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1日星期一

刘乐飞脱离中信产业基金自立门户

作者:继先森

过去的2018年,对产业基金的CEO刘乐飞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经历了两年的运作之后,就在2019年新年钟声敲响之际,他终于获得了大的点头,带领团队彻底脱离中信,自立门户。在12月底的全员会上,刘宣布全体员工将集体从中信产业基金辞职,并与成立的新实体签订新的雇佣关系,多支在期的基金和未来新募集的基金将完全落入了刘私人囊中。

恰好2018年也是中信产业基金成立十周年,十年之间规模突破千亿,获得了境内外几百家LP的支持,这样的量级在国内的机构中也很难找到与之相比肩者。在这家投资圈讳莫如深的神秘PE基金背后,站立着董事长刘乐飞和他背后错综复杂的政治背景。

中信产业基金成立于2008年,当时获得了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的多家股东的支持,而刘本人迫于政治压力,并没有在管理公司中持有股份。而经历了十年的发展,今日的中信产业基金已经今非昔比,成立之初靠着各方关系進贡的项目,早些年的业绩也自然非同凡响,而刘本人也成了投资圈中大佬级人物。

然而,在刘内心深处,却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遗憾:一直以来,虽然刘本人是中信产业基金绝对的老板,但毕竟还受制于中信证券大股东,特别是在密友前董事长王东明被退休之后,昔日良好的股东关系不再,各项事宜推行起来处处受阻。再加上其父2018年初即将从常务位置上退休,一颗蠢蠢欲动的心再也憋不住了。

正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股不同凡响的推力,而这股力量正来自于中信产业基金内部一个神一样存在的女子 – 投资者关系部负责人王宇。2015年初,王宇在加入公司两年多后突然得到了接近刘的机会,两人迅速打得火热,王在公司的地位一路扶摇直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很快,坊间关于两人的关系被传开,到后期,刘及其情妇共同执掌公司生杀大权,所有大事均由两人私下商定,这其中就包括自立门户大计。

在此事上,刘一直心存忌惮,毕竟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不费一分一毫,在保留既得利益的前提下安然抽身自立门户,是非常敏感的,搞不好被扣上一顶侵吞国有资产的帽子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但是在这位情妇的不断鼓动和积极运作下,刘终于下了决心彻底切断与股东的关系。

中信产业基金一直以来靠顶着中信的帽子获取投资项目,借助股东的资源捞尽了好处。刘父刚退休刘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运作脱离国企股东,改头换面、自立门户。

于是,2019年初,一家夫妻老婆店开张了。



via 刘乐飞脱离中信产业基金自立门户

公园老者:还真灵

公园老者:还真灵!

〖大陆来稿〗上午到公园,遇到一位老者,他招呼我,并问我:“你不认识我了吗?”我说:“没啥印象了。”他说:“以前你给我讲过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那时我有脑血栓后遗症,走路困难,走起来还有点歪。”

我说:“是今年春天吧?”他说:“是。”我说:想起来了,当时我告诉你叫你诚心实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到福报的,还给你了个护身符。

他说:“是,我回家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还真灵!”我问:“怎么灵的?”他说:“我一念法轮大法好,心特别静,什么也不想,感觉很舒服。不久,我的脑血栓病就好了,走路也不歪了。”

接着他就给我表演一下,走了十几米,真的不歪了。

他接着说:“我现在每天来公园,上午走四圈(每圈1200米),下午走四圈,也不感觉累。”我说:“如果别人问你脑血栓怎么好的?你怎么说?”他说:“我念法轮大法好念好的,是大法师父帮我治好了。”我说:“你真有缘份,得到福报了。”

九十一岁母亲感恩大法

〖大陆来稿〗我是一名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我的母亲不修炼,我说说她在大法中受益的实例。

我母亲个子很高,也很胖,但身体一直不好。在十年前,她在床上摔到地上,把腰摔的不能动了。因为她又高又胖的,谁也弄不动她。就请按摩师来,根本也不见效。没有别的办法,我就跟她说:“妈,你只能求我师父救你了,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能好。”

那年她已经八十多岁了,她说我念吧。从那天起,她天天念,半个月腰就好了,自己还能下楼了。我妈以前生孩子时吃咸了,盐齁、干咳,嗓子吱吱的叫,家人离老远就能听到,走路上楼就气短,还有高血压,脑血栓,嘴歪,一年得打两次点滴。从打十年前我妈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病症全好了。

我妈今年九十一岁了,什么药都不吃了。我妈家住六楼,现在都是自己上下楼呢。我们心里虔诚的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来源:明慧网

历史故事系列之孔子篇(二) 是文王显圣吗?

历史故事系列之孔子篇(二) 是文王显圣吗?

