上就全面复课了。我但愿不会出事吧………”

“已从地面战转为地下战。”

“做好准备,迎战第二波。”

也有提出,四川地位特殊,如果这里爆发疫情,对中国人的冲击不可小觑:“天府之国出问题,涉及一亿多人,加上天府之国是国内的中央粮仓,难道他们真的准备吃草吗?”

来源:希望之声韩梅综合报导



via 四川紧急修建5.2万隔离处所网友惊:二次爆发将至?

天灾不断!安阳也开始暴雪了

降雨雪之后,安阳也开始了!中国天气网报道,今天(10日),河北南部仍维持,明天起,冷空气退场,阳光回归,气温快速回升到20℃以上,全省将度过一个温暖的周末。预计,今天,河北南部局地有中雨,邯郸等部分地区还会出现降雪,雨雪天气出行,请注意交通安全。

受冷空气影响,河北大部有降雨降温天气过程。监测显示,昨天夜间到今天上午,邢台、邯郸两市出现雨雪天气,今晨8点,河北大部地区气温在5~9℃之间,河北北部以及邯郸西部气温在0℃左右。

都什么季节啦还降雪!、河南、河北都是产粮大省,雨雪会对小麦和农作物造成影响。

也开始暴雪了
,山东,河南都是农业大省,本来就有危机,这雪简直是雪上加霜,小粉狗们千万不要囤粮,我是在造谣别当真。 pic.twitter.com/gu9Pfrq9JN

— 唐嫣 (@blue500000) 点此链接观看视频或图片 April 10, 2020

来源:阿波罗网宁成月综合报道



via 天灾不断!安阳也开始暴雪了

中共内外交困 习近平仍念念不忘两件事

作者: 贺景田

出席2020新年团拜会。(视频截图)

中共最高权力阶层日前开会,释放出五个新的信号。这些信号显示,中共对可能面对的长期内外交困,正在做出最坏的准备。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大伤中国经济元气,众多体制内外的专家学者都在呼吁紧急救助企业和民生,习近平却仍然念念不忘实现“小康社会”和“脱贫攻坚”的“梦”目标。

中共政治局会议释放最新五大信号

周三(4月8日),中共最高权力阶层开会,其主题是中国境内外疫情和经济形势,会议声明首次释放五个新的信号,要求中共官员要做长期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台媒《巨亨网》4月9日的报道将中共此次会议新增五大信号归纳如下:一、做好长期因应对外在环境变化的思维和工作准备;

二、各地,特别是湖北省周边地区,要加强讯息沟通共享,并共同协调防疫措施;

三、扩大对边境城市防疫人员和物资保障力道;

四、保障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能力;

五、落实安全风险防范各项工作。

中共陷入内外交困的处境

中共在周三的会议上用了一个词,叫做“坚持底线思维”,所谓“底线思维”,也就是做好“最坏准备”或“最坏打算”的意思。此次的爆发,不仅造成中国经济停摆,给中国企业尤其中小企业带来灭顶之灾,给普通民众带来生命和财产的损失,更由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致使中共病毒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瘟疫,世界各国经济也损失惨重,成千上万人失去生命。世界各国开始向中共追责,民间自发组织就疫情损失向中共索赔。

印度《论坛报》报报道,印度的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师协会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共就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损失赔偿20万亿美元;英国顶级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4日也公布了一份向中共索赔6.5万亿美元(3.2万亿英镑)的报告。在美国,也有人呼吁向中共索赔4万亿美元。

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对此点评说,对中共索赔,尽管目前还没有现成的法律路径可以实现,但遭受损失的国家正在搭建这个路径,一旦索赔开始了就停不下来,更多国家会跟进。

王剑表示,伦敦顶级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属于保守派,其提出的索赔数额应该是很克制的。

对于向中共的索赔诉讼,杰克逊学会的《冠状病毒的赔偿?》报告提出了10种可能的法律途径,其中包括在SARS爆发后加强的《国际条例》。中共当时也试图掩盖SARS爆发。

除了面对全球索偿诉讼,中共在重启经济活动时发现,疫情造成海外供应链断裂,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面临海外订单枯竭,复工难复产的困局,而且这一困局将随着全球供应链的巨变愈演愈烈。

疫情对于全球产业链重组起到催化的作用,各国正在评估对中国制造依赖的风险,从而将产业链回撤到本国。

4月8日,据外媒报道,日本已从空前的经济刺激方案中拨出22亿美元,帮助制造商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

