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1日星期六

扒一扒吴小晖的岳父和丈母娘(高新)

长吴小晖被起诉后,有海外中文媒体刊登内容为“邓小平孙女婿被起诉震慑红色家族”的分析文章。文中说:具有“红色背景”的安邦保险集团前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被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的罪名提起公诉。同时安邦集团被保监会接管一年。从去年6月以来,中共保监会已派出工作组进驻安邦集团,进行了现场深入检查和监管,发现安邦集团存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而吴小晖作为邓小平婿的红色家族身份引发外界关注。,去年6月8日,吴小晖被带走前后,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与吴小晖签署了离婚协议。外界认为,北京此举是震慑“”及其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同时,当局要整肃大陆金融秩序。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这一案件有震慑“红二代”及其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金融寡头、行业寡头的意味。吴小晖可谓多个权贵家族的“白手套”,拿他“祭旗”可以震慑这些家族,保监会接管安邦则“断了他们的财路”,令他们无法利用财力与当局抗衡。

据香港01新闻报导,吴小晖被公诉,似乎昭示中共反腐将转向“红色家族”这个禁区。在中国商界,据称红色后代占据了“半壁江山”。曾有媒体称,中共红二、三代家属中有八成已经通过经商成为亿万富豪。报导说,早在去年6月,吴小晖传出被抓消息后,外界分析,北京就开始将目标指向红色后代。包括安邦在内,被传言牵扯红色利益的万达集团、复星集团、海航集团遭官方持续施压,要求放缓甚至停止海外并购的步伐。

据报,安邦于2004年在宁波成立,当时注册资本只有5亿元人民币,但在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的运作下,到2016年末总资产达到2万亿左右。

自从中共集团正式对外宣布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已经被提起公诉,保监会正式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并称吴小晖的安邦帝国已覆灭。与此同时,吴小晖三次婚姻,三次当〝驸马〞也被起底。而吴的岳父官阶更是一个比一个高,其中邓小平家族最亮眼。

现年51岁的吴小晖是浙江人,出身农村,做过三次〝驸马〞,岳父的官阶一个比一个高,他本人也越来越富。

按照中国大陆内地的公开新闻报道内容,吴小晖成为邓家孙驸马的时间就是2004年。

笔者发现,2004年对邓小平的二女儿邓楠的家庭来说可谓三喜临门。一喜是家里迎来了“精明能干、一表人才”的新女婿吴小晖;二喜是新女婿吴小晖成立了聚拢了一群红二代和红三代的安邦公司;三是升任丈母娘的邓楠被中组部正式宣布升为正部级。

百度百科对邓楠的介绍是:邓小平同志次女。1945年10月出生于河北涉县,四川广安人,197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0年3月参加工作,北京大学物理系物理专业毕业,大学学历,高级工程师。1979.10——1983.07,科委政策研究室、科技政策局干部……。1991.09——1998.03,国家科委副主任、党组成员……。2004.10——2004.11,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正部长级)……。

在此之前,邓小平家族第二代的第一个正部长级已经诞生数年。中共官方媒体提供的邓小平长公子邓朴方的简历透露:邓朴方:1975—1984年, 总参管理局服务处干部; 1984—1985年,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党组书记(副部长级)……。1991—2003年,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团主席、党组书记,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长(1999.12享受正部长级医疗待遇,2001.11明确为正部长级)…….。

吴小晖成为邓家孙女婿的第四年,邓朴方荣升副国级,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此乃后话。

关于吴小晖靠裙带关系从无名小商贩翻滚成中国巨富的故事,中国内地中国资金管理网刊登的《起底安邦吴小晖的三次婚姻》介绍说:吴小晖最早在温州平阳县工商局工作,娶当地官员女儿为妻,下海做汽车生意,挣了第一桶金。后攀上红通一号人物杨秀珠和杨秀珠的干哥哥,并通过他俩结识南怀瑾。此后又攀上时任杭州市长、后任浙江副省长卢文舸,吴离婚娶卢女为妻,后又离婚再婚,十年前再离婚又结婚。第三次婚姻的时间是在2004年。

2004年,吴小晖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娶比他小六岁的邓卓芮为妻。之后,吴小晖创办安邦保险集团并担任CEO和董事长。