後人都赞叹孔子学琴专心致志,能够领悟乐曲的深邃内涵和创作,追求出神入化的演奏境界。但是,却忽略了一点……

上一集说,是不是孔子说错了什麽话,我们留在以後回答。 这一集我们继续随着作者的足迹去追寻孔子的神迹

记载:孔子师襄子学琴意思是孔子师从他的老师襄子学习弹琴。

《遥视问天机》的作者说:不少後人以为琴师姓师名襄,我看到他并不姓师,师是孔子以他为师的尊称,当时人就叫他襄子。 孔子一首曲子弹了十天,丝毫没有厌倦的样子,手法从生疏渐至熟练。 襄子说:可以进一步学新的了。

孔子说:我虽然学会了曲子,但是弹奏的技法还不熟练。再练一段时间,襄子认为孔子的手法已经很熟练,乐曲也弹奏得更和谐悦耳了,就说:你的技巧已经熟练了,可以往下学了。

孔子说:我虽然掌握了弹奏技巧,但还没领悟曲中志在表达的情感。又练了一段时间,襄子来到孔子家里,听他弹琴,被他精妙的弹奏迷住了。 襄子说:你已经把曲中饱含的情感都弹奏出来了,可以往下学了。
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 这句不少人翻译成:「孔子说:我还没体悟到曲子作者是怎样一个人。」
作者古金认为这种译法欠妥,因为曲子主要表达的是它要歌咏的对象,而不是作者本人。 再说,周文王是历史上被歌颂的对象,但没有史料表明周文王是个。 所以应该翻译爲:孔子说「我还没体悟到曲子歌颂的是怎样一个人。」 孔子执着地继续弹奏那首曲子。

一天,他遥望远方,神情肃穆,转而又显出愉悦的神情,象明志悟道一般。 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

就是说:「我知道这是在歌颂谁了。我看到他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目光明亮而深邃,好像一个统治四方诸侯的王者,除了周文王,有谁能够如此呢?」

此时襄子恭敬的离开座位,起身对孔子拜了两拜,说:「我的老师原来说过,这首曲子的名字正是《文王操》。」

後人都赞叹孔子学琴专心致志,能够领悟乐曲的深邃内涵和创作意境,追求出神入化的演奏境界。但是,却忽略了一点:孔子的描绘出了文王的形象,孔子是看到了周文王的形象了吗?是文王显圣了吗?还是因爲孔子精诚修乐而通神了呢。敬请期待看下一集。

後记本内容参照周天鹰《修乐精诚 辨音识神》一文,及古金着的《遥视历史问天机》一书的有关内容编辑而成。 本视频将跟随作者的足迹去探寻孔子的神迹。

来源:传媒



via 历史故事系列之孔子篇(二) 是文王显圣吗?

甘肃贫困县 举债6200万“造景造门”

甘肃县榆中举债建的两座高达28米、宽达145米的秦汉仿古城门之一。(截图)

大陆贫困县举债搞工程的事件不断。最近,国家贫困县甘肃榆中举债斥6,200万“造景”“造门”;陕西韩城在一景观提升工程中,总投资1.9亿元,其中,无实用功能的假山造价高达2,000元/平方米。被中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通报。

陆媒报导,上述关于甘肃省北入口环境整治项目的通报内容为:榆中县在栖云北路与312国道交汇处和栖云北路入城口处(间距不到500米)建设两座高达28米、宽达145米的秦汉仿古城门、一座大型雕塑以及两个远离居住区的景观广场,投入资金6,200万元(人民币,下同),平均造价达3,425元/平方米。

此次通报提及的秦汉仿古城门分为南北两座,分别于2017年6月和5月完成主体建设。北城门由城门和城墙组成,城门由城门、城门楼和四个阙组成。建筑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1.80亩),总建筑面积2,050平方米。南城门由城门和城墙组成,城门由城门、城门楼和四个阙组成。建筑占地面积2,250平方米(合3.37亩),总建筑面积3,300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在榆中县投资6200万元的北入口环境整治项目中,这两座相距不足500米的城门占到了4,200万元。

2018年7月,《兰州日报》一篇报导提及,榆中县结合北出口整治筹资4,200万元按秦汉风格修建两座城门,配套的蒙恬飞骑斥匈奴雕塑落成,建成了从县门到城区的宽40米投资12,487.85万元的迎宾大道……

陕西韩城一景观提升工程投资1.9亿

另一个被通报的韩城为县级市,位于陕西东部、黄河西岸。

韩城市在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建设中,刻意追求“鲤鱼跃龙门”的形象效果,建设超大体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总投资1.9亿元,其中,无实用功能的假山造价高达2000元/平方米。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被通报的项目总面积176,033平方米,其中绿化面积151,726平方米,土建面积24,307平方米。

其中,微信公号“韩城日报”介绍道,假山叠瀑区占地30亩,北侧假山高23米,南侧假山高20米,水系总长210米,南北两侧大型假山跌瀑寓意“龙关”,展现鲤鱼逆流而上,鱼跃龙门的情景,是韩城市最恢弘的假山水系景观。

相关报导曝光后,引发网民热议:“纳税人的血汗钱!这个情况全国都普遍有。”“面子工程,与画饼充饥一样。”

“看看有多少贫困的学生没钱上学的你们都不管,就拿的钱为自己做政绩工程,你们还有点良心吗?”

