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星期六

中共北斗全球化与“太空丝绸之路”的疑虑

Beidou's coverage is expanding rapidly, with more than10 satellite launches in2018

中共星期三(9月19日)晚发射两颗北斗导航卫星,与此前发射的北斗三号导航卫星进行组网。2020年,北斗将拥有35颗卫星,覆盖全球。仅在今年,中共就发射超过10个中国媒体称之为“前所未有的密集发射期”。

不过,苹果公司本月发布的依然不支持北斗系统,中共官媒称,这一选择背后“不排除有政治原因”。

“太空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最初是为中共军方设计,以减少对美国主导的GPS的依赖。

以北京为例,33500辆出租车、21000辆公交车已安装北斗芯片,实现北斗定位全覆盖。根据中共政府的目标,到2020年所有新车都将安装北斗芯片。

中共越来越热衷于向世界其它地区提升其技术实力。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总设计师杨长风向中国媒体表示,到2020年左右完成全球组网后,北斗系统将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将与美国GPS系统的水平比肩,甚至更好,将向全球用户提供“好用、管用、实用”的导航定位服务。

北斗的扩张野心与中共的对外政策相互结合。到2018年底,北斗将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打造“太空丝绸之路”,目前北斗已经覆盖沿线30个国家,包括巴基斯坦、老挝和印度尼西亚等。美国媒体担忧,这些国家若加入“太空丝绸之路”,会变得依赖中共所提供的太空服务,将令北京对其政策具有更多影响力。

英国皇家国防安全联合服务研究所亚历山德拉·斯蒂辛斯(Alexandra Stickings)向BBC表示,中共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扩大影响力。

斯蒂辛斯说,中共取得太空领导权的很大一部分是拥有一个可以与GPS抗衡的全球导航系统。美国可能会拒绝GPS用户访问某些区域,比如在战争状态,因此拥有自己卫星系统的主要优势是不依赖其他国家提供卫星服务。

目前,还有另外三种卫星导航系统——俄罗斯的格洛纳斯(Glonass),欧洲的伽利略和美国的GPS。由于英国脱欧后可能无法使用欧洲的伽利略系统,英国也在考虑建立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

迟迟不装北斗的iPhone

在中国北斗导航系统的芯片已经广泛应用在中国公司出品的手机中,比如小米、华为和一加等。但苹果占据着五分之一左右的市场份额,却在9月12日发布的最新款iPhone中依然未兼容北斗。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随即称,苹果公司不支持北斗系统“可能是出于商业考虑,但也不排除有政治原因”,认为此举是对中国消费者的“不友好”行为。

然而分析人士称,苹果很在意中国市场,不太可能因政治原因而违背中共政府的要求。比如,为了遵守中共于2017年6月开始实施的《网络安全法》规定,苹果将中国大陆用户的iCloud全部交由贵州的中国数据服务企业服务。

虽然苹果承诺保护用户的隐私权,但iCloud的备份数据是否会受到中共官方监视和窥探的批评和质疑一直未消退。

来源:BBC中文网

本文标签:, , , , , , , , , , ,


via 中共北斗全球化与“太空丝绸之路”的疑虑

川普再施压:是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时候了

周五,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将于7月9日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递补7月31日退休的大法官肯尼迪。(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根据大纪元网站2018年09月21日讯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在近日宣布对2,000亿中国商品加征新一轮后,美国总统川普()周四(9月20日)再次对媒体表示,中国(共)对美国的伤害已久,该是对中国(中共)采取强硬立场的时候了,暗示贸易战不会很快结束。

“该是对中国(共)采取强硬立场的时候了,”川普周四晚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我们别无选择,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它们(中共)在伤害我们。”

彭博社称,这暗示,贸易战不会很快结束。

目前的确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川普准备退出贸易战。新闻网站Axios的斯万(Jonathan Swan)和艾伦(Mike Allen)此前报导说,川普向政府官员和国会明确表示,与中方的贸易战是一个长期项目。

一位政府官员告诉Axios,“总统全力以赴,100%(重点)在中国。”

川普最新宣布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从明年起,税率将上升为25%。川普称,已经准备好另对价值2,670亿美元中国制产品实施另一波关税,这样涵盖几乎所有剩下的消费产品包括手机、鞋和衣服。