吴小晖被中共对外公开宣布经济犯罪并起诉后,海外即有华文媒体不断替邓家撇清干系,说是邓卓芮“与吴小晖结婚未获邓家人认可”,大致内容是当初邓小平的外孙女下嫁吴小晖时,邓氏家族的长辈们曾一致反对,原因系他们获悉“吴小晖有特殊动机”,因此邓家未参与吴的任何商业活动。 报道援引“接近邓家人的消息人士”称:吴和邓并未离婚,但两人早已分居,故后来陆媒财新网等媒体报道吴邓“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而不是说离婚,是因为两人在法律上还没办理离婚手续。

更有离奇的外界报道称,多位了解吴小晖与邓家关系的人士则介绍,两人的婚姻不和谐,因此吴与邓家关系并不密切。吴小晖与邓卓芮早已分居,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并有传吴小晖去年6月被带走调查时前,两人已正式离婚。消息人士更透露,卓芮被吴小晖“气得要发疯”,更传出她患上严重抑郁症,甚至在寺院居住一段时间,计划出家做尼姑。卓芮的精神状态令邓家担心,一直没有公开这事儿。报道称,吴小晖在被捕后迅速受审,邓家人也支持习当局的这种做法。

仅从常识和逻辑角度判断,谁会相信整个邓家的掌上明珠,不但是邓小平夫妇生前最为疼爱,甚至也还是邓家长子邓朴方最为疼爱的邓家长孙公主会违背自己父母及整个邓氏家族的意愿和一个家族里认定是“动机不纯”的男人结婚?谁会相信明明自己就是吴小晖商业帝国掌门人之一的邓家长孙公主在自己丈夫失去自由之后才“气得要发疯”,而在此之前对自己自己丈夫利用自己也身置其中的商业帝国里的所做所为完全不清不楚?更何况整个邓家上下,无论是吴小晖的岳父张宏,还是吴小晖太太的两个姨父和两个舅舅们,哪个不是利用和吴小晖差不多的手段化公为私、巧取豪夺、一本万利、迅速暴富的?

笔者这里就先从吴小晖的丈母娘邓楠及老泰山张宏介绍起。

吴小晖的第三任太太,被吴小晖也学着邓家上上下下习惯昵称棉棉的邓卓芮上个世纪末在留学期间就对朋友说过她最喜欢开吉普车,因为她妈妈告诉她,她妈妈邓楠在战争年代的幼年生活就是在美国吉普车上度过的。这美国吉普车是“当年美国政府支援蒋介石独裁政权打内战,被邓小平的部队缴获的”。

进北京长大之后,邓楠同长她一岁半的哥哥邓朴方经历几乎完全一样,考进北京大学的时间比哥哥晚一年,“文革”初期与哥哥一样遭到造反派的关押和批斗。

后来成为吴小晖老泰山的张宏与吴小晖丈母娘同庚,在当年的北京大学物理系里,来自江苏泰州乡下,满口泰州土话的张宏一度与同学无法交流,同宿舍的男生没一个听得懂他说话的。好在当时给张宏当团支部书记的邓楠虽然从从未在江苏生活过却对张宏的家乡口音辩识力极强,不但为张宏担任了义务翻译,而且教授张宏普通话也很有耐心……。由此便奠定了 这一对男女的日后和未来

一九七零年毕业分配时,张宏主动向学校提出要和邓楠一起去艰苦的地方,于是学校把他们两人都列入发配陕西的名单中。此前,邓小平夫妇已被毛泽东和周恩来遣送江西南昌一家工厂“劳改”,临行前邓楠根本不知道,更谈不上见面。

一九七一年初,江西省方面接到中央指令,允许邓楠和张宏以工作调动的名义到南昌附近工作。这样,邓楠便成为五个子女中第一个正式回到父母身边的。

到邓楠满二十六岁的时候,邓小平夫妇为他们举行了婚礼,这也是邓小平和卓琳五个子女中的第一场婚礼。1972年11月,吴小晖的太太降生在江西新建邓小平的流放地,这是邓小平的第一个孙辈,当时的邓小平除了几个小时的“劳动锻炼”,回家后除了“天伦之乐”再也无所事事,所以幼年时的邓卓芮被外公邓小平抱的时间比被妈妈抱的时间还长。后续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扒一扒吴小晖的岳父和丈母娘(高新)

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中兴遭美封杀 大陆芯片业被点死穴 公司员工惶恐 预计不久将破产

作者: 良知媒体综合报道

美国政府对中国大陆中兴下达未来7年都无法对美采购元件,分析指出,此举打击到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死穴,也就是“设备进口”。

