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六四真相:谁下的开枪命令? 北京不存在“反革命暴乱”

作者: 吴仁华

六四事件的是中共动用军队屠杀平民百姓。

1989年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吴仁华,六四事件爆发时“在天安门广场度过最血腥的一夜”。这一血的经历促使他写下了《血腥清场内幕》,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前夕,吴仁华曾出版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为什么要写这部书,吴仁华说,为的是查清六四事件的真相。他认为六四事件最重要的真相就是屠杀的真相,它核心的问题,就是动用军队屠杀平民百姓。吴仁华以目击者和历史文献学者的双重身份,经过多年调查,终于查明了戒严部队的情况。他在接受采访时详细介绍了戒严部队的番号,进京路线,进京以后尤其在屠杀之夜执行了什么任务。存在不存在开枪命令,开枪命令下达的方式,军警死亡的情况等等。

六四事件的真相

六四事件所谓的真相是什么?吴仁华认为,最重要的真相就是屠杀的真相。它核心的问题就是动用军队屠杀平民的问题。《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详细讲述了1989年六四血腥事件中进入的戒严部队的情况。全书35万字左右,把当时进京的每支戒严部队都以专门章节详加描述:包括戒严部队进京路线,进京以后做了一些什么?在屠杀之夜他们执行任务的情况。

戒严部队的番号

对于涉及六四血腥镇压的戒严部队的情况,中共官方在事后所谓平暴宣传的公开资料中,不仅对部队的番号保密,就是平时可以对外公布的部队代号也没有。

吴仁华经过多年搜集资料,利用考据学的专业知识,一一破解了戒严部队的番号跟代号,确定了戒严部队的驻地,进京的部队人数。

经吴仁华调查,执行北京戒严任务的共有14个陆军集团军。包括北京军区的24集团军,27、28、38、63和65集团军;沈阳军区的三个集团军:即39、40与64集团军;济南军区的20、26、54、67集团军;南京军区的12集团军。总共14个集团军。还包括一个直属中央军委的空降兵第15军,这是当时中共唯一的空降兵军,是中共当时最精锐的部队;包括北京军区的炮兵第14师;天津警备区的坦克第一师;北京卫戍区的警卫第一师跟警卫第三师;还有武警部队北京总队。14个集团军进京兵员并非全部,进京官兵人数在20万到25万之间。

开枪杀人的主要是38军和空降兵第15军

六月三号晚上到六月四日清晨,执行天安门清场任务的部队非常之多,由于担心部队会出问题,官方对此做了精心布置。戒严部队公开的任务当然是镇压学生运动,占领天安门广场,同时还要防止党内可能发生的政变跟部队的兵变。

开枪的部队一支是从西长安街进来的陆军第38军,还有从珠市口、天桥,前门向天安门南面进京的空降兵第十五军。其他的部队也开了枪,但杀人最多的是这两支部队。

谁下的开枪命令

许多人都非常关心六四之夜有没有开枪命令?开枪命令是如何下达的?吴仁华排除了各个陆军集团军擅自开枪的可能性,而是存在着一个明确的开枪命令。吴仁华手头就有十一个具体的资料可佐证:包括陆军第四十集团军军长吴家民少将亲笔写的东西,都提到了开枪命令,而且具体写到开枪命令是怎么接到的。

关于开枪命令下达的层级,这一命令不是从陆军集团军军一级,也不是跟着集团军进军的大军区的前线司令部下达的。吴仁华经过调查,确定开枪命令一定是经过邓小平同意后下达的。一则当时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并担任戒严部队总指挥的刘华清本身就是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另外两名副总指挥一名是当时的总参谋长迟浩田,一位是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他们完全是在中央军委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的直接领导之下。杨尚昆一直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他实际上是作为邓小平的代理人来管理军队。况且,在八九年学生运动的前期和中期,杨尚昆一直同情学生运动,而且赞同赵紫阳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主张。后来因为邓小平下了镇压的决心,杨尚昆当然是听邓小平的,就全力以赴执行戒严与清场的任务。所以,吴仁华认为,开枪命令是由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下达的。也就是经过邓小平的同意的。邓小平同意以后,经过中央军委,然后经过戒严部队指挥部,然后传达到各个集团军队军一级。

