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NBA回绝中共开除火箭队总经理要求:我们支持言论自由

来源:之声

NBA总裁亚当?席佛于昨日出席《时代》杂志在纽约举办的论坛,针对NBA达瑞尔.莫雷支持香港抗议事件,他指出曾要求NBA开除莫雷,但NBA并没有屈服于中共的无理要求。为此,席佛表示:“我们希望并确保每个人都能理解我们。所以我们支持莫雷有发表言论、发推特的权利。”此外,美国成人动画喜剧《南方四贱客》于本周三更新动画,再度引述NBA球员勒布朗.詹姆斯那番对于言论自由的评论,以讽刺他的舔中行为。

照片截图自《时代》杂志的官网视频

美国NBA达瑞尔?莫雷(Daryl Morey)因日前在推特发布支持香港言论,而引起了中共官媒的围攻。然而NBA总裁亚当?席佛(Adam Silver)于昨日出席《时代》杂志在纽约举办的论坛,针对NBA这起事件,他指出中共曾要求NBA开除莫雷,但NBA并没有屈服于中共的无理要求。

虽然NBA因莫雷支持香港的言论而遭到中共的抵制,也因此损失了中国的赞助商,但是席佛表示:“我们是一间美国公司,因此美国的价值观随着我们到处旅行,然而美国价值观的其中之一就是言论自由,我们希望并确保每个人都能理解我们支持言论自由。所以我们支持莫雷有发表言论、发推特的权利。”

此外,号称为言论自由绝不妥协的NBA球员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于本周谴责莫雷挺香港的言论,他并批评指出:“我们确实有言论自由,但随之也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而詹姆斯突然向中共屈膝下跪的行为,引来各界的挞伐。

同时,美国成人动画喜剧《南方四贱客》(South Park)于本周三更新动画,再度引述NBA球员詹姆斯那番对于言论自由的评论,以讽刺他的舔中行为。



via NBA回绝中共开除火箭队总经理要求:我们支持言论自由

中共驻英大使上推特遭网民围攻:请让十几亿中国人也自由上推

来源:西藏之声

中共严禁使用等境外社交媒体,其喉舌媒体与驻外官员却大肆利用自由世界网络,向外宣扬中共意识形态。继中共驻美、驻印大使先后设立推特账号后,中共驻英大使也于近日上推,并同推友打招呼称“期待与英国和其他的朋友接触。”但该条推文下的三百多条回复却多是对中共限制网络自由、打压恶行的嘲讽、调侃。有许多直接提出让自由、让西藏自由的诉求,而英国驻中大使馆推特账号也加入网友的讽刺:“乐见中国驻英大使加入推特。我们希望在未来,所有民也能够自由地上推。”

截图

中共当局长期禁止民众使用推特等境外社交媒体的同时,却妄图在自由世界争夺话语权。中共喉舌媒体与驻外大使馆纷纷上推,极力向外推展其意识形态,同时粉饰其霸权扩张形象。本月14日,中共驻英大使刘小明也上推并发文问候网友称:“大家好,我是中国驻英国大使刘小明。非常高兴加入推特,期待与更多的英国和外国朋友接触。”

刘小明大使的这则推文下有三百多条回复,几乎皆是网友对他与中共的嘲讽。

获得最多赞数的一条回复写道:“很好,现在该轮到十四亿中国公民了。”

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凯里.巴斯(Kyle Bass)发推指出:“真相总是残酷的,您在推特上的经历,不太可能让您或您的凶手上司高兴。推特圈将让您和的帮凶官员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英国驻中国大使馆的推特账号也加入嘲讽行列:“乐见中国驻英大使加入推特。我们希望在未来,所有中国人民也能够自由地上推。”

推特网友“Andy Lee 李安倢”在回复中说,在中国政府命令下,超过十几亿人无法访问推特。他调侃问道,虽然身在国外,但刘小明作为大使是否应该避免做出这样不好的示范,而是应该遵守中国当局的指示?