中国财经网站“华尔街见闻”引述国金证券TMT团队的报告指出,以中国半导体产业而言,最大的死穴在、封装测试、记忆体生产的设备进口,该团队估计中国晶圆代工封装测试,记忆体整合制造商有接近30%~40%的资本支出,是购买美国的半导体设备。

其中20%~30%的这些设备是短中期无法由其它设备厂的产品所替代,而这些晶圆代工和封装测试公司也有20%~30%的营收销往美国客户,双边禁令一旦发生,将重创中国晶圆代工和封装测试产业,未来3年营收获利影响超过30%。另一方面,中国本土半导体设备厂商、晶圆代工及封装测试厂商将大幅受惠。

市场分析,美国商务部的禁令,代表中兴往后将无法向高通(Qualcomm)采购晶片,预计订单缺口将由台厂补上。受转单消息激励,18日联发科股价大涨,盘中一度涨停,终场大涨6.47%或22元,收在362元。

不过,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对此持保留态度,认为联发科有很多美国专利,若联发科与中兴合作,美国恐下手干预,对联发科不见得有利。

外传中兴恐连Google的Android系统都不能使用,刘孟俊提到,未来与美国相关的知识产权都不能应用在与中兴通讯的合作,台湾厂商应没有便宜可捡,要发展5G只能与美国合作。

中兴通讯遭美国禁售通讯配件事件持续发酵。日前,美媒称,中兴通讯基本上被判死刑,预计不久将破产。中兴通讯也透露,现在公司内部人心惶惶,〝如果两个月内危机不能得到化解,中兴可能真的要倒闭了。〞

中国手机生产商中兴通讯日前遭美国政府制裁,7年内禁售美国芯片等一切通讯配件给中兴,事件引发大陆通讯行业震惊。业内人士指,这对在核心零部件上依赖美国的中兴通讯而言,这个做法无异于扼杀其生产。

针对〝封杀〞中兴通讯一事,美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瑞尔特(Will Reinert)表示,对于中兴的禁令目前没有扭转的余地或协商的空间,〝这是一个7年的禁令。〞也就是说,要严格地等到7年后才有望重启协商。

外界认为,美国对中兴的制裁,揭示中国科技企业高度依赖美国高端科学技术的实质。日前,美媒《福布斯》评论称,中兴通讯基本上死定了,预计会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

对此,中兴通讯内部一名员工在接受海外中文网多维网采访时表示,此次争端对公司业务上已经有很大的影响,〝就像外界所看到的那样,假如美国的决定已经坐实,封锁中兴长达7年时间,那基本上判中兴死刑。〞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兴员工也透露,现在中兴内部人心惶惶,方寸大乱,〝如果两个月内危机不能得到化解,中兴可能真的要倒闭了。〞

外界认为,中兴如果倒闭,华为可能也会倒闭,小米、联想等一系列企业都无一幸免。

中兴事件让外界看清,大陆目前在诸如芯片等高精尖行业领域,还处于空白区。面对这种现象,中国某科学院院士此前在一场会议中表示,大陆非常缺乏该方面的高精尖人才,很多人不愿意做基础性研究,而更多选择应用性质的研究。

中兴一名员工同样表达了对此现象的担忧,〝最近几年中国所有的社会和价值导向,就是追求高收益快回报。〞

〝可以说从上到下的产业结构和整个价值导向都可能存在问题。很少人关注实业。很多实业的投资的绝对值会很大,回报周期也会很长,在如此浮躁的社会,谁还愿意做那样的事情。〞该员工表示。

日前,美国芯片巨头英特尔已经宣布,将执行美国政府对中兴的禁令。谷歌公司旗下的手机操作系统安卓,可能也将加入封杀中兴的行列。

对此,谷歌公司方面表示,中兴受美国出口管理法律约束,如果想要向中兴出口软体,谷歌公司的出口许可证都不会被批准。而且这是〝即刻生效〞的。

外界认为,中兴遭美国严惩,实属咎由自取,一方面利用美国的技术赚钱,另一方面又违反美国的制裁令,暗中对伊朗、古巴和朝鲜出售产品。

美国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兴曾向伊朗提供设备和技术,帮助伊朗政府建设〝防火墙〞,监控伊朗民众。

另外,同样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中国大型技术公司华为表示,在华为未来的规划中,美国市场将不再出现。