军警死亡的人数

关于军警死亡的人数,官方的说法就发生了三次变化。在1989年六月初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做了一个报告,他提到军警死亡人数是23人,其中武警10人,军人13人。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数字。但是很奇怪,几天后,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受中共中央委讬,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作了一个关于北京动乱和暴乱的处理报告,报告中提到的军警死亡情况反而变得很模糊了。他说军警死亡数十人。紧接着,当时的国务院秘书长袁木在六月六号的记者会上连这个模糊的军警死亡数字也不提了。他说军警和群众总共死亡了216人。就是说军警死亡数字从具体变模糊,最后干脆同死亡群众混合起来。

吴仁华表示,自己为什么要研究军警死亡的问题呢?这是因为中共政府在六四以后一直说,因为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军队才不得已开枪镇压。吴仁华对军警死亡数字的研究结论是:军警总共死亡了十五人,其中有两个武警。吴仁华分别列出了他们的军衔、死亡时间和死亡地点。

军警死亡的几种情况

十五名军警死亡的情况并不相同,第一种情况:三十八集团军炮兵旅的六个士兵,在六月三号夜里接到紧急命令,前往天安门广场运送防暴器材,由于车速过快在翠微路路口翻车,结果油箱爆炸,无法挣脱出来而丧生。

第二种情况:第二十四集团军少尉王景生,在1989年七月四号,也就是六四镇压一个月以后,在部队巡逻途中突然病发死亡。他的死亡通知书上清楚地记载着心力衰竭是造成死亡的重要死因。他的死也跟暴徒没有任何关系。

第三种情况:三十九军政治部少校,宣传干事于景禄是被戒严部队自己打死的。他是在1989年六月三号晚上跟着戒严部队向天安门广场前进的时候,部队受到了群众的阻拦。作为宣传干事的于景禄急于想到天安门广场拍摄清场照片,要对清场过程做一个记录。由于他立功心切,不听别人的劝阻,换穿了便装,独自向天安门方向前进,结果在途中中弹受伤,被群众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

以上八人的死亡根本与所谓的“暴徒”没有关系。另外只有七个人跟所谓的“暴徒”有关系。

北京不存在“反革命暴乱”

吴仁华对军警死亡情况的研究说明:第一,当时北京并不存在反革命暴乱。如果存在反革命暴乱的话,军警死亡的数目就远远不止这些。因为当时北京处于全民“截”兵的状态,就是无数平民上街拦截军队。在六月三号晚到六月四号凌晨,至少有一百万民众在北京市各个地方拦截向天安门广场前进的部队,在这么多“暴徒”截兵的情况下,部队死这么几个人是很难想像的。吴仁华举了一个例子:在六月三号晚间,六四凌晨左右,陆军第二十集团军步兵173团880名官兵被拦截在天坛公园东大门,其中有300名左右的官兵被拦截在这座公园东大门的一堵墙壁下面。当时该集团军当事人朱双喜署名文章写到:当时把300名官兵围堵在围墙下面的群众有六万多人。试想,六万多民众,如果说他们在暴乱,300名官兵的结局难以想像。而且在173团团长陈荣富上校的要求下,民众把进军途中受伤的11名官兵送到医院急救。吴仁华认为,这个例子反映了当时北京的基本情况:只要军队停止前进,老百姓不仅不会对他们施之暴力,而且会非常友善地对待。

开枪镇压在前,部分民众以暴易暴在后

那么,由此得出第二个结论:军队开枪镇压在前,部分民众以暴易暴在后。吴仁华说,他一直不否认,在六四镇压过程当中,有部分民众以暴易暴,用砖头,石块,木棍来对付那些杀人的士兵。但大家要认识到因果关系跟时间先后的关系。首先是因为军队开枪屠杀民众,那种伤亡惨重的场面激怒了部分民众,因为人毕竟是有血性的。还要提醒大家注意的一个情况是:这十五个军警死亡的时间,没有一个早于1989年六月三号晚上十一点。绝大部分都是在1989年六月四号凌晨左右。这就很明确地说明,这些军警是死在戒严部队开枪屠杀之后

吴仁华指出:戒严部队开枪是在1989年六月三号晚上十点钟。第一个死亡者叫宋晓明,他是航天部第三研究院的一个技术工人。他是在1989年六月三号晚上十点钟在五棵松附近中弹的。



via 六四真相:谁下的开枪命令? 北京不存在“反革命暴乱”

大陆封杀《权力的游戏》大结局 原因你懂的!