《自由财经》4月9日报道,全球被动元件龙头股,第一大晶片电阻(R-Chip)及全球前三大积层陶瓷电容(MLCC)制造商,在中国 大陆苏州及东莞设厂的台湾企业国巨也因中共病毒疫情加码回归台湾。

中共意识到,这些来自外部的挑战不是短期可以摆脱的,所以才有“长期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的说法。

对于中共而言,外部环境的变化已难以应对,后面四个信号可以说均属于中共遭遇的内部困境。

首先,中共对疫情的表述是“常态化疫情防控”,显示中国的疫情并未得到实际有效的控制,武汉和湖北的解封并不意味着疫情消失了,只是改变了应对的方式,因为对一个城市或一个地区的封锁只能是临时举措,但疫情却长期存在。所以,中共提出,中国各地,尤其是湖北省周边地区,要加强讯息沟通共享,并共同协调防疫措施。

其次,中共面临防疫人员和防疫物资匮乏的问题,尤其是粮食供应,中共的提法是“加强供给能力”,似乎特别提醒可能会发生的粮食供应危机。

联合国粮农组织3月31号发布声明预警,各国的粮食贸易限制举措“可能引发对食品安全的不必要担心”,进而“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出口限制举动,导致全球粮食市场出现供应短缺”。

尽管中共官方对外宣称,粮食储备充足,但有地方密件曝光,已秘密安排屯粮。

据甘肃临夏州委办公室3月28日的秘密文件显示,当地17号曾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应对粮食安全问题,应对举措包括“引导动员群众自觉存粮,每户储备3到6个月的粮食”。

习近平念念不忘两件事

在此次大瘟疫的冲击下,中国经济元气大伤。中共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表示,确定GDP成长目标,尤其是要定在6%左右的目标,很可能实现不了,如果确定一个不切实际的GDP成长速度,地方政府的反应往往就是大搞基建上投资。但实际上这些基建投资一般都是资本密集型的??,对解决就业问题、失业后的民生问题短期内没有什么帮助,因此,他建议今年不再设定GDP成长目标。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建认为,今年中国经济不可能保持正增长,在中共病毒疫情冲击下,供给没有了,需求也没有了,保什么增长,肯定都是负增长。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基本民生,保大家有饭吃。

王建坦言,现在的政策应对与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时的扩张政策有相似之处,但此次应对的是疫情带来的危机,与金融危机的起因有所不同,比如现在要复工复产,但无症状感染者同样能感染人,现在要复工复产,又要防止疫情,其实是很矛盾的。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分析师黄文涛认为,一季度GDP负增长已成定局,中性预期-5.9%;国盛证券宏观熊园团队表示,一季度GDP负增已无悬念,可能区间是:乐观-5.3%,中性-7.5%,悲观-12.6%。

不过,在经济遭遇如此重大打击之下,习近平仍然念念不忘两件事。

习近平在4月8日的会上说,“要坚持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进生产生活秩序全面恢复,抓紧解决复工复产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确保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所谓的“小康社会”和“脱贫攻坚”,似乎和习近平的“中国梦”联系在一起,成为他即使在经济正在陷入大萧条,民生困顿到需要紧急救助的时候,依然不能释怀的心病。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4月5日在《极速财经》撰文表示,中共病毒()引发了一场全球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目前形势好比水库大坝崩塌,需要紧急救援,首先要修补大坝,加快排水,也就是实施公共卫生政策的救治和干预;同时要及时给淹没在水下的人提供氧气面具和救生包,也就是给企业和居民直接提供现金补贴,确保其现金流不出现断裂。

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赵晓4月5日在《中外管理杂志》撰文表示,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面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肆虐。这是百年一遇的冲击,其生命与财富破坏的后果甚至可能大于两次世界大战之和。

赵晓指出,在此大疫流行之际,必须将大国、强国梦等放在一边,迫在眉睫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保障中小企业以及中低收入人群活下去,一天都不可耽延,一点侥幸心都不能有。

来源:希望之声



via 中共内外交困 习近平仍念念不忘两件事

唯恐不及!武汉解封首日 公共交通量逾62万人次

2020年4月8日,湖北,天河机场内搭机旅客全副武装。

中共至今仍在全球延烧,各国确诊病例不断增加,但地武汉按原计划在4月8日解除了封城,各界担忧,武汉的清零数据造假,大量武汉人出城,恐怕引发各地疫情爆发。

从7日晚间开始,就有不少武汉准备出城,民众们全副武装,防护服、雨衣、口罩、手套、护目镜全都戴上,不敢大意。据中共官媒报导,武汉周三(8日)解封后,截至当日下午5时,公共客运量超过62万人次,铁路、航空、公路共发送旅客5.2万人次,抵达旅客3.1万人次。

