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8日星期二

传未死病人被火化 武汉超级病毒患者从医院打洞出逃

来源:良知媒体


殡仪馆招工,条件是不怕鬼,胆子大,其实炉里的叫声不是鬼,而是没有死去的人。

武汉殡仪馆急征搬运工 传焚尸炉里活人惨叫

网友们纷纷留言:
“太恐怖了!”
“人间地狱!”

“我相信它们烧了许多活人!”
“这看得人头皮发麻,地狱空荡荡魔鬼。”

“武汉同事说他们那边还没咽气的就给拉走了”
“放弃抢救的例子太多了。何况这么危险的病原体。那些深度晕迷而放弃抢救的还少吗?”

因为缺医少药,中共各地新增“救治”新冠疫症病人的临时医院,被指“死亡集中营”。日前有传多名确诊病患打破隔板出逃,引来全国党媒紧急“辟谣”。

2月16日,网上热传一个微信聊天截图,来自一个名为“东南医院第二批医护战友群”的群聊。其中一名群友先发了一张图片,显示一张病床边的隔离板墙体上有一个洞。另一人询问“病人呢?”发图片的群友回复称“跑了,王医生去抓了。”

网传聊天截图显示,湖北有病人打破隔板出逃。(网络图片)
传播该聊天截图的人,给图片配上文字称,“东南医院有确诊患者跑了”,还有人说“跑了8个”。

随后有党媒证实,此事发生在湖北省孝感市东南医院。爆发后,该医院被孝感市中心医院接管,改造为疫症病人收治点。

从上述聊天截图可见,被打穿的墙体只有一层隔离板,显示或是临时搭建的病房。

党媒“辟谣”报导称,这里“只收治疑似病人”,并称“只有一名精神病患”逃跑。该病患逃跑前“做过两次核酸检测都呈阴性”,“被抓回后经肺部CT检查排除新冠”,已转往精神病院。

如果该党媒报导属实,显然足以“完全平息民众恐慌”。但党媒没有解释,为何此人“两次检测阴性”都没有被释放,以及为何出逃后才匆匆“经CT检查排除新冠感染”。

目前湖北是重疫区,孝感市更是湖北省疫情最重的地区之一。当局在政治高压下,正采取各种反人性的严厉手段。网传视频指,当地人员挨家挨户钉死“重点家庭”的大门。

中共防疫的另一个核心手段就是“强制集体隔离”,即建设各种所谓“隔离中心”、“收治点”集中隔离病患。其中缺医少药,更无有效治疗手段,外界普遍怀疑,中共本意就是让这些人在里面自生自灭,防止他们继续传染他人。

网传视频显示,许多被强制隔离的人纷纷向外界求救,有人在绝望中精神崩溃。

一名患者在医院隔离室精神崩溃,打碎玻璃想逃走。
目前,全国党媒都在极力“维稳”,防止民众“情绪失控”。











via 传未死病人被火化 武汉超级病毒患者从医院打洞出逃

2020年2月17日星期一

网传视频:湖北全省开启封闭模式…所有商铺封门 小区封门

抗击新型
全省开启封闭模式,老百姓不能进、也不能出。所有商铺封门,封门。老百姓上街一律强制
评:今天封湖北,明天就会封全国。让整个社会停滞状态,让整个将来得不偿失。财匮力尽,民不聊生的日子还远吗? pic.twitter.com/6zQpVnkPyE

— 王美琳 (@CLdQVZJkjDB2aMa) February 17, 2020



via 网传视频:湖北全省开启封闭模式…所有商铺封门 小区封门

党媒煽情出笑话:出生20天婴儿问 妈去哪了?

不到20天的儿子问爸爸:妈妈干嘛去了?示意图

新型冠状病毒(武汉)疫情持续扩散,中宣传部要求媒体报导有“正能量”的疫情故事。有媒体报导说,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儿子问爸爸:妈妈干嘛去了?引发一片嘲讽。

中共不顾民众死活掩盖武汉疫情真相,导致病毒扩散全球,中共则封城,封小区,封家门,封楼、封口、封网、封死讯应对疫情,同时,粉饰太平欺骗国际社会。

中共领导人前下令做好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工作,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中宣部也将“疫情防控宣传”列为目前重点项目,并要求媒体多报导有正能量防疫故事,加强舆论引导。

2月15日,大陆媒体《华商汉中》,在头条号刊刊登一篇题为“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却主动申请投入抗疫一线……”的报导,描述三个抗疫一线的所谓感人故事。

报导中的其中一个疫情故事中,讲述一名在工作的王姓女子,因疫情爆发,她申请回来上班,出门前她将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儿子哄睡之后,要丈夫送她回医院工作。

王女的丈夫经过7小时的长途驾驶回到家后,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竟开口问“妈妈干嘛去了?”