作者: 端木珊

热播剧《》大结局在禁播,引发“权游迷”的愤怒。《扬子晚报网》对此的相关报导说:“原因?你懂的!”(图片来源: Charles McQuillan/)

热播剧《的游戏》收官之际,中国独家授权播放平台以“介质传输问题”为由,没有如期上线《权力的游戏》的大结局。这引起众多中国“权游迷”的愤怒,外界认为,《权力的游戏》大结局无法在大陆如期播出的真正原因是不断升级。

按照原计划,《权力的游戏》收官之作应在北京时间5月20日上午播出。但在播出时间前一小时,腾讯突然宣布,因为介质传输问题,该剧第八季第6集无法如期上线,播出时间将另行通知。

腾讯于2014年买下《权力的游戏》版权,成为该剧在中国的唯一授权播放平台。从第七季起,腾讯视频与同步更新,实现“零时差”同步播出。

很多“权游迷”为了收看该剧,甚至购买了腾讯视频的VIP服务,每个月为此消费20元人民币,或者1年消费198元。据BBC报道,截至目前,《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在腾讯视频播放量达5.6亿,该剧全集在腾讯视频播放量为12.5亿。

在“权游迷”对大结局的讨论热火朝天之时,大陆的粉丝却因无法观看,而对腾讯的“技术故障”表现极为愤怒。有网友甚至怀疑“延播”事件与中美贸易战有关,“这也是贸易战的一部分么?”“难道接下来是中美断网么?”

《扬子晚报网》对此的相关报导说:“原因?你懂的!”

中国前《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权力的游戏》大结局不能在中国如期放映,毫无疑问与贸易战有关。

“因为不仅是这个,电视台现在晚上开始播那些老的抗美电影,什么《上甘岭》、《英雄儿女》。它当然是统一部署下来的。但是你想拿到它的证据,当然也不可能。它现在基本就是口头通知,也不会下什么文件,但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这个原因。”李大同说。

连日来,美中贸易战不断升级,中国媒体也开始对美国形成了强烈的舆论攻势,煽动中国民众的反美情绪。

上周,大陆官媒连续播出《英雄儿女》、《上甘岭》、《奇袭》、《铁道卫士》等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电影。与此同时,在美国取景或演绎在美生活的影片亦被撤档。原订于19日晚19时30分在东方卫视播出,以赴美留学为主题的剧集《带着爸爸去留学》被临时撤挡。由李易峰、江疏影、蒋梦婕主演的《我在北京等你》也疑因在纽约取景,被无限延期播出。

来源:看中国



via 大陆封杀《权力的游戏》大结局 原因你懂的!

自导自演的闹剧?河南丢婴事件发生戏剧性大反转

图为婴儿丢失事件中的涉事。(网络图片)

河南周口婴儿丢失事件日前出现戏剧性。陆媒报导称,事件是由涉事母亲“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此外,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一迪,被查出涉嫌该事件。

陆媒《新京报》5月20日报导,河南周口刘姓女子散步晕倒,导致4个月大的男婴被盗事件发生大反转。事件起因是男婴母亲刘某因婚外情、家庭矛盾,而和亲友“自导自演”的丢婴事件。

报导称,从官方渠道获悉,男婴的生父是安徽滁州在职员工王某,与刘某是高中同学,两人失联多年后通过好友李某取得联系,两人酒后发生关系致刘怀孕,在王某要求下生下男婴。后经两人多次谋划,5月16日,王某到刘家将男婴抱走,由李某送往郑州王某的姐姐家,刘某谎称散步时晕倒男婴被盗。

报导还称,刘姓女子和现任丈夫朱某也育有一子。

有网络爆料称,王某系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一迪。

5月21日凌晨,滁州军分区纪委发布通报称,网传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一迪涉及周口婴儿丢失事件,滁州军分区纪委正在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等。