17日,《纽约时报》报导中兴被罚事件时提及,除中兴之外,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目前也在美国面临着是否违反对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禁令的调查。

华为和中兴都有官方背景,被高度怀疑在出口产品中安装后门,替中共从事科技

早在今年1月,美国电讯巨头美国电话电报(AT&T)宣布切断与华为的所有商业联系。2月美国共和党两名参议员提出议案,禁止美国政府购买和租用华为及中兴通讯生产的设备。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via 中兴遭美封杀 大陆芯片业被点死穴 公司员工惶恐 预计不久将破产

宾州大学研讨会揭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来源: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在位于美国费城的著名常青藤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举办了一场“器官强摘与全球器官黑市研讨会”。作为主讲人之一,世界著名的加拿大律师、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研讨会上深刻揭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本次研讨会主办单位是宾大肾脏疾病筛查和认知计划(PennKDSAP),联合发起人还有《宾大生命伦理学报》(Penn Bioethics Journal)、蒂米全球健康宾大分会(Penn Timmy Global Health)、宾大器官移植研究所(Penn Transplant)和宾大医学院肾脏科(the Renal Division of the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麦塔斯在为被强的受害人争取权利方面有丰富的法律经验,在器官黑市方面也有广泛的实地调查经验。他与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自二零零六年开始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调查。他们搜集了大量的独立调查证据,并发布了多个调查报告和出版了书籍,证实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后被杀害。在近一个小时的中,麦塔斯向近百听众介绍了什么是法轮功、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以及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并特别详细介绍了他们收集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确凿证据。

麦塔斯说,为了掩盖官的真相,多年来中共对他不停地威胁和恐吓,并千方百计阻挠他在世界各地的演讲。例如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等地演讲时,中共操纵的中国学生会和孔子学院等就进行破坏干扰。麦塔斯还提到:“一次有人从中国给我打电话说:‘你现在所做的事已经威胁到了你的生命,难道你不害怕吗?’当时我回答他说,‘如果你不喜欢我说的强摘这些事,那你应该去制止中国国内的强摘罪行,而不是想着要刺杀传播消息的人。’”

师生关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麦塔斯的演讲激起了听众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极大关注。在演讲结束后,他回答了现场听众的许多提问。

在被问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现状时,麦塔斯回答说:“中国的情况很复杂又不透明,但我们认为某些方面现在变得更糟糕,因为我们看到器官移植数量在增加,但体制却没有真正的改变,仍然不透明。掩盖的行为在继续,甚至更严重,更难发现。每次我们找到一些数据线索时,很快就消失了。我们看到的是更严重的掩盖,更多的器官移植数量。所以我认为情况在恶化。”

“结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的罪行最终还是要靠中国人,但外部给中共施压也有作用。”麦塔斯在回答听众问题时说,“例如将涉及活摘器官的人员定罪;允许民事起诉中共和在中国参与活摘器官的人员;严格移民法,防止参与活摘器官的人员入境;对器官移植游客进行统计记录;要为病情咨询、医疗文件处理、术后关照、开药物处方、协调合作、研究责任等建立伦理标准。这样会让中共的所作所为现形。”

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现在受到世界的广泛关注,这让麦塔斯非常欣慰。他说:“现在知道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当初只有我和乔高两个人在做,现在有很多人在参与。这非常令人鼓舞。”

“我们必须去创造我们希望的未来。”

当天研讨会的另一位主讲人是宾大器官移植研究所医学主任Roy Bloom教授。他的报告内容包括:全球和美国肾脏的短缺情况、等待换肾的臃长时间、等待换肾病人的死亡率和发病率、如何增加捐肾人数等。

在回答问题时,Bloom教授说:“中国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生和专业人员,如果想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或向国际刊物投稿,应该要求他们签署公开声明,保证其研究绝对没有用非法的移植器官或死刑犯。”他说这样或许会有助于减少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宾州大学研讨会揭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封杀内涵段子 意外火了《在人间》

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正式逮捕

维权律师余文生
维权律师余文生

记者/主持人:田溪

4月19日,余文生被徐州检察院批准,由徐州公安局正式。涉及罪名是“罪”和“妨害公务罪”,现羁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2018年1月20日,余文生被北京市石景山警方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刑拘后,一直未获得律师会见。其合法会见权利遭粗暴剥夺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认为,余文生无罪!

“我从家属的角度,我看到的余文生没有罪,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人!”

