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星期三

天惑——特异功能与气功探秘 http://www.bannedbook.org/forum3/topic238.html

应聘居然被骗盗割肾脏

【大纪元2011年09月21日讯】器官倒卖在中国越演越烈。近日南京一小伙应聘被老板设局,肾脏遭盗卖,这样的案例不断显于报端。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都可能是地下组织盗卖器官的目标。

  

据北京晨报报导,25岁的小海专科毕业后,学医的他远离西北老家,在厦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打工并继续找工作。2010年6月,他收到了一封南京某医疗器械公司的高薪招聘邮件和招聘方联系后,当天从厦门转道上海连夜赶到南京。应聘后居然被老板骗到一家医院,在昏迷中被摘除了一个肾。

  

小海回忆,到公司第二天,小海就被安排去体检。“当时觉得刚入职体检很正常,只是体检的科目比较多,比一般常规体检复杂”。2010年10月下旬,小海被老板王金通知出差去徐州。当晚9点多,车子直接开到了徐州市九里区火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又叫火花医院)。小海被带进卫生院手术室旁的一间房子。他喝了一杯水后被麻醉。半夜醒来,隐隐听到有人说“上海的某某主任亲自主刀”。这时,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肩膀被打了一针,随后又陷入昏迷。“我醒来时,浑身插满管子,身体没感觉,但我知道医生正在缝合刀口。”有人提到让主刀医生先带东西回上海。“我看见不锈钢的盒子,被两个穿便服的人提走了。”小海喃喃地说,“那里面可能就是我的肾。”

  

小海事后才搞明白,老板暗中用他的身分证办了张银行卡,手术后往卡里打点钱算是报酬。这手术他根本不同意也没签字,他询问院方,给他的回覆都是家属签字同意的。这个手术有人支付了35万元,其中20万元付给医院,王金得11万元,小海只拿到3万。小海还得知,当时公司求职的七八个人全都做了摘肾手术。

  

小海被骗割肾只是冰山一角。2010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器官捐献迷宫》采访中山一院副院长何晓顺时得悉,“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十倍,2005年又翻了3倍。”而官方公布的数据2000年只比1999年翻了一倍多。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数急剧增长。



法轮功学员不吸烟不喝酒﹐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健康的身体。他们成了劳教所盗卖器官的目标。一位来自中国江苏无锡市的证人披露,他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被羁押期间得知,2002年左右,老犯人发现监狱医生检查法轮功学员的身体非常仔细。那时候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看守所不仅摘取死刑犯的器官,而且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国际社会公布了“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他们确认: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间,中国大陆至少进行了六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至少四万多个器官极有可能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的。报告从十二个方面汇集了调查的起因、方法、证据、反证、可信度、结论及建议等。最后得出结论,这项指控是真实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麦塔斯说,从曾经去中国接受手术的病人那里他们也得到证据。在指控曝光不久后,麦塔斯说,他请人以病人的身份打电话到中国的医院,询问能不能得到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做器官移植,约有半数的医院给了肯定的回答。



他举例说,虽然在中国,法轮功受到迫害,很多人没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就被关到劳改院或监狱,遭受酷刑。但相比于同时被监禁的其他犯人,很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体检过,这种体检,应该不是出于对他们健康的关心。辽宁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强行抽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血液。



根据大纪元时报报载的第三位关键证人—沈阳老军医指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存在于三百多间牢教所与监狱中。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官方流程,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六万多份。

  

来自中国大陆的证人皮特(化名)和安妮(化名)在美国公开指证:中国劳教所、收容所与中共军防医院、地方医院、黑社会集团、中共公安和中共其它部门贪官和海外代理中国器官买卖的国际集团已形成一个庞大的贩卖人体器官网络。

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