“表面看似‘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实质是腐败工程……”“我关心的是这些工程有多少回扣被当官的拿走了。”

不是一般的缺德,某些领导就是滥用权力贪污,办公楼像宾馆,学校像罗马古建筑,校长办公室就是总统套间。贫困县政府楼堪比白宫……”

中共的政绩工程

所谓政绩,是评判公职人员工作的重要标准。评论员梁治在《政绩工程原来是官员评判标准作祟》一文中表示,“在这样的评判标准下,许多官员不谋正业,醉心于做面子工程……”换句话说,也就是中共体制造成的。员李卫平曾分析了政绩工程与中共政权是共生共存的关系。李卫平表示:“只要中共政权存在一天,政绩工程就不可能消失。他们不会停止中央层面的政绩工程,也不可能真正令地方停止政绩工程,而且从来就没有真正打算这么做。”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



via 甘肃贫困县 举债6200万“造景造门”

陈破空:金正恩攀上川普,首脑峰会将再登场,选地大有深意,轮不到北京

作者:陈破空 来源:纵论天下youtube频道,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陈破空:金正恩攀上川普,首脑峰会将再登场,选地大有深意,轮不到北京

本频道订閲量莫名下降。诚请海外、香港和台湾华人点击订阅(Subscribe),只须轻动你的,就在频道或标题下方。破空鸣谢!

陈破空:攀上川普,峰会将再登场,选地大有深意,轮不到北京
如何加速观看YouTube?



via 陈破空:金正恩攀上川普,首脑峰会将再登场,选地大有深意,轮不到北京

中共建博物馆大潮 被称白象项目 无益百姓

《南华早报》1月20日发文披露,在的政策号召下,中国大陆各地近年来兴起建大潮,数千家博物馆在缺乏长期盲目建成后,既没多少展品也没啥参观者,被专家视为是昂贵无用的“白象”项目。图为港口博物馆。

《南华早报》1月20日发文披露,在政府的政策号召下,中国各地近年来兴起建博物馆大潮,数千家博物馆在缺乏长期规划盲目建成后,既没多少展品也没啥参观者,被专家视为是昂贵无用的“白象”项目。

文章引用专家的话说,这些项目实际上并没有给当地公众带来什么益处,而是被用来推动当地官员的政治生涯。

《南华早报》开篇举例说,本月就有一家博物馆建成。东部长兴县的以太湖为主题的太湖博物馆对外开放。这个七层建筑,由建筑师马歇尔·斯特拉巴拉(Marshall Strabala)设计。斯特拉巴拉曾参与迪拜知名的摩天大楼哈里发塔(Burj Khalifa)的设计。

该博物馆是长兴县近三年内所建造的第4家博物馆。根据浙江省官网的信息,太湖博物馆项目耗资2亿多人民币。

中共国家文物局上周表示,中国大陆的博物馆数量从1978年的349家上升到了五千一百多家,去年参观人数接近10亿人次。

然而,专家表示,大部分的访问量主要来自一些重要的国有博物馆,而那些较小的博物馆,很多是由当地政府建造的虚荣项目,既缺少展品也没啥参观者。

造价昂贵不实用的“白象”项目

上海纽约大学教授、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莱克莎·李(Leksa Lee)说,中国大陆近年来有数千家新博物馆拔地而起,涵盖广泛的主题,从历史、艺术、自然、科学到民间文化,但都没有充分发挥其潜力,这个已不是什么秘密。

李曾走访多家博物馆,但由于馆内没人,很多情况下灯都是关着的。她说:“在我的调查研究中,我独立访问了许多博物馆,我不得不请求工作人员陪同我,这样他们就可以为我把灯和多媒体装置打开。”

不只是人流量,李还表示,一些博物馆馆长向她哀叹馆内收藏品紧缺的问题。

李表示,在经济刺激和国家政策的驱动下,中国大陆的博物馆热潮往往是较大的地区发展项目的一部分。但是,许多博物馆的建造没有良好的设计和规划,促使行业专业人士批评它们是“白象”项目,旨在推动员的政治生涯,对公众没带来什么益处。