上述报导引发众多网友嘲讽:“出生20天的孩子会说话,太神奇了!”

“天下奇观:厉害国的双胞胎出生20天就会讲话!”

“我还以为20天的孩子脐带自己一剪,然后上前线了”

“各地都封路,他怎么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回开十几个小时?”

不少网友扒出中共拍报的抗日剧嘲讽中共造假无底线:“日剧:我死去的爷爷说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原台词:我爷爷8岁就被日本鬼子杀害了!”

“中共总喜欢告诫人民:不传谣,不造谣,因为这是它们的专利!”

来源:新唐人



via 党媒煽情出笑话:出生20天婴儿问 妈去哪了?

武汉小区被封买菜难 市民网上诉苦

封城后,武汉市民戴口罩到买菜,货架上的菜被一扫而光。

肆虐,疫情爆发地武汉及大陆众多省市都采取了封闭管理,小区被封,公寓楼被封,村落被封。尽管当局声称为为市民组织生活物资配送,但不少反应,当局封了小区,却并没有提供购物买菜的配套措施,年前准备的囤积粮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不少人挨饿。

2月16日,武汉网友“八荒以后”在微博上发帖称:“前几天我们三五天没出门,家里没吃的了下去买菜,因为之前就还挺正常平时囤的也不多。结果对象下了楼物业不准出,说封锁了。我赶紧搜新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通知武汉小区全面封锁,大家都去抢东西了。当然什么也没买到,物业也不准我们再出门了。今天两个人抱着哭,一把挂面撑了两天,实在没吃的了。猫粮也买不到。”

这名网友还称,“App Store里能下的买菜app我全下了,不是瞬间约满就是补货中就是临时休息。这是前几天出去超市里的大米。连大米都被抢空,遑论蔬菜了。封城以来更是一次水果没有吃过。我们单位还是防疫重点单位,捐了一个多亿的设备和非常多的工程师,每天都是无休地上班。但真的没有受到一点点的善待。没有人来排查过我们,没有人通知过我们封城,没有人通知我们小区有人感染,没有人通知过小区被封锁禁止出行,没有人告知怎么一次性买回全家一周需要的口粮,没有任何物流可以派送邮寄,也买不到口罩酒精消毒液。”

(微博截图)

湖北荆州网友“是最美的小袁啊”:我们这也是,今天突然通知全部封闭不准出门,问的人怎么购买物资,也没人回复,家里的菜还能支撑几天,但是对几天之后的生活很迷茫。

湖北孝感网友“吴邪xy”:我们这早就不让出门,也没有社区来管报备需要的东西,已经吃了十天土豆了,都是之前囤的,封城那天想着米最重要,然后所以除了米没力气拿别的了,现在偶尔有喇叭在下面统一配送菜,只有一袋袋蔬菜,几根黄瓜莴苣就50,其余的什么都买不到,泡面,泡面多好吃啊,可泡面根本买不到。

(截图)

2月11日凌晨,武汉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最新通告要求,发热不得跨区就诊,而且即日起武汉市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消息一出来,立刻发生大量民众到超市前排队抢购的一幕。

网传一位湖北媒体人的帖子:“昨天中央指导组暗访,看到武汉部分超市人潮汹涌地排队抢菜。说: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再让武汉人关一年也没用!”但更多市民反应,去超市买菜的被逼无奈。

武汉网民“徐小西”反映:不是我们想冒死出去买菜,政府里面不作为的人太多了,我们小区已有确诊和疑似病例了,但我们的楼栋却没消毒、封控,我们每一次出门就是在搏命!我们只能在“”与“病死”的两难之间,冒险选择一个。

武汉网民“武汉炸吧哥”反映,“市政府只宣布了封闭管理,却没有给出如何购物的答案。他们只管严厉封闭,不管市民如何采购的问题。我们怎么买米买菜?封闭管理我们支持,可大部分小区至今既没有组织配送,那我们吃什么?要吃饭就得出门买米买菜,而小区又不准我们出门。于是,武汉人再次陷入了一个谜一样的死循环。”