北京官员担心,川普的最新关税是美国与中共展开长期竞争的标志,这将使其经济受到冲击。而川普最新的评论及川普政府内对华鹰派占上风的局势只会加剧中共这种担忧。

四名知情人士透露,川普政府对最新一轮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10%的关税措施并未安排豁免程序,与前几轮关税措施做法不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已经证明其决定是合理的,因为美国政府在关税率上调之前,给公司3个多月的时间,将供应链从中国出去。

美国之音引述《大西洋月刊》报导,尽管美国政界和商界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仍有争议,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家均对中共在贸易方面的做法表达过不满。

今年3月,民主党籍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过去20年里美国试图通过与中国(中共)对话来寻求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是错误的;民主党籍舒默(Chuck Schumer)日前表示,他支持川普对中共的强硬。

参议员康宁(John Cornyn)表示,在川普政府下,“我们最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应对中共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这一威胁已经大幅增长。”

康宁还说,他相信,中国(共)是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中,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构成最大挑战的国家。

有分析认为,关税之争只是美中经济摩擦的一个开始。据美中国际商会的调查,在受访的美国公司里有30%正在寻找中国以外的供应商,20%在考虑把工厂搬离中国。#

责任编辑:林妍

信息来自大纪元网站报道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9/21/n10731722.htm

来源:良知传媒

本文标签:, , , , , , , , , ,


via 川普再施压:是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时候了

大陆新闻解读569期完整版

作者:大陆新闻解读 来源:大陆新闻解读youtube频道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大陆新闻解读

569期完整版

本文标签:, ,


via 大陆新闻解读569期完整版

中共当局发动“灭教运动” 要求基督徒放弃信仰听党话

作者: 民生观察–>


最近两三年,教发动全国性打压,各地掀起强拆十字架、教堂事件,抓捕教会牧师和信众,毁教事件每年数以百计,受影响信众粗略估计以千万计。2018年7/8月间,当局相继在河南、安徽等地施行“强迫信众放弃信仰”、“承诺不”、“听党话”等政令,尝试进行宗教信仰行政性强制干扰,以期达到驱逐以爱宣扬普世价值已在全国遍地开花的基督教之目的。

近期,全国打压教会重灾区浙江温州传出消息,当局强制要求民众承诺与基督教切割,受影响群众几乎涵盖除儿童以外的所有人。据温州匿名人士透露,这次“灭教运动”首先从”吃财政饭”的事业单位开始,包括学校、等单位。教书育人的学校教师首当其冲被要求“表忠心”,或放弃信仰基督教,或承诺不信教,同时包括不向学生灌输、宣扬有关基督教一切资讯的承诺,并誓言跟党走、听党话。

温州当局还向中学生发放个人(家庭)基本信息登记表,要求学生如实填写父母等家庭成员的基本信息,最着眼的就是“宗教信仰”一栏。温州地区乐清某中学董老师(基督教徒)向本网透露,当局开会指示教师向学生发放基本信息登记表的同时,还要求教师们细心引导学生将家庭成员中大人是否信教的情况进行如实填写,并将此项任务作为教师年度考核的项目之一。

温州当局还将“灭教运动”的人群扩散到基层群众,除了事业、国企、集体企业等单位的职工外,社区居委会、农村村委会等基层群众也包括在内,居委会书记、村支书等基层干部则作为责任人落实此项政治任务。从消息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当局要求民众填写统一印制的“不信教”声明及需要本人亲笔签名和摁指纹,并要求其他家庭成员签字,所属社区(村)支部书记签字、盖章,还要求填写声明时拍照或摄像,最后由乡镇建立档案汇总。

另外,浙江多地家庭教会(查经班)受到骚扰和威胁。据宁波信众李小姐透露,今年以来屡屡受到自称宗教局人员的恐吓,要求不准再去家庭教会做礼拜,并以工作、家庭等相威胁。临海Z先生告诉本网,自己常去的查经班最近一直遭到派出所和社区的捣乱、威胁,上个月曾经发生查经班聚会期间被人为断电的情况,还有一次不明人士竟然将发出恶臭的垃圾丢在门口,想吓走前来查经的教友。

网友刘先生认为,当局决意要消灭基督教的目的很明显,主要是源于暴政极权与普世价值的格格不入,此举同时亦昭示中共逐渐意识到的统治危机。强制要求信众放弃宗教信仰,承诺不信教,跟党走、听党话,无非就是心虚作祟。从上述做法可以看出,当局不惜利用连坐、捆绑等形式来达到统治的目的,可见日落西山的政权苍白无力的一面。