有网友在欢迎刘小明大使上推的同时,希望他转告习近平关闭中国的集中营,并且停止摧毁清真寺。还有网友直接回复“香港自由”、“西藏自由”,并用恶搞的习近平照片,以及香港民主抗争图片来回复刘小明。

署名“致良知!香港加油!”的推友说:“就你能上推咋行啊。中国的14亿老百姓呢?说好的为人民服务,人民当家做主呢?”

目前,除了中共新华社与人民日报等各大喉舌媒体在推特设有账号外,中共驻美大使、驻印度大使、驻南非大使,以及驻奥地利大使等,也设有官方账号。中国普通民众则经常因上推谈论政事、对党和国家领导人提出异议而被拘留处罚。



via 中共驻英大使上推特遭网民围攻:请让十几亿中国人也自由上推

西藏与台维中人士抗议苹果助中共审查:自由和生命重于经济利益

来源:之声

纽约流亡藏人与中国、台湾和活动人士近日聚集在纽约中央火车站,在站内苹果专卖店前进行示威。活动人士抗议苹果为了经济利益而配合中共的言论剥夺用户下载“翻墙”服务软件的权利、并删除香港抗议者所使用的即时地图软件等。活动参与方之一国际消费者组织“SumOfUs”呼吁苹果公司认清,维吾尔人与藏人,以及的生命远比经济利益更加重要。

图片翻拍自SumOfUs推特页面

位于纽约的十多名流亡藏人与中国、台湾和维吾尔活动人士,以及国际消费者组织“SumOfUs”的成员,于昨天(10月18日)在纽约中央火车站的苹果专卖店前集会示威 。

在推特与脸书上传的现场视频显示,活动人士手举写有“苹果:停止支持中国对自由的打压”、“与香港、西藏、中国、台湾及维吾尔人同在”等字样的标语横幅,并呼喊“苹果,让中国人使用VPN”、“让西藏人使用VPN”、“停止帮助中国打压自由”和“苹果无耻”等口号,抗议苹果为了利益而配合中共的言论审查。

国际消费者组织质问苹果:“苹果的利益难道比数百万遭监控与拘留的维吾尔人、西藏人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不惜配合中共对公民言论自由的审查与监控制度。

2017年,苹果承认在中国区的网络应用程序商店撤下六百多个可助用户“翻墙”的VPN服务软件,招来团体的强烈谴责。不仅如此,苹果在中共压力下, 阻止中国用户从外国新闻机构下载应用程序,包括“纽约时报”、“自由亚洲电台”、“西藏之声”等,更将中国区用户的云端资料存于中国。

近日,被中共形容为“协助香港示威暴力抗议”的手机应用程序“HKmap.live 即时地图”也遭苹果公司下架,引发更大争议。



via 西藏与台维中人士抗议苹果助中共审查:自由和生命重于经济利益

台男游大陆举“中华民国国旗”被抓 再曝惊人细节

台籍青年杨翰杰在南京中山陵前举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拍照留念,遭公安带走。(图片来源:脸书截图)

日前一名正在环游世界的台籍青年杨翰杰,在中国南京中山陵前,取出国旗拍照留念,不料被当地公安带走,前后遭扣留近5小时才获释。17日,杨翰杰在脸书透露,他已经抵达日本东京,并透过15点问答曝光警察刁难他的细节。

10月17日,台湾青年杨翰杰在脸书贴文表示,目前他人已经在日本东京,因许多网友质疑他日前在大陆被公安拘留一事,所以他详细叙述了当日的事发经过,并强调,“我不会说半句假话,我也不会去污蔑任何一个机关团体,这都是我的实际遭遇。”

1:“中山陵举国旗事件”事情的详细经过

杨翰杰:我在中山陵举中华民国国旗拍照,一位中山陵男管理员跑来要求我删除照片+影片,我当下立刻就删了,但是管理员还要我“交出国旗”给他,我说我不要,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东西,我认为我没犯法,为什么我要给你我的东西?