“年轻人可能还知道用app网购点菜(实际上很难抢到),可是不会玩手机,电视上的鸡血报道也看得多,于是第二天,大量的武汉人开始冲击小区门禁,大量涌入超市抢购。须知,超市是密闭空间,抢购人潮加大了病毒传播可能性。”

网民“甜筒嘛嘛”说:我是武汉的。说良心话,哪个敢出门?哪个想出门?哪个不怕死呢?这么多天了,吃喝的问题都是自己解决自己的,政府没给予一点帮助。我们从来没有吃到过各地捐赠武汉的免费菜。每天都是自己上网找群想办法团购点菜,网购物资非常短缺,经常抢购不到东西,超市我们又不敢去。

“我爹妈正对面就住着确诊病人,父母年纪大了,吓的大门都不开的,更不谈出来买菜。这种情况换谁都不敢出门,二老屋里连菜叶子都没得了,我难受的一晚上都睡不着觉。今天一大早,我强行冲岗出去买了一堆菜,从一楼一点一点用绳子吊上楼给父母。心酸啊!我总不能看我爹妈饿死吧!政府部门,你们封闭管理,也得给我们安排一下吃喝问题呀,不解决吃喝配送,难道要我们封闭在家里饿死吗?我自己都觉得武汉群众太可伶了!”

网民“娄倩”说:政府出台一个政策(封闭小区),然后又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生活物资配给),搞得老百姓措手不及,手忙脚乱,胡思乱想。我家就是这样,家中老年人真的是蛮固执,我都已经要骂人了,但我妈还是要出门买米买菜,她说没有吃的怎么活?我也无语。

网民“2245懒”说:我们不买东西会饿死,出门又怕传染,思索半天,传染还有可能活下来,而饿死就毫无疑问了。

网民“2202玺”介绍说,我们武汉人从封城那天开始,就待在家里想着,为了防控,坚持不出门,不出门!不出门!但是,人总要吃喝吧?这都封了20多天了,家里的存货早就没啦。然后政府又半夜里出个封区的限令,前期又没有做相应的配套…

请问,这千余万的武汉人怎样解决吃饭问题?我们这个片区网上平台又不配送,超市也不配送,只有靠自已住在附近的朋友帮助团购,完了偷偷串门隔空抛物弄点食品,而且朋友们团购也要30份起送,这团购也要团几天才成功,还要送货还要等几天,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冲进超市买点东西,那我们吃什么呢?

我住的是老旧小区,没有物业帮忙,全靠自已想办法,我的亲友现在普遍都一天只吃两餐饭,以节省物料。还有,现在超市里也不像从前那样什么都有,你到超市去晚一点,就连青菜、方便面都没有啦。去趟超市能买的,可以吃的东西,我们都会都会饥不择食的采购。我们武汉人真造业!真是很烦恼!

武汉超市工作人员“陶然自若”说:武汉领导都有谜一样的自信!武汉的老人们都有金钟罩护体?在超市工作的我,每天看到一波又一波的老人,他们排大半个小时的队,却只能买到几个萝卜一把青菜,我真是想爆粗口!政府不首先解决生活物资问题,封闭管理这不是逼人挨饿吗?

武汉网民“艳子693”说:政府既然出台封闭管理,那么就请处理好每个小区的物资供给问题,不然这么久的隔离防疫,会因为购物难而功亏一篑。今天,我们小区就有人为了出去采购,冒险冲岗,与守门的防疫人员发生了冲突。其实,小区居民也不愿意冒险出门啊!他们出去是为了购买生活物资,若不是采购食物,谁会在这个节骨眼谁会往外跑呢?