本文标签:, , , , , , , , ,


via 中共当局发动“灭教运动” 要求基督徒放弃信仰听党话

金正恩“羞辱”中国人 牵出中共卖国秘密

领导人文在寅于当地时间9月20日一起登上有朝鲜〝革命圣山〞之称的中国)。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于20日一起登上白头山(长白山)。金正恩说:羡慕我们,因为他们到不了天池边。此番话再次牵出当年中共为笼络朝鲜,将长白山部分领土割让给朝鲜的内幕

《联合早报》报导,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于当地时间9月20日一起登上白头山(中国称长白山),并于10时20分许抵达天池。

登顶后,文在寅说:〝好些韩国人从中国方面登白头山,但我决定不去,我要在自己的土地上登上去……今天愿望成真。〞

金正恩说:〝中国人羡慕我们,因为他们到不了天池边,但我们可以。〞〝我们应该借天池边的历史新章,在南北之间写下另一段历史。〞

白头山是朝鲜的叫法,是指长白山脉,也是中国十大名山之一,以神山圣水而闻名于世,有〝关东第一山〞之称,是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三江的发源地。

长白山山脉主峰在吉林省中朝边界上,是一座休眠火山,山顶有火山口湖——天池,周围环列十六座高峰,最高的山峰叫〝白头峰〞,天池像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雄伟的长白山群峰之中,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积水最深的高山湖泊。

长白山和天池自古以来为中国领土,中国元、明、清直至民国时期,天池完全在中国疆域之内,连朝鲜、日本都承认。这一点它们制定的古地图有明确标示。

但在1962年10月12日,在平壤和金日成秘密签订《中朝边境条约》,将长白山天池附近1200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割让给了朝鲜。

在目前中共公布的所有档案中,没有任何涉及这次边界谈判具体内容及结果的资料。

2014年,黑龙江作家关守中在〝白头山血统〞一文中讲到,1962年居住在长白山天池附近的居民及四个林业局接到命令,放弃世世代代经营的田地、林场、渔场,把长白山天池的一多半,和南坡几百平方公里的宝地割让给朝鲜。

林业职工和居民们个个抓心挠肝,跺脚咒骂:〝这是哪个混帐王八蛋,竟干出这种断子绝孙的勾当?〞

据《安图县志》记载,原安图县境内的神武城划归朝鲜,边防部队驻军〝神武城警卫连〞奉命立即撤出。

当年参与中朝边界议定的延边朝鲜自治州州长朱德海,在文革中,受到红卫兵的残酷迫害,被骂〝卖国贼〞,连从鸭绿江中国一侧登上白头山山顶的公路都出卖给了朝鲜。

文革后,朱德海获得公开平反,平反文件澄清了割让领土的责任在上级。

史料记载,上世纪60年代初,中共与苏联交恶,经济陷入困境,周恩来进行卖国的〝领土外交〞,紧锣密鼓地和周边小国签订领土条约,换取所谓的稳定环境。

第一个签约的是缅甸,中共做出了重大让步,在当时引起民主人士和云南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普遍不满,中共下了很大功夫做安抚工作,周恩来亲自到云南去解释。

虽然周恩来把缅甸问题作为示范效应,向周边国家宣扬〝友谊〞,出卖了大片领土,但周边国家并没有因为中共割让领土而与中国友好。

1964年朝鲜和中共签定协定,1965年下半年和中共翻脸;中缅友谊也仅维持6年,1967年缅甸出现排华潮,中共驻缅甸大使馆官员都被缅军枪杀。

国际舆论嘲讽:中共出卖领土〝赔了夫人又折兵〞。

来源:新唐人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via 金正恩“羞辱”中国人 牵出中共卖国秘密

文昭:比P2P更大的金融爆雷正在发生!川普对中央军委“定点打击”

作者:文昭 来源:Youtube频道,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文昭

本集视频内容的音频(在线播放和下载)、以及文字稿请见文昭的会员网站:www.wenzhao.ca
任何与使用网站有关的问题请发邮件到wenzhaocomment@gmail.com
我们的客服人员会帮助您

文昭:比P2P更大的正在发生!川普对军委“定点打击”

本文标签:, , , , , , ,


via 文昭:比P2P更大的金融爆雷正在发生!川普对中央军委“定点打击”