另据滁州学院消息,2018年9月21日,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一迪上校等出席大会。这说明王一迪系上校。

目前,刘某、王某、知情人李某、王某姐姐均被采取措施;男婴母亲尚在,等哺乳期过后也将受到处理。

剧情离奇反转引发吐槽

而此前,在上述丢婴儿事件刚刚发生时,刘某曾报案,并称自己是因“蹲著的时间长,站起来的时候血糖低”而晕倒。男婴父亲也曾哭诉:“希望大家能动动你们尊贵的双手,给俺帮帮忙,在此跪谢了!在此跪谢了!”他并谴责偷走婴儿的人“良心太差劲,他不去抢救大人,连个120都不打,然后将俺孩子抱走了……”

此消息在网上传播后,很快引来媒体和各方网友,甚至部分明星的声援。

随后,警方和男婴家人悬赏五万元征集婴儿线索。三天后(19日),周口市公安局文昌分局通报称,婴儿已于19日凌晨被安全找回。

不过20日,上述丢婴事件竟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剧情大反转。这也是今年继中共高院法官“自盗卷宗”、成都七中学校维权家长由举报学校食堂使用霉变食品突变成“犯罪嫌疑人”后的又一个案情发生戏剧性大反转的事件。

有网民对此热议:“剧情反转太厉害,令人眼花缭乱”“军分区?这要是查实了,就太恶劣了”。“比电视剧还狗血的剧情,这下丢人丢到全国人民面前了,道德败坏的政委!”

也有网民针对事件离奇反转表达不满:“你们自己玩就算了,还要整个社会陪你一起玩嘛?”“浪费公共资源和人们的同情心。”

还有网民开玩笑地说,“开始以为是犯罪片,后来成了悬疑片,结果是家庭伦理片,现在似乎有趋势发展成反腐片。”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蕭晴综合报导



via 自导自演的闹剧?河南丢婴事件发生戏剧性大反转

关于china翻译成中国,还是中共的一些合理分析,请独立思考。

A: 首先,从逻辑上讲,我们中国就等于自己承认了代表了,而实际上中共不是中国人选出的,不能代表中国。

其次,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扞卫川普等一系列事情的正义性。如果我们翻译成中国,那中共求之不得,
正好把民族主义这杆大旗扯起来做虎皮。

因此,作为反对派运动,就一定要把中国和中共区分开来,除了明显地理上的翻译成中国外。其他一概以中共或中共代替。

彭斯彭培奥和参议员罗比奥,都一直把矛头直指中共政权而不是中国人民。

T: 上面说的很好,我补充一点:在国际上任何一个国家提及另一个国家的政府的时候,都是用这个国家的名称来代指的。比如谴责和制裁伊朗政府,都是用伊朗代替,而不会说伊朗政府。伊朗在这里就是指伊朗这个国家的政权(政府)。我们说伊朗、朝鲜、中国是邪恶国家时,也是专指这个这些国家的政权(政府)是邪恶的。这里不是在攻击这些国家的人民是邪恶的。相反,这些国家的人民是受到专制政权镇压的。但是,在一个国家内部,谈到统治者的时候,就不能用国家名称来代替了,而是必须明确指出(政府或或掌权的政党甚至个人,如朝鲜金家政权,而不是朝鲜劳动党)。因此,将美国政府提到的中国(指)翻译成中国政府或中共,比翻译成容易引起歧义的【中国】更准确。

来源:良知传媒



via 关于china翻译成中国,还是中共的一些合理分析,请独立思考。

江西90后美女任副县长引热议 背景遭曝光

90后杨沁任引热议(视频截图)

中共官场人事调整的潜规则再次受关注。市湖口县日前召开会议,出席会议的一名女副竟是90后,引发网路热议。今日(5月21日)有陆媒报导称,其父杨勇为九江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九江市金融控股集团成立于2018年2月2日,经营范围包括金融投资及咨询服务、类金融服务等,九江市对该集团履行出资人职责。杨勇任该集团董事长前,系九江市财政局副调研员。

据陆媒报导,杨勇的女儿杨沁于1990年2月,江西九江市人,2004年9月,14岁的杨沁进入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学习,2009年5月毕业获得大专文凭。毕业后杨沁进入九江银行甘棠支行担任柜员,2012年2月任九江银行甘棠支行客户经理。