武汉市民“阿娇燕”反映:我们在家已经窝了22天了,平常过年前家里都会囤很多干粮,但也架不住这么长时间不能出门去采购。网上app的菜都抢不到,前天加了两个买菜的群,今天买到了一包蔬菜,送到小区门口的,价格上涨不少,但贵点也无耐接受,实在不敢去超市,去的早了人太多,怕传染,去的晚菜都卖光了,还要搭上本来就没几个的口罩库存。

被困武汉网民“绛燃”反映:我是湖北黄冈的,我一个人被滞留在武汉的单位宿舍里。2月11日,我起个大早跑去中百超市排队买菜,跟一大群爹爹婆婆抢一棵大白菜没成,最后我只抢到几个土豆。反正跟大家一样,现在的任何状态看着都挺让人着急的,政府也没有安排生活物资配送,也不知道我囤积的食物够我吃多久,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据最新报导,武汉所在的湖北省再次加强防疫措施。湖北周日(16日)宣布,全省城乡所有村组、社区、屋苑及居民点实行24小时最严格封闭管理,所有非必须公共场所一律关闭,一切群众性聚集活动停止。

来源:大纪元



via 武汉小区被封买菜难 市民网上诉苦

【疫情最前线】军管扩大 蝗灾进逼

大陆武汉失控,更多城市实施战时管制,中南海附近几乎沦陷;复工后已有4家公司发生聚集性感染,中共政局混乱。祸不单行,疫情汹涌下4000亿只蝗虫正直逼新疆。

武汉肺炎失控,实行战时管制城市陆续增加,中共政局混乱,习政令难出中南海,中南海附近几乎被疫情沦陷;复工后已有4家公司发生聚集性感染,习想要复工困难重重。大疫肆虐之际,4000亿只蝗虫直逼中国,有指这是“王朝覆灭前兆”。

【疫情最前线】军管扩大 蝗灾进逼

武汉女子泪流怒吼

网络流传影片,有武汉女子录制视频,流泪怒吼,指责武汉肺炎是因为中共政党斗争而有计谋发出来的,牺牲的是平民老百姓。

她哭诉自己的家人父母在家里等死,没有人关心平民老百姓的性命。她含泪表示支持香港、、西藏独立,从而摆脱的邪恶手爪。

她痛诉在中共腐败的政权下,没有一个人可以自由发声。她亦爆武汉有大量人在里没有病床和医药,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讲的全部是假的。

她最后表示革命肯定会牺牲。她知道自己发声会带来人身危险,但自己已经不能忍受了。她要站出来发声,哪怕牺牲。

【疫情最前线】军管扩大 蝗灾进逼

“战时管制”城市越来越多央媒低调

疫情越发失控,在大陆开始实行“战时管制”城市越来愈多。

湖北省继十堰市张湾区、孝感市大悟县、黄冈市浠水县,相继于13日宣布实施“战时管制令”后,湖北荆州市洪湖市也于15日凌晨宣布,自15日零时起实施战时封闭管理,所有社区、乡镇不得让与疫情无关的车辆通行,居民均不得擅自离开家中。

之前湖北十堰张湾区发布战时管制令,是大陆第一个实施“战时管制”的地区,引爆网上舆论,但未见中共两大党媒新华社、人民网报导。

该区副区长肖旭通过当地媒体《十堰晚报》宣布这个决定,所有楼栋一律全封闭、居民一律禁止出门、所有闯卡者一律拘留……并称,让我们一起再居家坚守14天。

管制措施原则上以14天为一周期,视全市及张湾区疫情防控效果,予以提前解除或持续实施。

大纪元记者经过谷歌搜索引擎发现,中共两大党媒新华社和人民网都没报导。

但《北京日报》的时政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对此报导提出了几个问题:作为此次疫情中全国第一个战时管制令,它有哪些特点,是怎么产生的?当地情况到底如何?官方实行该措施,想达到什么效果?

湖北官场清洗之际推出战时管制区

2月13日,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出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出任武汉市委书记。

大陆全国首个战时管制区宣布节点正好在新旧高官交接之际。北京一名红二代向大纪元记者介绍,一般这种湖北省内区级的行为都需要申报省一级批准,省决定不了才会上报中央,按时间来看,这应该是湖北省前任省委书记批准。

政令难出中南海上海武警异动

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令中国的经济更加雪上加霜,当局连日来不断向地方政府企业发出复工指令。中共所处窘境就是习近平政令已经很难出中南海。武汉疫情已造成事实上的地方割据和地方自治。

习近平三令五申催促复工,11日上午,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共发改委在发布会上推出九项措施,要求企业尽早恢复生产。虽从2月10日中国各地开始陆续复工,但仍有很多企业宣布暂缓开工,多个省市的交通停运,封路等管制措施仍在持续。