内幕:中共如何蚕食联合国人权体系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9月发表的报告指,中国(中共)长期游戏在中,尤其是过去几年来,中国(中共)已从传统上的防守姿态转变为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作为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决议案都是覆盖具体的直接行动,但布鲁金斯学会报告说,近两年来,中共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人权领域促进合作共赢”以及“享受所有人权”等空洞表白,却堂而皇之进入联合国人权决议案中。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皮科内(Ted Piccone)长期跟踪中共在联合国的人权事务。他表示,这些中共短语背后隐藏了更深层的意图,那就是中共有领导国际秩序的野心,并试图重塑国际人权惯例。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成立于2006年,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前身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UNCHR)。

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内保存的联合国旗。(戴兵/

中共欲夺取世界人权的最高话语

报告将中国大陆(中共)在国际人权体系中的角色归纳为三个阶段: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之前,中共鲜少出来说话;从1989年到2013年,中共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变得活跃,频繁为自己和趣味相投的抵制人权批评;2013年后,中共更加主动地推进“自身”对国际规范和人权机制的解读。

中共对联合国安理会不断增多的行动似乎是其更大范围内国际战略的一部分。自2017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共加剧屏蔽国际上对中共侵犯人权行为的批评,同时,它也加快在国际上“兜售”其对主权和人权原则的解释。

在2017年6月,人权理事会通过中共提出的决议、宣传发展对“享受所有人权”的贡献后,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指,通过该决议是“世界人权话语的重大转变”,是对西方人权垄断的一次挫败。

到现在,中共又引入了其所谓的“共同未来和相互尊重”、“在人权领域促进合作共赢”的言辞,外界讥讽后续是否推进加入诸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词汇。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日内瓦主任费舍尔(John Fisher)质问说,“这是对谁而言的合作共赢?”他表示,中共决议案是落脚在国家之间的合作,但没有对个人人权、公民社会团体角色或人权理事会监督侵权行为做出对应表述。而个人人权、公民社会团体角色以及人权理事会的监督侵权行为才应该是讨论的重点。

皮科内表示,中共是利用一切机会曲解人权以保护自身系统。“它们的兴趣在于宣扬(中共)自身的系统,而它们的系统并不符合普遍适用的人权。”

他表示,中国(中共)在人权方面正在进行长期的游戏,逐步地蚕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与人权理事会、联合国,甚至联合国以外的机构,将它们锻造为对中共有利的工具。

“关注中国人权联席”2013年到中共驻港外交部抗议,要求各国勿让打压人权的中共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潘在殊/大纪元)

两步战略党文化用词背后的企图

皮科内指出,中共在人权领域有两步战略。一方面,中共阻止国际上对其压制人权记录的批评,另一方面,中共用所谓的“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内政”的言论,削弱国际人权组织的准则、透明度和问责制。

报告指,这种表面无害的短语在国际关系话语中其实隐藏了更深层的含义,那就是中共希望强化国际上认同其对“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内政”原则的解释,这样既可以破坏国际人权监督机制的合法性,还可以避免其遭遇“名誉受损”或引致制裁,亦同时削弱国际上对和独立媒体的保护。

中共使用的“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内政”两个短语,它们的真正含义是:我做没做错都与你无关,不允许你批评,目的是阻止国际上对中共恶劣的人权记录进行批评。对这两个短语的解读,可参考“漫谈党文化(13):干涉中国内政”。

瑞士大使泽尔伟格(Valentin Zellweger)曾警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纳入的中共措辞可能削弱国际法与实践的基本原则,并对促进和保护人权构成持久障碍。

“(中共的)这些做法并不新鲜,但需要警惕的是中共官员正在采取的更主动策略、开始进行更多的大规模运动,意图重塑国际人权体系的规则和工具。”皮科内写道。

蚕食人权理事会党文化用语进入提案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1948年多国签订的《世界人权宣言》,人权是一种普世价值,不受任何地域、主权限制。中共的党文化被纳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共侵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现状。

报告分析了2016至2018年中共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七次具体投票。其中五次中共作为共同提案国的,希望削弱对“保护公民”的国际认知以及强化中共“不干涉内政”等原则,都以失败告终。

举例说,在2016年3月22日中共提交的修正案中,以15票赞同、21票反对、10票弃权闯关失败。该修正案试图用“从事促进和保护人权的个人、团体和社会机构”取代国际公认的“人权维护者”一语,同时还改动了一些关键词汇,比如:将人权维护者的“重要活动”改为“合法活动”,换句话说,强调政府有立法权、可限制民间的人权活动。