结果旁边围观的看起来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一群年轻人们鼓噪,说“报警啊!”后来就等警察来。我跟男管理员说我想上厕所,旁边一位观看的女管理员提醒男管理员说要跟着我去厕所。(?我触犯了什么法律需要这样吗?)

男管理员跟一位便衣警察要求我交出手机才能上厕所,不准带进去厕所。(?我触犯了什么法律必须交出手机?我突然感觉像在军中一样)我在厕所时,听到他们用无线电一直在讲话,不知道在说什么。我从中山陵旁公共厕所出来后,看到又一位便衣警察(此时我身旁已经有1男1女管理员、2位男便衣警察)出示警察证件给我看,说要我把含有中华民国国旗的照片删除。(到这里我都很配合,虽然我心中一直有疑问,我触犯哪一条法律以及规定?没有人告诉我)

我打开我的手机,他们准备另一支手机开录影对着我的手机,要我在他们面前删除所有照片。(我都有配合,但我不懂他们什么法律赋予他们这样的权限可以要求删除手机中的含有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照片?)

我当下就删了含有国旗的影片以及照片。(我每天在各个景点都有拍照+录影很多段,他们要我一个一个把影片打开播放给他们看)他们任意看我的手机照片,一群人围观看我手机内的照片,让我感觉毫无隐私(他们这样擅自搜索手机内容合法吗?)

后来,警察说要带我回调查我,调查我举旗的目的。我当下说我只是要拍旅游纪念照片,他们竟然说:“如果是真的,你绝对没事,但你现在必须跟我们去派出所”这是理由吗?结果我就被一个胖胖的警察扶着我手臂走上中山陵门口外的警车。从中山陵厕所走到博爱坊外的警车大概有100公尺,一堆民众围观跟过来,我感觉我好像罪犯一样,贵国的法律授权警察可以这样子吗??我不是罪犯,但是他们每个脸都很臭,咦,不是“两岸一家亲”吗?

2:在派出所内的详细经过

杨翰杰:他们开着警车载我到中山陵派出所内放我下车,他们的派出所范围很大。一到了派出所大厅,他们就叫我坐下,然后我看到三个警察轮流在我面前的值班台讨论,任意看我手机内容,都没有经过我同意。他们有质问我,为什么要在这么多国家举青天白日旗拍照?我说我想留下旅游的纪念。

他们问我知不知道“新中国”已经是五星旗了?…完全就是要确认我政治观念,我只能说“知道”,因为我知道我如果再多说几句,我会更麻烦!!)

后来,他们跟我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要对我做笔录,就带我走出大厅,往右转,过了一个小木拱桥(派出所内有个小池塘,还有木桥,挺大的),穿越一个铁门,到左手边一个旧厅舍内。

厅舍内摆放两张办公桌、两台桌上型电脑,他们拿出一台小型录影机,放在桌上对着我,并要我坐在门边的一个铁椅上。

3:做笔录的内容?笔录时间多久?

杨翰杰:笔录总共大概做了1小时半,全程都有小型摄影机录音录影,共有2位警察对我问讯(一位较老的警察胸前名牌写他叫方宁,问讯时抽着烟;

另一位年约30岁警察叫吴尽鑫,一样胸前也有职位姓名,负责问讯还有操作电脑打字)约在一开始警察有给我看一张文件“行政权利告知书”让我知道我可以“回避”,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警察就举例说假设我们两个之前有仇,那我就可以申请回避。

笔录内容问我台湾的户籍地址、我的种族、通不通晓汉语、文化程度在哪、哪个高中毕业、高中毕业以后做些什么工作、何时去了工作、从事什么工作、去哪些国家旅行,我都照实回答。

也在现场搜查我的随身包包、身上物品,他们把我包包的东西通通打开来放在地上拍照,还有我在旅馆订房的押金单¥100收据也拍照,并且他们还打电话去旅馆(徒行陌客青年旅馆)确认我的订房资料,还问旅馆的人说看我的行李有无可疑物品(警察可以这样?),给旅馆添麻烦我很不好意思,因为那间青旅品质真的很好。