许艳揭露官方违法,一直不准律师会见。

“从他1月19日,‘妨害公务罪’失去自由,后来又涉嫌‘煽动罪’,这两个罪名都没允许律师会见。就是从1月19日失去自由到现在一次都没让辩护律师会见,他如果以‘煽动’,律师会见需要 办案机关批准的话,那之前也没允许律师会见,这个就不合适了。而且办案机关也不是说一定不能会见,只是需要它批准,但是实际上已经3个月了,一次都没让律师会见。”

许艳也担心余文生的处境,尤其是他有没有受到酷刑。

“家庭的困难肯定很多,但是我和孩子都会勇敢的去面对!我还是更加担心余文生的情况,希望在徐州看守所里,他的权利能够得到保障、不要遭到酷刑、希望办案机关能够依法办事。”

中国公安大学法律系资深法学家、中国问题专家赵远明表示,律师为当事人辩护是他的职责,在战场上医生还要为敌方的伤员治疗,那也是医生的职责。

“就跟医生一样,人家有病,你给他看病,这有什么罪?对吧,因为你在战场上即使给敌人看病,也是医生的天职!因为他救死扶伤嘛,所以律师执行他工作上的职务,这个没有罪。不管他怎么辩护,那是他从法律上自己的看法。”

赵远明认为,律师辩护的观点符不符合法律,由法官判定,有理你可以听,无理也可以不听,但是你不能定律师有罪。

“律师是执行他的职务,而且这种职务是法律赋予他的权利。他要通过考试获得律师资格,这个律师资格是国家赋予他的权利!他可以从事这项工作。所以他在从事工作当中,你对他的辩护内容有什么看法,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你不能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你等于违法追究律师的责任,你这种行为是违法犯罪!”

舆论认为,余文生为天津法轮功夫妇周向阳、李姗姗辩护,有理有据的辩护迎来了法轮功学员的赞许,也遭到了当局的不满,以种种借口开始了石景山分局和司法局对余文生的迫害和刁难,其态度和做法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江泽民将来如何下场历史自会公论,追随者的下场自己掂量!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via 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正式逮捕

官场又添亡魂 黑龙江副市长深夜坠亡

大庆市副市长冯忠宏于19日晚间在家中坠楼身亡 网络图片
副市长于19日晚间在家中坠楼身亡 网络图片

记者/主持人:董筱然

陆媒今日报导,省大庆市警方4月19日晚22时18分接到报案,在高新区祥阁花园有人坠楼。警方到场后,经医生确认,坠楼者当场死亡。经查,死者为大庆市副市长冯忠宏。

警方称,目前已经排除他杀,对相关情况正进一步开展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49岁的冯忠宏是山东巨野人,黑龙江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研究生毕业,1993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中共杜尔伯特县委常委、副县长;中共肇源县委副、县长、县委书记;中共大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除上述冯忠宏外,据媒体梳理,从2012年11月到2016年7月底,中共已有1235宗党政军官员自杀事件,自杀身亡782人,其中广东、江苏、北京、辽宁、河南、安徽有超过百名官员自杀身亡。

而且在自杀的这些官员中也不乏级别高者,如前中共军队总政治部主任张阳、前中共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刘小华等。

官方对这些“自杀”官员给出的死因,多数是官员压力大、患有。不过,香港东网曾刊登评论文章认为,官员工作压力大而选择自杀的理由显然说不过去,这只是官方的借口而已。按理说,官员是不应该自杀的,因为即使涉及腐败,但现在官员被判死刑的极少,在此情况下,理性的选择是活着,可谓好死不如赖活,活着还有减刑的机会。

然而,一些官员却不愿苟活,而选择了自杀,这是为什么?有评论从经济学角度对此作了解释,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消除罪证,保护同僚;二是保护家属的部分既得利益,以一人之死保住腐败所得和家族利益,对贪官来说,这个买卖划得来;三是免受侮辱,保护名声。当然也不排除还有被“自杀”的可能。

本文标签:, , , , , , , , , ,


via 官场又添亡魂 黑龙江副市长深夜坠亡

陈破空:网络强国,强国人!网络墙国,墙国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作者:陈破空 来源:纵论天下youtube频道,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陈破空

2018年4月20日

陈破空:强国,强国人!网络,墙国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陈破空在线禁书

本文标签:, ,


via 陈破空:网络强国,强国人!网络墙国,墙国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