但是中共独立提出的两个修正案,将人权理事会的“发展”、“人权”概念改写为中共话语体系中的术语,却得到人权理事会的高票通过。

例如:中共在2017年6月20日提出决议“发展对享受所有人权的贡献”(the contribution of development to the enjoyment of human rights),虽然使用了“发展”这一貌似进步的词汇,但去掉这两个字之后,发现决议案的内容是取代人权的固有概念,改为指,尊重人权取决于“以人为本的发展”、并依赖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

也就是,人权与发展水平挂钩,天赋人权要用国家的发展水平来衡量,其潜台词是人权标准是可以降低的,如果一个国家发展程度低,所以人权要求就可以低。

这项决议以30票支持、3票反对以及13票弃权过关,遭到美国和两个欧洲国家的强烈反对。

布鲁金斯学会的皮科内亦警告说,中共的人权系统不符合普世价值,“我们正以全新方式进入一场意识型态之战”。

纽约联合国总部院内的雕塑。(戴兵/大纪元)

中共用经济对他国施压它要说了算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治下的中国变得更具破坏力,外界担忧,中共是想要拧转70年来国际上对人权制度化做出的努力,而人权机制一直被视为联合国系统的第三支柱。

鉴于中共的大战略以及其向全世界推广中共模式,报告指,中共很可能利用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和软实力,不仅在国内和国外阻止大家批评其人权状况,还要向外传播它的歪理(“不干涉内政”和“国家主权”),这些举措“将对国际人权秩序产生可怕的后果”。

首先,报告指,尽管很难收集到中共给他国施压、要求他国改变投票立场的实际证据,但有迹象表明,与北京有重要经济和政治关系的国家更可能主动噤声、避免对中共恶劣人权记录给予批评。

一位欧洲外交官告诉人权观察,“非洲国家严重依赖中国(中共)的援助,谁也不敢对中共说一句批评的话。”

据悉,中共正在联合国内部组建联盟,主要是拉拢那些容易受到北京经济和政治压力影响的发展中国家。

报告发现,美国2016年3月提出一项批评中共人权的联合声明,但部分国家拒绝签署或者弃权不发声,是害怕中国(中共)报复。

报告指,有充足的证据表明,中共正开始在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和贸易国伙伴中使劲,试图用这些国家帮助中共塑造对其有利的国际人权体系。

甚至连美国的传统也抵挡不住。在2018年3月,中共独立提议的“互利合作”决议,有13个国家,主要是欧洲国家投了弃权票。报告分析说,即便这些国家投票反对,该决议仍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通过,至少这轮投票结果表明,连欧洲国家都选择避免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受到中共的关注(报复)。

美国是唯一一个对该决议案投反对票的国家。与会美方代表说,这种“感觉良好”的语言是“旨在让专制国家受益、而牺牲个人的人权和基本权利”。

美国一直对中共提出的侵犯人权决议和修正案投反对票。虽然美国于2017年6月宣布正式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但仍由美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负责参与理事会运作。

美国退出理事会不代表出让人权

美国驻联合国新任大使黑利(Nikki Haley)表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未能有效捍卫人权、不可接受。她还点名批评委内瑞拉、古巴、中国(中共)、布隆迪和沙特阿拉伯等破坏了人权理事会的既定目标。

黑利强调,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并不代表放弃人权承诺,或拱手出让人权话语权。

9月的最新报告也指出,虽然美国退出了人权委员会,但美国国会仍可通过继续为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和其它国际人权机构提供资金,并向他国施加压力来加强人权事务参与,同时美国国务院和其它政府机构也要发声、反对中共削弱人权理事会制度的企图。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如其前身、人权委员会一样,因让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成为成员国一直广受批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由全球47个国家组成,理事会成员国每届任期3年。其选举程序是由成员进行不记名投票,若某一国家获三分之二以上票数就入选,而联合国不对该国的人权记录进行审查。

在面对人权理事会对成员国侵犯人权保持沉默,美国一直试图推动改革、重新设计投票系统,在未获响应的情况下,川普(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6月宣布正式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这不是美国第一次批评人权理事会。早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06年成立时,小布什政府就抵制加入,原因与川普政府相同。当时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是博尔顿(John Bolton),他目前是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

在2009年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时,美国才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2年,美国连任当选人权理事会成员。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内幕:中共如何蚕食联合国人权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