根据北京规定,所有进京人员必须接受14天的隔离。有报导指出,北京的戒慎恐惧,其实不为过,因为武汉当地民众表示,无症状确诊案例根本没有断过,而武汉解封后,当地大量民众前往中国各地,且健康证明绿码的效用,也让人质疑,民众大量出城,势必成为防疫隐忧。

2020年4月8日,北京,第一班从武汉搭乘火车抵达北京的民众,被安排上车准备前往隔离所进行14天的隔离。

2020年4月8日,北京,第一班从武汉抵达北京的民众,被安排上车准备前往隔离所进行14天的隔离。

2020年4月8日,武汉,一名男子攀上了临时路障,该路障用于控制居民区的进出。

2020年4月8日,湖北省武汉市,一骑车人未将口罩盖住口鼻。

2020年4月8日,湖北省武汉市,搭船的民众几乎都戴着口罩。

2020年4月8日,中国武汉市汉口,一名妇女在擦拭男孩的面罩。

2020年4月8日,中国武汉,戴着口罩的人到达武汉的汉口火车站。

2020年4月8日,湖北省武汉市,汉口站外的民众。

2020年4月8日,湖北省武汉市,天河机场准备搭机的民众全副武装。

2020年4月8日,中国武汉,一名戴着防护装备的乘客在交通重新开放后,在武汉市的天河机场内行走。

2020年4月8日,中国武汉,戴着口罩的乘客坐在重新开放的天河机场。

2020年4月8日,中国武汉,一位乘客从火车窗往外看。该辆列车是从西安开往,中途停于武汉。

来源:大纪元紫蓉报导



via 唯恐不及!武汉解封首日 公共交通量逾62万人次

饭菜里放药 酷刑… 中共警察的罪恶…

2020年2月,原沈阳飞机研究所工程师胡林(左)、法轮功学员林桂芝被致死。(明慧网)

胡林被绑在椅子上毒打,用电棍长时间电击他的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捣碎抹在他的眼睛上,用香烟熏眼。

赵成林被狱警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里,脚上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一挂就是好几天。

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从2020年1月中旬至3月上旬的60天里,辽宁省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他们是胡林、赵成林、李桂荣、张振才、于永满、林桂芝、吴秀芳、邹立明。

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案例一、退休优秀校长李桂荣在辽宁女监被迫害致死

李桂荣,78岁,原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修炼法轮功后,遇事为他人着想,深受领导的器重和同事们的尊敬,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

2006年10月17日,时年64岁的李桂荣被沈阳市和平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2007年初,被和平区法院枉判7年,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

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放弃修炼),指使狱霸和犯人毒打她,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浑身被打成青紫色。恶人还让她光着双脚蹲在水泥地上,再往她脚下泼凉水。后来她的双腿疼痛难忍,站立不行,只能在地上爬行。

狱警队长还指使犯人把她打得满脸是血,然后把她塞到做服装的案板下面,让她长时间蹲着。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明慧网)

2013年10月17日,7年冤狱期满,李桂荣被迫害得身体虚弱不堪、头发斑白、牙齿掉光;回家后,还经常遭到“610”人员的骚扰。

2015年2月7日,时年73岁的李桂荣又遭绑架、抄家;同年6月24日上午,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非法庭审。

遭枉判5年后,李桂荣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于2020年1月中旬在监狱医院里被迫害离世。

案例二、张振才在大连监狱被迫害致死

张振才,锦州市黑山县东关村人。2019年7月14日晚,他与妻子张连荣外出传播时被绑架;后来他被黑山县法院冤判1年零11个月,非法关押在大连的监狱里迫害。张连荣被枉判2年2个月,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里。

2020年1月23日,大连的监狱狱警给他家属打电话说,他被检查出“”。2020年2月7日,张振才被迫害致死,其妻至今仍被非法关在马三家监区。

案例三、航空工程师胡林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胡林,48岁,原沈阳飞机研究所(601所)工程师,毕业于航空航天大学。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毒打、戴“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2020年2月16日,胡林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胡林遗照。(明慧网)