2010年1月至2013年2月期间,杨沁在江西财经大学通过函授专升本,获得大学本科学历。

2015年4月,杨沁由九江银行甘棠支行调任九江银行大校场支行,担任行长助理。任职不到一年,2016年3月,杨沁调任九江银行柴桑支行行长助理。

2018年4月,杨沁调任九江银行营业部,担任总经理助理。今年2月,出任九江银行湖口支行行长,2个月后挂职湖口县副县长。

有网友表示,“连高中都考不上的人,不是说不能提拔但至少应该不是火箭提拔。”“查查她的背景!绝不是普通人的孩子!”

面对网络一片质疑,湖口县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杨沁工作10年,从柜员成长为支行行长,是否符合规定应由九江银行回应,县里只是在落实九江市委的要求”。

他称九江银行14名各县(市、区)支行行长挂任副县长,是九江市委的决定,并称此举是为了优化领导班子结构、提升中共政府领导金融工作本领的重要举措,云云。

九江银行回应称,杨沁在九江银行工作10年,从银行柜员成长为中层干部,符合该行人事任免规定。

其后,九江银行再度回应称,已就此事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严格按照有关程序进行调查核实,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此番二次回应引发外界质疑,舆论指出,“既然已表示符合人事任免规定,为何还要展开调查呢”?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杨正综合报道



via 江西90后美女任副县长引热议 背景遭曝光

中共大力煽动反美 网民:把官二代全抓回来

加强反美宣传、令民间反美不断升温。(网络图片)

在美中贸易战如火如荼之际,中共加强反美宣传、令中国民间反美情绪不断升温。有人嘲讽,考虑到中共众多红色后代在美帝,官媒煽动反美,这是不祥之兆;也有网民建议把拿绿卡的抓回来。

美中贸易战战火再次重燃后,中共调遣被宣传部门严密控制的中共官方媒体对美国发起声势浩大的宣传战。

除了党媒连番发动舆论轰炸,以“不怕打”,“奉陪到底”等强硬言论煽动民族情绪外,中共又重提“阶级基础”和“群众观点”,甚至要求高官学毛泽东著作应对贸易谈判。

与此同时,中共中宣部又下令全国各电视台,每晚要在黄金时段播放一部反美抗战电影,以“鼓舞抗美士气”。央视电影频道率先行动,16日起一连三晚推出三部1950年的抗美援朝电影。

在中共的煽动下,反美情绪急速升温。近日网上流传一张照片,一间中国餐厅拉起横额,以简体中文及英文写着:“本店即日起对美国籍顾客加收25%服务费(关税),若有不便,请咨询美国大使馆!”

也有江苏省连云港市检车站发公告,声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要求员工必须一同抵制美国,不要用苹果手机,不要吃麦当劳及到美国旅游等,违者开除。

还有一些被中共洗脑的中国在网上发起一系列“杯葛美国苹果公司”、“反美国”的行动,同时呼吁民众要支持中国货。

中国民间的反美情绪令舆论哗然,有人嘲讽,考虑到中共众多红色后代在美帝前线,官方这样式的煽动反美情绪,造成种族仇恨,这是不祥之兆啊。

也有人留言说“干脆把拿绿卡的高官孩子都抓回来”,也有网民调侃“应该鼓励大陆人公开摔坏苹果手机”、“先禁用电脑吧”、“不能用Windows”。

北京公民张宝成对自由亚洲表示,民间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很危险的,如果仍容许官媒不断发文批评美国,宣传所谓的爱国,煽动中国人对美国人的仇恨,很可悲,这种反美情绪不正常。

也有众多中国网民用反讽的口吻,戏谑中共的反美宣传。

这种反讽的网贴,最典型的一例是19日在大陆网络平台以图片形式出现的评论:“美国封了华为,我们依然是绝对赢家。因为我们早就把人家的google,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tumblr, quora, reddit, akamai, vimeo…等数千家公司给封了。

这些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可以顶几百个华为,相当于我们拿一块钱换了人家几百块,稳赚不赔。此外,我们想封谁就封谁,不用开新闻发布会,也不给任何理由,要是有人追问就拖出去打,这就是绝对的民族自信。