警察也问我身高、体重,并且记录我的外观,他们有记录我的头发是偏长,记录了我穿着一般轻便西装外套、深色衬衫、短裤、运动鞋。问了我父母年籍姓名职业,也问我在台湾有无参加什么政党、是不是什么组织成员,也问我是不是有受人指使才举旗。

他们问了我的举旗目的,我说纯粹是拍旅游纪念照。他们也有调查我使用什么器材拍摄照片,问了我的手机品牌、型号、颜色,也问了我手机外壳颜色。

最重要的,开始问我政治立场!!问我支不支持一个中国原则、两岸和平统一?!!问我觉得蔡英文怎样?问我觉得中国的发展怎么样?

笔录印出来以后他们要我签名捺印,比较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要我用“右手食指”去盖章。

后来移到另一个房间,警官吴尽鑫开始翻查+手持一台录影机录影我的手机内部所有资料(他任意点选手机内所有隐私资料,例如手机内相簿功能、有无隐藏照片或是删除的照片记录、Twitter并且翻阅这几天的动态还有研究我追踪谁、Instagram近期贴文以及动态、Facebook近期文章以及留言、朋友圈一直往前翻,翻到9月我在西班牙旅游的动态并且调查留言、打开我的Line问我这是做什么的并问我主要跟谁联络、打开Messenger并且问我近期每一位聊天记录这是谁而且他还有查看对话记录……)

并且问我是一个人旅游还是多人一起,他看我的旅游照片中只要发现有合照的,就问我这是什么人、跟我是什么关系。

4:笔录结束后来在做什么?

杨翰杰:后来他们带我离开侦讯室,改成去另一间“个人资料采集室”里面,记录我的台胞证、台湾身份证号、中华民国护照拍照建档、拍我的上半身,把我整个人资料建档就是了。是一位胖胖的头微秃警察带我去的,然后中途他的一位烫卷发的警察学长还抽着烟进来骂他做事情很没效率。

5:后来又做了一些什么?

杨翰杰:胖胖警察带我离开个人资料采集室后就回到中山陵派出所大厅,他们要我坐在墙壁旁的椅子上,曾经短暂的时间给我使用手机,我使用手机的时间大概15分钟,后来他们又说要检查我手机,结果又把我手机给一个感觉50岁的女警研究内容。

他们发现了我在Facebook上面更新了我被带到派出所的事情,老老的警察方宁看了很生气,骂我没事惹事,他骂我说我很有“自由”,但是不能轻易让我走。

我觉得他生气了,就给他念,后来问他我具体犯了哪一条罪还是规定,他又生气了,提高了音量说我犯法了都不知道(但我还是不知道我犯了哪一条法?)

接着他开始“指导+政治教育”我说,在中国的自由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并且批评我们台湾跟美国一样给了绝对的自由搞到天下大乱…我就听他批评我、批评台湾的法律,然后跟我强调中国坚持走的路是不会错的,说中国“有法治”、“讲人权”,强调他们没有把我上铐并且送到拘留室内。

他叫我写悔过书,并要我自己写下如果再犯一次“举青天白日旗”会有什么后果,他给了我一张A4白纸跟黑色原子笔,我就写了如果我再犯愿意负担法律责任……..

后来,还换人“政治教育”,变成派出所副所长朱浩,跟我说:“中国的所有网络言论都是有被监管的”,“中国很自由,但是是相对的自由”,接着念我,说我在Facebook上面说:“我已经失去3小时自由”这句话让他很不满,他说他们有给我自由(我不觉得,因为我根本不能走。

我觉得他们对于‘自由’的定义跟我有落差,因为我没有人身自由,他们说我还能滑手机(其实我真的只滑15分钟,其他的时间我都是给他们翻查我的手机,好几个警察轮流看我手机内容,而且过程还叫我删掉有中华民国国旗的照片。)

接着他们叫我看派出所内旁边有个萤幕播放警察工作的影片,影片里面时不时提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给我“教育”一番。看了一下,他们又在我面前批评西方制度滥用权力、过度自由,说自己的执法成效比较好(?)老老的警察方宁又跟我说,叫我不要站在中国的土地想着台湾的制度,叫我在这里就“乖乖的”,他们可以给我行政拘留8小时,副所长朱浩又补充说他还能再延长我的时间到12小时,说如果我都配合,我早就能走了……最后,他们要我删除Facebook文章、删除派出所照片才能走。

6:有办法佐证说出的这一切吗?