以下是胡林生前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在派出所遭刑讯逼供

2001年4月23日晚,胡林戴着背铐被绑架到沈阳市皇姑区淮河派出所。警察把他摔在地上,用电棍电击并非法审讯他,直到后半夜;又把他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直到天亮。

第二天,胡林被绑在椅子上毒打。警察用电棍长时间电击他的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捣碎抹在他的眼睛上,用香烟熏眼。第三天,他继续遭电击。

在看守所被戴“约束带”

三天后,胡林被劫持到沈阳市皇姑区看守所,全天24小时戴上“约束带”刑具,15天之久。

此刑具是由很粗很硬的牛皮制成,像腰带一样系在腰上,多出两个环套在手腕上,用螺栓拧紧固定,双手基本动不了;小臂只能平端着,像捧着东西一样,俗称“手捧”。由于手动不了,无法洗漱和大便;吃饭时,头和手同时使劲才能把食物勉强送到嘴边;睡觉时,只能平躺着、双手举着,无法翻身。

第15天,看守狱警把“约束带”打开,胡林才得以洗漱,上厕所;几个小时后,又被戴上“约束带”,并加戴一副18斤重的脚镣,又戴了15天。

走路时,他用手提着拴在脚镣上的毛巾,双脚在地上蹭;睡觉时,双手举着,戴着脚镣的脚动不了,翻不了身,基本上只能一动不动地平躺着。

数月后,胡林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到沈阳张士教养院。

在教养院和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

2001年7月,胡林被绑架到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洗脑班里遭毒打。有一次,他被十来个人按到地上,双腿伸直。他们将其后背向下压,几乎与腿挨在一起,然后用床单把上身与腿牢牢绑在一起,使其丝毫动不了。

中共劳教所酷刑演示:捆绑。(明慧网)

此外,他还被长时间罚蹲、罚站,遭电棍电击、野蛮灌食、剥夺睡眠、强制洗脑、奴工劳役等。

再遭绑架

2012年8月28日晚,胡林在沈阳市内租住房中被警察暴力绑架,头部、面部和眼部被打出血;头部、胸部和腿部被固定住,戴上头套,被劫往沈阳新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整个行程两个多小时,他全身无法动弹,还戴着背铐,痛苦至极。

在沈阳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2017年11月12日,胡林在沈阳市法库县四家子乡被绑架、戴上背铐脚镣;晚上被关了一宿,手腕被勒破;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回家后,又被法库县局非法定成“网逃”。

2019年5月23日,胡林在本溪市桓仁县遭绑架,后被劫持到法库县看守所。期间,他因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将其四肢铐在铺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里不拔出来,还常殴打他。

同年6月20日,胡林被法库县法院枉判2年,处罚款2万元;10月30日,生命垂危的胡林被劫持到沈阳康佳山监狱,于2020年2月16日被迫害致死。

案例四、于永满在辽阳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于永满,65岁,原辽化炼油厂职工。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同年10月,于永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2年。期间,他被强迫奴役、洗脑;冤期满后,为躲避中共的迫害,他被迫流离失所。

于永满(明慧网)

2004年2月25日晚,于永满在营口市老边区姜家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营口市老边区公安分局绑架,后被枉判4年,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监狱。

2007年12月,他被转入大连监狱;2008年3月10日,在冤狱期满当天,又被劫持到辽阳市石嘴子教养院洗脑班。

2019年11月15日,于永满再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辽阳看守所;2020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

2020年2月29日下午,来自大连市的六名法医对于永满的遗体进行了尸检。主刀法医发现他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伤痕。

案例五、邹立明在大连监狱被迫害致死

邹立明,66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2015年6月,邹立明再遭绑架,被枉判2年6个月,因身体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没被收监。回到家中后,他数次被法院带到医院检查,身体一直达不到被关押的标准。

2019年9月,邹立明被劫持到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同年11月,被转到大连监狱迫害。

2020年2月7日,大连监狱狱警电话告知邹立明的家人:邹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连第三人民医院。

2020年3月8日凌晨15分,邹立明被迫害离世。

在狱中遭残酷摧残回家离世

案例一、吴秀芳被辽宁女监摧残成植物人

吴秀芳,64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2015年8月18日,被阜新市海州区绑架,非法关押在新地看守所迫害,后被枉判3年;2016年6月末,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吴秀芳被迫害得不能说话、眼珠不能动,身体消瘦、不能自理,插鼻饲,昼夜不能离人。