湖北十堰市的张湾区,是第一个实行战时管制的县级行政地区。张湾区长公开挑战习全面复工的动员令——坚决抵制急于复工复市的利益冲动。

武汉肺炎疫情延烧至今,造成了事实上的地方割据和地方自治,维护习近平已不再是地方官员日常口号了。习号召全面复工,遭到中南海其它派系和地方官的强烈抵制,“抗疫第一”是反习势力最大政治正确。不复工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将对习权威带来毁灭性打击。

包括上海武警异动,据“央广军事”报导:上海武警总队驱车上千公里赴山东日照运防护服,将5000件防护服押运回沪,前后总共用时28个小时。

这个新闻首先释放资讯就是,中央政府对地方省市已经失去控制,不然上海地方政府就不需要派遣武装部队押运防疫物资,显而易见,这些防疫物资会遭到其它省市武装力量的抢劫和扣留。此前已经发生云南大理扣留他省物资的案例。

重点是,上海市政府出动武警部队,属异常情况,因为上海市委和市政府是没有权力调动武警部队的。

2017年12月,中共中央决定,自2018年1月1日零时起,武警部队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自此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无权调动武警部队。

消息:中共想牺牲湖北人保中共核设施

一位与中共比较接近消息称:湖北十堰张湾区作为大陆全国首个战时管制区,小地方大动作,现在战时状态发布,会慢慢在湖北各市试行,然后整个湖北战时状态,扩大到各省乃至全国战时状态。

中共要保最后防线“小三线”,小三线是重庆、成都和绵阳,里面物资很多,还有核武器。湖北武汉作为前线和后方的边缘。湖北的后方被称为“小三线防线”,已构筑四十年,目的是防御美国攻击,绵阳更是核武基地。

而习近平现在想开工,各地不听,是因为企业想开工又怕负担。现在企业根本不可能开工,要开工要跟当地行政最高书记签约,出事情由企业负担整个医疗费用。

北京中南海附近几乎被疫情沦陷

如今武汉肺炎病例已在中南海附近遍地开花。从网络流传的搜狗疫情地图可以看出,北京市原崇文区的各个街道都有肺炎确诊病例,几乎都沦陷了,最多的一个街道隔离9人。原宣武区也情况不妙。

搜狗疫情地图,感觉已经遍地开花了。 pic.twitter.com/U1kpk5kSZ8

— 念詩之王 (@C0tihSRGi836onQ) February 14, 2020

复工后陆已有4家公司发生聚集性感染

大陆复工后,攀钢重庆钛业2例确诊新型肺炎,整个公司封锁隔离;苏州一企业员工身体不适,传200多人隔离;娄底水泥厂员工确诊141名密切接触者被集中隔离观察;山西某电厂生产技术部主任疑似感染新型肺炎,该厂26名与其密切接触人员被安排居家隔离。

可见复工有风险,疫情形势依旧严峻。

4000亿只蝗虫直逼中国

近日,东非肆虐的沙漠蝗虫数量持续激增,有近4000亿只,已越过阿拉伯海入侵印度和巴基斯坦,距中国仅有一步之遥。目前,巴基斯坦已有3亿人受到威胁,印度也因灾情严重宣布撤军请求停战。

2月15日,有多个中国网友在推特发布视频称,“蝗虫先头部队疑似抵达新疆边界”。祸不单行,大陆武汉肺炎至今仍处于失控状态,又要面临蝗灾威胁。

蝗虫已经到新疆,中国网友还一顿猛猜测蝗虫翻阅不了大山。。。。 pic.twitter.com/qkAJwrqRzq

— 武汉普通人 (@Onebtcer) February 15, 2020

相关专家表示,迁飞性害虫繁殖力极强,一旦发生,几亿甚至几十亿成群迁飞危害,很难有有效的防治办法,“随着大陆农村城镇一些土地撂荒、环境治理滞后导致杂草丛生,这些成为蝗虫理想的生存之地,这是中国蝗灾发生风险所在。”

有网友调侃道:“不要怕,中国有虫脸识别,直接边控就可以阻止反华势力入境了。”亦有网友指出:“所谓人祸未了,真正天灾来了。”“全都像天遣共产党先兆,鼠疫,猪瘟,武汉肺炎……”“一个爱百姓的政权才可招吉避凶,当政者还想不通吗?”有网友预测:“王朝覆灭景象。”“巴基斯坦和印度被吃光,国际粮价会飙涨,中国是粮食进口大国,肯定要倒楣。”