杨翰杰:我在派出所内时就知道,如果我不拍个照片和影片,知道这事情的人一定有人会怀疑真实性,我立刻拍派出所内大厅照片+录影并传给我朋友备份,后来也立刻删除照片。

幸好我有这样做,因为后来警察一直检查我的手机,我在这之前传照片给我朋友以后我也立刻删除聊天记录,才没有被警察发现。此外,我有研究每一位问我的警察的名字,他们胸前都有职位还有姓名章,我有刻意把警察们的名字跟职位都背下来。

派出所大厅内的环境我也有记下,我还记得墙壁上有所有警员的照片跟姓名、职位,当时我有看一下,但没有拍照。我在离开中山陵派出所时,也有录一小段影片,说明了我在派出所内待了5小时(早上10:40~下午3:40),影片的背景就是中山陵派出所。

7:为什么要举国旗?原本知道危险性吗?有挑衅意图吗?

杨翰杰:我的本意一直都是单纯拍摄旅游照片,因为我在这之前所到的每个国家我都有这样做。原本认为应该有点危险性,但是这事情发生之前,我的脸书有一个大陆网民叫“桂中华”跟我说尽管举中华民国国旗、不会有事。

同时我也搜寻到,有一些台湾人拿着中华民国国旗在大陆各景点拍照、没事(但都是几年前),再来,他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说人民有言论自由,所以我也因此误判没有危险、不会有事,最后,却进了派出所,让我出乎意料之外。

有许多大陆网友质疑我在挑衅,我只想说,他们想太多了,我看了这么多人拍照没事,我也纯粹想拍照纪念、跟中华民国国父陵寝与中华民国国旗拍照纪念,没有挑衅的意图。之前很多人没事,我也不觉得他们是挑衅呀,这部分可能大家解读不同。

8:这事情之后的感想?后悔吗?

杨翰杰:其实我觉得很错愕啊,因为中国的法律制度、政治底线,给我感觉捉摸不定。他们强调是法治国家,但我觉得像是人治,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说人民都有言论自由,但是派出所警察告诉我:“中国每个人民上网的发言都是被监管的”。

然后,我举旗被抓事件也让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别人举就可以,我举旗约10秒钟、没有说话、没有恶意、没有跟任何人说话、没有拿着国旗奔跑、没有比中指做不雅动作,我跟之前的人一样就是站在定点拿着国旗拍照,为什么我要被警察带回调查?

这个“执法标准”在哪里?他们好像没有一个固定标准,宪法不是最大的法律吗?我的感觉上,说得残酷一点,好像没有理由就能抓,让我觉得很恐怖!这根本不算法治国家啊,我终于深刻体验到“有自由的台湾”跟“宣称自己有自由的中国”之间的差异。

至于后不后悔,其实我自己觉得问心无愧,我本来就没有想伤害任何机关团体,我已经旅游30个国家了,在别的国家举国旗拍照从来都没事,甚至还有很多外国人想跟我合照,我拍照的目的一直都一样、没有恶意、没有挑衅,看到很多大陆网友骂我挑衅、骂我白痴,我真觉得无奈,他们对于自由的理解与我们真的不同。我们受的教育、法律一直都不一样,两个地方警察执法的限度、力度、程度也都不一样,这次我已经深深领教了。

9:有没有什么话想补充?

杨翰杰:我真的没有恶意想要搞分裂还是抹黑谁啦!我以上句句属实可以去查证!我也已经找到中山陵派出所的电话,我所言不假。另外,派出所内的气氛让我感觉我处于很危险的环境,我有很多回答是带有一些压力的,例如他们问我支不支持和平统一、一个中国?