2018年8月19日,吴秀芳被家人接回来时已是骨瘦如柴的植物人,被送市矿总院救治。好心人找到该医院,得知吴秀芳已于8月30日出院。主治医生表示,吴秀芳没有意识,但知道疼,被插鼻饲管。

2020年2月8日,吴秀芳离世。

案例二、累遭冤狱14年原军医赵成林在迫害中离世

赵成林,58岁,原本溪市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于1994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社会上是人人称道的好人。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赵成林被迫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医生。

在教养院遭“抻刑”

赵成林于2001年7月被劫持到本溪市教养院。期间,赵成林遭到抻刑迫害。施刑者用手铐将他的双手双脚笔直抻起,然后绞动铁链,将人抻离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这种酷刑被称为“定位抻”。

2001年10月,赵成林与另一法轮功学员逃离本溪劳动教养院,半个月后,他被绑架回教养院。

为报复赵成林上次的走脱,教养院院长江自力、政委陈忠维、副院长吴刚指使管理科长李强、副科长梁伟春及董强、王轶、刘伟、赵大为、刘江朋等人员对赵成林进行极其野蛮的殴打,致使其头部变形、胸部受重伤、呼吸困难、神志恍惚。

警察还将被打昏的赵成林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极其狭小的房间)里,脚上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一挂就是好几天,使他痛苦不堪,多次昏厥。

被非法判刑9年

2002年7月,在赵成林被非法劳教1年期满之际,本溪市“610”和教养院合谋将他转为批捕,关进本溪市看守所。同年10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9年。

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里,赵成林因坚定信仰、拒绝所谓“转化”(放弃修炼),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员毒打赵成林,致使其吐血、不能行走,还把他关在“小号”里两个多月。

赵成林的家属多次到监狱探视,均被狱方拒绝。狱方声称赵成林不配合管理。

2007年4月1日,家属又一次到监狱探视,一监区刘队长对家属非法规定探视制度、否则停止会见。之后,家属见两名刑事犯将骨瘦如柴的赵成林架出来。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体消瘦、极度虚弱、头下垂,头顶部大约有六七釐米长的伤口。他被扶坐在凳子上,双手失去活动的能力、脸面俯在话筒上。

家属询问他为什么会落成这样?赵成林用低哑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我坚定信仰没有错。在此身受迫害,刑事犯赵建军在他人指使下对我经常施暴毒打,冬天不许穿棉衣、不许盖棉被、不许饮用热水、不许买生活日用品。我被剥夺了仅有的生存权利,只能用绝食反迫害。”

赵成林在身心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和伤害,于2011年6月出狱。

2014年3月26日,赵成林在公园里发送洪扬传统文化的光盘时被明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

2014年9月,明山法院在不通知其家属的情况下对赵成林进行非法庭审,并冤判其4年,劫持在沈阳康家监狱迫害。在第三监区里,赵成林因喊“法轮大法好”、抵制奴役,冬天经常被拽到水房里,被恶人往身上浇凉水。赵成林绝食抵制迫害,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经历了长期的牢狱折磨,赵成林的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他于2020年2月15日含冤离世。

案例三、7年冤狱生命垂危林桂芝在迫害中离世

林桂芝,58岁,朝阳市双塔区法轮功学员。1998年3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身患严重的心脏病,发病时经常出现昏迷、休克等症状,时时都有生命危险,只好靠药物治疗,一家人苦不堪言。修炼不久,身体的疾病不药而愈,恢复了健康。她亲身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与超常,一家人从此其乐融融。

林桂芝(明慧网)

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林桂芝曾三次被绑架。2002年2月22日,她因炼功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被勒索500元钱才被放回家;同年5月13日,再次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回家后,中共人员骚扰不断,她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2003年11月18日,林桂芝被朝阳市站南分局绑架到吴家洼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004年1月,重病在身的林桂芝被朝阳市双塔区法院枉判7年;2004年3月5日,病重的她又被劫往沈阳女子监狱,被监狱拒收;不久,又被劫入女子监狱二大队六小队迫害。

在狱中,林桂芝遭受毒打折磨,脚踝骨被踩碎;每日数次昏迷,吃的饭菜里被放药,致使其丧失意识,生活不能自理。直到1年冤狱满,她才被放回家。回家后,林桂芝的记忆一直没有恢复,于2020年2月20日离世。

来源:大纪元



via 饭菜里放药 酷刑… 中共警察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