FAO:若失控恐致毁灭性灾难

11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向全球进行了预警,蝗灾会带来严重的食物短缺,以百万计的人将需要食物救济,控制事态或需要好几年。如6月旱季前得不到控制,蝗虫数量可能增加500倍。FAO副总干事Maria Semedo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各国必须立即联合采取行动,蝗虫不会等待,它将铺天盖地而来并制造毁灭性灾难”。

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迁徙害虫,而沙漠蝗虫是最具破坏性的一个种类。每平方公里的蝗虫数量可达1.5亿只,每天能飞行150公里,一天之内能吃掉3.5万人的粮食。《国家地理杂志》亦将此次灾情描述为有如圣经出埃及记中的蝗祸情节(like something out of the Book of Exodus)。

来源: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



via 【疫情最前线】军管扩大 蝗灾进逼

中共官媒造假 “中国加油”照并非出自武汉

一张为疫区“加油”的图片,却被中共国家级通讯社“调包”了。(网路截图)

一张出自山东寿光为疫区“加油”的图片,却被中共国家级通讯社张冠李戴“调包”了。对此有网民表示:官方媒体不用负责,8名医生说真话却遭惩罚。

2月15日,中新社官网报导称,“武汉迎来降雪。武汉一小区雪地里书写着巨大的“中国”字样,还画有一只紧握的拳头。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报导后,有网民指出,媒体所报导的这幅照片并非来自武汉小区,而是山东寿光一小区创作,地点和时间都是错误的。

16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图片原创者王寿中先生,他说,他接到不少好友发来的消息,称他的作品被冒用在了武汉,地点和摄影者都被篡改。王寿中说,“虽然都是为了都是给中国加油打气,但这种工作态度却不对!”

一张为疫区“加油”的图片,却被中共国家级通讯社“调包”了。(网路图片)

王寿中家住山东寿光美林景苑小区,这几天,他都呆在家里,没有出门。2月15日早上七点过,小区里下了一夜的雪,这让他有些兴奋。于是,他独自下楼,在楼下的一块广场上,王寿中先是用脚在地上踩出一个大致的拳头团案,然后又在中间位置配上“中国”二字,整个雪中“作画”大概画了20分钟左右。

为了给媒体印证巨幅“中国加油”照片是自己创作,他发来小区广场的现状,以及从不同角度拍下的照片,花台与停靠车辆,都能与原作对上号。后来,广场上的这一幕场景被起床后的业主们拍下来,发到了业主群。一时间,王寿中创作的这幅图案在网上火了起来。

中新社将报导同样的照片时,将创作地点改为了武汉一小区。该报导得到不少媒体的转发,但有网民评论道,图片涉嫌被盗用,出处和坐标都是错误的。

还有网民说:“中新社记者张畅请出来走两步”,“这就是官方媒体,瞎说八道张嘴就来,造假还不用负责,李文亮等8名医生说真话却遭惩罚。”

中国新闻社,是中共统战部主管的一家以对外报导为主要新闻业务的国家级通讯社。

近年来,“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已经成为中共官方应对突发事件的主打宣传口号。但不少“”都成为现实,而“官谣”却频频爆丑。

中共当局为了洗白方仓医院犹如集中营的负面形象,近日竟然让“患者”通过现身说法,除了她首先“感谢党”之外,还称在医院里面过的太好了,住得都不想走了。

有网民讽刺说:“她的治好了,脑子却坏了。”还有眼尖的网民发现,这名分享出院心得的女患者,与一次隔着玻璃与男友接吻的女护士是同一人。

2017年1月,在报导“天津大妈涉枪案”时曝出造假新闻,央视首先采访了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但节目播出时徐昕的谈话被封杀,其名却被移花接木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央视为天津涉枪案判决寻找理论依据时,徐昕教授“中枪”。(合成图片)

在2013年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中,一名女子出现在镜头中,字幕显示她是北京市民,名叫姚春芳。但3分钟后,该女又出现一次,变身为长春市某商场职工,姓名也变为王维,被网民曝光雇托儿造假。事发后,央视通过微博承认造假并且发表致歉声明。

2013年央视《焦点访谈》被揭雇托儿造假。(网路截图)