这种问题这么敏感,请各位如果站在我当时立场想,为了安全,你们会怎么回答?瓮中之鳖怎样都逃不出这个瓮,有许多回答我都必须要自保安全、顺着他们的价值观回答,不完全代表我的意思!!

我一直都是【中华民国派】,我爱我的国家中华民国台湾!中华民国保障我们绝对的言论自由与人身自由,举个旗拍个照是不会进派出所的,希望大陆人民思考这之间的差异!!

10: 中共警察的执法人员给你感觉如何?

杨翰杰:我觉得,他们是可以讲道理的,但是,他们理解的“道理”,跟我们认知的“道理”,是有很大的落差的。在他们警察眼中,认为他们所做的都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是换成台湾,我不认为台湾的警察有这么大的权限可以查我手机跟个人资料查得这么彻底。

重点是,我还是被他们认为“没有罪”的人,我不是什么分裂份子、反动份子,但我却要接受各种隐私权的侵犯、被臭脸对待,好像我是个罪犯一样,这一点跟台湾的执法氛围有很大的不同。

在台湾,警察如果没有事实足认我有犯罪,哪能去查我这些。他们认为他们很自由、说我没有发生什么事,而事实上我失去了人身自由5小时、没有通讯自由、没有隐私权、没有被尊严保护地给众人围观,我也在中山陵被带回到中山陵派出所,这一切,难道都叫作“没事”吗?他们警察执法的权限有这么大吗?

11:经过这件事,你会抱怨吗?

杨翰杰:两岸执法的标准完全不一样,看到之前有人可以举旗拍照,我却不可以,这个“标准”不同,让我很无奈。

12:真的有写悔过书?

杨翰杰:真的有,我也是第一次在警察局内写这种东西。

13:愿意道歉吗?

杨翰杰:我不知道我这个行为是踩大陆人民内心底线,我也不知道原来这行为会引起众怒,毕竟以前这么多人拍照都没事。对于这个行为我跟各位大陆人民说声:对不起、抱歉,我也不会再这样做了。

但我被警察调查的事情,我认为,他们是有一点执法过度了,在我的价值观内看来。

14:现在人平安吗?

杨翰杰:现在我人已经离开大陆境内,去日本东京旅行了!过海关时我有问他们看不看得到我有什么记录?海关人员跟我说:“有一项注记是在派出所的”,我就知道我这事情已经确定被建档啦!

呼吸自由的空气吸起来都是甜的,说真的,我认为大陆的许多事情的看待标准都不同,他们国家的法律真的参考就好,我们要尊重,千万不要去试探他们的底线(我这次事件并不是故意试探呀,我是认为我应该不会有事,结果却进派出所)

15:你在大陆的经历可以报导吗?

杨翰杰:这些都可以报导,让台湾人知道事实真相比较好,我也劝台湾人千万不要跟我一样再去大陆敏感地区举中华民国国旗了!真的会带你回派出所!至于有些人穿着国旗衣在大陆拍照、几年前有人举国旗没事,我觉得那是他们少数人运气好才没事,我就是真实被抓的例子!



via 台男游大陆举“中华民国国旗”被抓 再曝惊人细节

慎入:新手女司机撞入银行 无辜大妈惨遭夹死

贵州贵阳市周一(14日)发生恐怖车祸,一名刚在8月底考获车牌的27岁李姓女,独自驾驶不慎撞上一辆,然后失控冲入附近一间,造成至少1死3伤。

事发于下午约1时半,李女驾驶的车撞上一辆三轮车,继而冲上行人路再失控冲入路边一间银行;从所见,一众途人纷纷慌忙走避,但一名在银行柜枱前办理手续的50多岁妇人,一转身查看情况时,越野车已高速驶至,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当场惨被撞死。

8月底领到驾驶证

意外发生后,由于越野车堵塞着银行大门,职员要先将大门玻璃击碎才能抬出伤者送院。表示,李女操作不当,已排除酒驾嫌疑,而她8月底才刚领到驾驶证;除了柜枱前妇人被夹死外,意外中还有两名伤者,三轮车司机则仅受轻伤,事后自行回家休息。