反观川普(特朗普)这种娘炮,封个华为还唧唧歪歪拖这么久,又开发布会又签署法律,就差敲锣打鼓了,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弱鸡样”。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眼下互联网上盛传的一些反讽中共的网贴,令中共穷于应对,也显示出贸易战对中共来说是场伤筋错骨的硬仗,官媒放狠煽动民族情绪加上重温反美抗战电影,除了自我安慰外,给人有点黔驴技穷的感觉。

来源:新唐人



via 中共大力煽动反美 网民:把官二代全抓回来

甘肃发文要官员过紧日子 民众先尝苦滋味

大陆网友调侃“”,早中晚三餐都吃红薯。(网络截图)

自从美中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共多次提出“共克时艰”和准备过苦日子,期冀承担贸易战的苦果。就在近日,中共甘肃省财政厅发通知,要求基层落实中央、国务院关于“”的通知。

受到美中贸易战影响,中国经济进一步下行,制造业转移、公司裁员、物价飞涨让民众承受难以承受之重。尤其在中共背弃承诺令贸易谈判破裂、美国对200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后,预料将令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一方面,中共不断通过官媒制造中国经济良好、消费力强劲、有潜能的舆论,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星期二(5月21日)发文称中国经济开局良好,韧性十足。

另一方面,中共甘肃省财政厅近期则发表出一份通知,要求基层官员落实中央、国务院关于“过”的通知。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网上流传的一份甘肃省财政厅下发的关于过紧日子的通知称,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有关要求,政府带头过“紧日子”等。

而自贸易战开打以来,已多次提到要准备过苦日子、紧日子。去年7月,中共党媒转发了大陆经济学家许小年在一论坛上的演讲,并在标题上预警“苦日子刚刚开始”。中共官媒还造出一个新词“共克时艰”,呼吁中国民众做好“承受一定边际损失”的准备,与政府“共克时艰”,准备过苦日子。

不过政府的要求遭民众打脸,网民纷纷表示,“有福你享,有难我当。还是那句话:凭什么?凭你的脸吗?”“那些让百姓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的人日子却从来没苦过!”民众并质疑中共借“共克时艰”之名,抢劫民间资产。

此前,当局也曾要求花钱大手大脚、债务缠身的地方政府过“紧日子”。去年12月,中共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中共财政部部长称,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稳定等任务,政府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压缩一般性支出。今年3月,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称,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要求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

然而,去年,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绍政因披露中共“公款养党”年消耗20万亿人民币而遭校方开除。

目前,地方政府的紧日子实行的结果未知,而中国民众却早已尝到苦日子的滋味。

5月17日,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高尚全在一个高层论坛上表示,“过紧日子”的主体应该是政府,对老百姓来说,要高高兴兴地扩大消费。中共专家还建议“一个人每天应该吃够一斤蔬菜和半斤水果”,被认为是经济下行之际鼓励扩大消费。

但不少民众却发现,自己连水果都吃不起了:“吃舍不得削皮了”,“‘水果自由’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近期,随着猪肉、鸡肉、鸡蛋、蔬菜物价飞涨,水果价格比去年同期也上涨了大约78%。

民众反映连水果都吃不起了。(网页截图)

有微博网友讽刺道:“老百姓更不敢也更没钱扩大消费,只能比政府更紧缩地过日子。政府要还政府债,老百姓六个钱包要凑首付还房贷,银行要加强金融反腐。除非央行妈妈能印个12,900万亿人为制造通货膨胀使政府债、银行坏帐和房贷变成毛毛雨,债务没了,人们才敢消费。”

民众担心,如果美中贸易战持续下去,居民生活消费品价格还会上涨,百姓的处境会更艰难。

贵州大学经济学院前教授杨绍政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因为我们国家和美国的贸易摩擦,肯定对中国的进出口会有很大的影响。而出口贸易收入是中国GDP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外汇收入减少也会导致经济下行,从而影响中国财政来源,百姓收入也随之大幅度减少。”

来源:大纪元记者梁义综合报道



via 甘肃发文要官员过紧日子 民众先尝苦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