2009年6月18日播出的央视《焦点访谈》就谷歌中国涉及大量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一事采访了一名叫高也的大学生,播出后有网民认出该大学生是央视的实习生,而“高也”口中的“心神不宁”则成了新的网络用词。

前线物资告急,政府人员每天穿着防护服摆拍,然后脱了擦车,随手丢进。地点武汉福星城!中共的腐朽,贪婪,都用来赚取升官发财的资本。 pic.twitter.com/ANnYquaUso

— 吴文行wenxingwu (@wuwenhang) February 12, 2020

山东省济宁,给环卫工人发口罩,摆拍完竟然把口罩要了回去!那个戴过的口罩还能给第二个人用吗?唉…pic.twitter.com/o5w0n4pDfA

— Cindy (@cindywei2017) February 9, 2020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道



via 中共官媒造假 “中国加油”照并非出自武汉

疫情延烧 学者:中共塑造的富有形象不堪一击

延烧,造成中国各大企业延后开工,“世界工厂”因此停摆,而由于疫情,内部出现各式的问题,让过去刻意塑造出的“富有”形象破灭。说,中共统治下,让各地空有气派的建筑,但却缺乏健全的城市运作,“中共表面上发展得快,但其实不堪一击。”

中山大学社会系教授蔡宏政表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虽然发展得快,但财富相当不平均,财富多集中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的金字塔顶端人士,而人时常在媒体上看到,关于中国跑车等奢侈品卖得好等新闻,其实在中国社会里只是沧海一粟。

另外,蔡宏政表示,虽然中国的高铁、建筑物,或是超级市场等商场建置的华丽又气派,“但在这次疫情里,我们更可以知道,一个城市最重要的不是建筑物、商店、名牌衣物或是跑车,而是良好的城市运作。”

蔡宏政表示,人民具有良好的教育程度,所展现的素质让彼此间可互相尊重与信任,进而互相照顾且共同决定公共事务,通过这种良好的关系可以抵减疫情爆发时的许多风险。

中共防疫资源遭挪用导致疫情无法控制

“这次中国爆发疫情,让各界认清一件事,那就是中国的发展表面上很快,实际上经不起打击。”蔡宏政表示,中共体制下,让中国缺乏该有的防疫措施,他们平时应该投资在防疫上的资源遭到挪用,这都使得疫情变得无法控制。

他说,反观台湾,口2?300万人,但已有1?105个负压隔离病房,邻近的日本人口是台湾的四五倍,负压隔离病房也只有1?800个,“相较之下,中国的负压隔离病房有多少?”

蔡宏政感叹,中共并没有把资源投入在照顾人民,这使得中国的公卫设备相当落后,同时,中国的教育系统、劳动力系统、健康系统,以及退休金系统等,也都跟不上硬体的发展,“我们看得出,这些中共都没有用心建置,他们把这些经费省下来发展城市的结果,就是在发生这样大规模的疫情下,把过去的投资一次赔出去。”

台湾可贵在拥有民主体制

“台湾可贵在拥有民主体制。”蔡宏政表示,台湾因此具有较佳的风险预警机制,社会上出现的许多问题,可经由媒体迅速曝光出来,得对此即时做出回应,“我在想,台湾要是发生李文亮事件,整个社会都会动起来。”

蔡宏政指出,民主体制虽然也存在许多问题,包括:中配子女回台湾、台商回台的防疫能量不足等,但庆幸的是,这些议题都可以被讨论,在吵闹过后,台湾还是会共同做出决策,且不会牺牲多数人的权益,“但是在中国,这类事件会一次性的爆发,且牺牲绝大多数人。”

中共统治者无法掌握底层状况

“中国的风险预警机制是相当不足的。”蔡宏政从中国的疫情爆发到防疫里观察到,中共的统治者无法掌握底层的真实状况,且必须通过中间层的地方政府才能得知,但是地方政府为求官位的稳定所以报喜不报忧,另外,由于中共的极权体制,使得地方在未获得中央授权时无法即时地做出反应,因而选择掩盖疫情。

蔡宏政表示,中国已经是世界工厂,具有相当复杂与专业化的社会分工,但中共如同过去一样,还是以掩盖的方式处理问题,这让许多需要流动且被知道的资讯无法传播,只会演变成无法控管的危机,最终导致成更巨大的灾难。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原彰台湾台北报导



via 疫情延烧 学者:中共塑造的富有形象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