白象是一种罕见的苍白大象,也被称为负担之兽,需要精心的照顾和喂养。在传说中,暹罗(泰国的旧称)国王会将白象作为礼物赠送给那些他厌恶的人,接受者往往因昂贵的饲养成本而破产。

在现代用法中,“白象”往往象征花费巨大却难以产生利润或价值的资产,换句话说就是造假昂贵,却不实用的项目。

地方官员无规划盲目建博物馆

天津南开大学博物馆学教授黄春雨(Huang Chunyu,音译)说,许多博物馆都是应当地官员的要求建造的,缺乏长期的规划和预算来吸引游客。

“它们(博物馆)的情况令人担忧,这不是在短期内可以解决的问题。”黄春雨说。

根据中共国家文物局所所提出的2016年至2020年的发展规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博物馆的覆盖率达到每25万人拥有1家博物馆。

作为回应,地方政府已下令所有县都要有自己的博物馆。例如,根据去年3月发布的一份官方指令,在昆明,市政府要求每个下属县在2025年前建造至少两家博物馆。

黄春雨教授警告说,这类的命令很危险,尤其是对于那些不发达地区。“首先,并非每个县都有足够的文化和历史资源可供展出。其次,如果这个地方贫困,那就更不可能凭借博物馆来吸引游客,”他说。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报导



via 中共建博物馆大潮 被称白象项目 无益百姓

年关将至 济南6口之家遭灭门 恐怖真相曝光

济南市天桥区发生一起灭门惨案,35岁的男子柏某才,在6楼家中杀害家人之后放火,随即跳楼自杀。(微信图片)

中国传统新年将至,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发生一起6口之家灭门案。21日,该案背后的恐怖。警方查明,此案是35岁柏某才所为,他在6楼家中将自己的父母、妻子及两个儿子杀害并放火焚烧后,跳楼自杀。

根据济南市局天桥区分局官方微博1月18日晚通报,警方当日下午接获报警,有民众表示天桥某社区内有一名30多岁男子从6楼跳下死亡。警方到场后勘查,在该男子的家中发现2名老人、1名30多岁的女性和2名儿童的尸体。

据悉,两位老人生前已退休,平日主要照顾两名刚上小学及托儿所的孙儿,他们的儿子和儿媳分别在邮政局及教育机构工作。

死者的邻居透露,柏某才一家是济南章丘人,早于18年前已搬到这里定居,2名幼童只有3岁和7岁。邻居还称,柏某才的父亲为人和善,邻睦关系非常融洽,婆媳关系也很好,也没有听说柏某才有家庭纠纷。

现场一位目击者说,他是18日下午17时58分到达的现场,当时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有消防车在灭火。他赶到现场时没有看到明火,只看到楼上冒出白烟,整个6层已经熏黑了。

根据公安机构案情通报,柏某才生前曾频繁浏览治疗的网页,同时在其单位办公桌内,发现多钟治疗精神病类疾病的药物,以及其记录强烈悲观厌世情绪和对家人未来生活担忧的文字。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有网友评论说,低端族群压力重,不是自残就是伤人。

大陆灭门案频现

近年来,在类似事件频发。2016年9月,甘肃省阿姑村,28岁的年轻母亲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也服毒身亡。

据报导,杨改兰生前提到自杀原因说“把我逼的”。

当地村民说,“他们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头牛,可是两头牛主要是耕地的劳力,另一头牛崽子还没长大,这些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没有办法变现的。”

而当地官员将杨改兰的低保取消后,分给了境况比杨改兰好得多的家庭。

昭通是云南省最穷的地方之一,云南一位媒体人透露,当地一直存在严重的贫困问题,但官员为政绩需要大多弄虚作假。

2018年1月7日凌晨,云南昭通镇也发生一起杀子灭门惨案,造成3死4伤,户主李明华纵火后服毒自杀身亡。

据报,李明华家非常贫困,破旧的住房已有30多年的。两夫妇的3名子女都在外面打工,他和妻子在家种地,并照顾5个年幼的孙儿。

邻居们则称,李明华对孩子很好,十分勤劳,他平时和邻里的关系也融洽。

事发后当地官方全面封锁消息,禁止民众将这宗案件与甘肃省类似的杨改兰灭门惨案相提并论。

作家天佑说,官方担心舆论再次发酵,对案件进行封锁,凡是将这起人伦惨案比作杨改兰案的资讯都遭删除。

当今的中国社会,因社会阶层的两极分化,底层民众的贫困日趋突出,不断出现杀子灭门案。

来源:新唐人



via 年关将至 济南6口之家遭灭门 恐怖真相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