其中一名女伤者称,至今仍心有余悸,当时自己是到银行提款,与职员聊天时"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幸好及时躲避;她腿部受伤,暂时无法正常行路,需住院接受治疗。

慎入:新手女司机撞入银行 无辜大妈惨遭夹死



via 慎入:新手女司机撞入银行 无辜大妈惨遭夹死

陈破空:重大事态:习近平接班人敲定,原来是他!四中全会前夕释放特别信号

作者:陈破空 来源:纵论天下youtube频道,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陈破空:重大事态:习近平接班人敲定,原来是他!四中全会前夕释放特别信号

借一场外事活动,传递重大信息。

如何加速观看YouTube?

陈破空:重大事态:敲定,原来是他!前夕释放特别信号


via 陈破空:重大事态:习近平接班人敲定,原来是他!四中全会前夕释放特别信号

赵紫阳生前评价毛泽东 邓小平政治手腕

所谓的「人民民主」,实质是少数人专政。

中共前总赵紫阳的搭档、原中顾委委员,生前曾透露赵紫阳对中共前两代领导人的看法,赵紫阳说中共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是少数人专政。

10月17日是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百岁冥寿。赵紫阳曾任中共总理、总书记,他与前任总书记胡耀邦都被视为中共党内改革派。

1989年4月15日,被邓小平等中共元老罢黜的胡耀邦突然去世,从而引发了一场震惊中外的民主运动,中国大学生们要求中共反官倒、反贪腐,要求民主自由,但是最后民主运动在6月4日凌晨遭到中共残酷镇压。此即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

在这次运动中,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不同意戒严、不同意开枪,主张与学生对话,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因此遭中共元老罢黜,软禁至死。

赵紫阳的搭档、原中顾委委员安志文和,生前曾透露赵紫阳对中共前两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的看法。

2006年5月,安志文曾在港媒刊发署名文章,纪念2005年1月去世的赵紫阳。安志文在文章透露,中共在八十年代搞的所谓「改革开放」,都是赵紫阳一手策划的过程。

在「六四」事件中赵紫阳失势后的一次见面时,赵问安志文:中共原来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为什么建政以后毛泽东又在实际上搞起了一党专政?当然,提法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怎麽专政?还不是靠少数人?

赵紫阳说,斯大林说社会主义革命越深入,阶级斗争越尖锐。毛泽东在1956年说,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已经结束,提出要整风,批判官僚主义,并号召各民主党派帮助党整风。

但在运动过程中,毛坐不住了,就强调思想领域裡的阶级斗争。接着是反右,反右倾,四清。

对于邓小平,赵紫阳说,文化大革命时,邓和很多人也深受其害。「改革开放」以后,邓说这是制度问题,但他自己也强调,在思想领域裡要反对自由化。这又和中共宪法规定的公民有言论自由矛盾。

安志文还披露了加大限制赵紫阳人身自由。他说,中共十四大上说对赵紫阳的审查到此为止。中共十五大时,赵提出要解决「六四」的问题,使上面的人不放心,所以外人想再见赵就不容易了。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有出版业者推出三册《赵紫阳传》,书中透露也赵紫阳曾向中共十五大写信要求为六四平反,因此遭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登上中共最高权力中心的江泽民更为严厉的管制措施。

江泽民上台后,赵紫阳一直被软禁,在富强胡同6号度过了16个春秋,直到2005年1月17日去世,终年85岁。其夫人于2013年12月25日病逝,两人骨灰盒一直安放在家中。

安志文于1944年曾任中共中央西北局高岗祕书,中共文革时曾倒,受到政治监护,失去人身自由。文革后,他曾任机械工业部部长、书记,1982年任中共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书记。彼时,赵紫阳正任中共总理兼任体改委主任。

2017年8月14日安志文在北京病逝,终年98岁。

来源:新唐人



via 赵紫阳生前评价毛泽东 邓小平政治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