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4日星期四

韩国企业里的法轮功学员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冰清/明慧网

法轮大法好

我今年五十七岁,去年底我应聘到一家韩国企业当炊事员,刚来这里的时候,食堂里有位法轮功学员,看到她每天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在食堂忙碌着,她说从建厂就来了,在食堂干了十六年了。多年来,她的无私付出和清廉赢得了韩国老板与公司领导层的信赖,领导让她帮着找一位还像她这样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在别人的引荐下我就来到了这里。
工作中,我看到她很节俭,像过自家日子一样不舍得浪费一粒米、一片菜叶,甚至连洗过菜的水都不随手倒掉,还要再利用。不久,那位同修为了照顾患病的婆婆便离开了。她走后又来了一位法轮功学员,我们俩负担起了厂里近百人的伙食供应。

每次公司代理像对待自家人一样,把一千元的伙食费交到我手上,过程中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要求怎么花、花多少。过几天他还会再把钱送过来,我只需要把每天买菜的开销记录一下,到月底交给会计做帐。这种做法就像信任自家人一样自然。这种久违的感觉使我感到很温暖,这才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相处啊!而被中共摧毁了中华文明的今天,人与人之间没有了诚信,甚至一家人都不能互相信任。我明白,这也是多年来同修在大法中修出的高境界所赢得单位对法轮功学员信任的体现,我知道,自己不会辜负这份信任,一定会干好工作。

每天清晨,我与同修便早早赶到批发市场购买所用食材,过程中,用心选择一些既便宜又新鲜的蔬菜,精打细算的为厂里节省每一分钱,并严谨的记录每一笔开支,做到绝不占公司一分钱。

记得有一次做大白菜,白菜的根部比较难熟,我便切出一些嫩白菜根单独放一边,到下班的时候,我俩分开拿回了家。几天后想起这事,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因为这样做,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而食堂的这位同修也认识到了。后来再买菜时,我便补上了超出我所拿回家的白菜根钱,这样我们心里才踏实了。隔天,我到做外贸生意的外甥家,看到他家吃的白菜根提及此事,他说,哪个公司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不贪钱,这我也听说了。

午餐分菜是件很挠头的活,按单位规定男工一勺半、女工一勺(基本都够吃),只要分完第一轮就行,剩下的菜再分,分光算完。记得刚来食堂的时候,一个在仓库干活的女员工,嫌我给她舀的菜少点,当着全体员工面骂咧咧的摔了盘子。面对羞辱,我仍耐心给她解释并向她道歉、又补给她一些菜,可她还是不依不饶的吵闹。

这件事发生后,我一直找自己的不足,怪自己舀菜不均匀导致她发火。时隔数日,她领饭的时候见到我还是板着脸。一天,她来食堂打水,我便笑脸走过去:还生大姐气啊?真的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这时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大姐啊,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好,那次发火后,我真是后悔极了,大姐,真对不起您。她告诉我,她们几个在库房干活的都很累,她们经常吃不饱。我告诉她,如果是这样,你得跟领导提出来啊,我们只能按厂里规定发,如果给你太多别人也会攀比,那我们的工作也没法干了(后来我们对主管领导提出此事,领导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从那以后,再分饭菜的时候,我们会尽量多给她们点。新年后上班的第一天,她当着全体员工的面拉着嗓门高声问候:大姐过年好!我也高兴的回应:咱都好啊!修炼者的善心终于感化这个在厂里出了名的厉害媳妇。后来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她痛快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每天午饭,经常会有员工想多要点饭菜,这样我与同修的那份菜也经常留不住,这已经成了常事。好在与我搭档的同修也很理解,每当分的盆钵见底时,我俩会相视一笑,有时我问同修:咱自己再做点吃的?她说,算了,凑合吃行了。俗话说:大战三年饿不着厨子,而我俩却经常吃别人剩下的盘底菜、甚至连盘底也没有,只吃点咸菜。

厂里的办公与管理人员比一般员工待遇高,他们两份菜,在食堂内吃。我几次见一管理人员将剩下的菜倒掉,这一次,我不好意思的走过去跟他商量:倒掉多可惜啊,请你以后别急着倒,留给我们俩好吗?他吃惊的望着我:你们没菜吃吗?为什么不多留点自己吃?我说,我们留了,可经常看到有人说吃了不够,还是忍不住会让出去。他笑着点了点头。这时,另一管理人员拿出自己从家里带的煎咸菜饼给我们吃。

前几天,由于疏忽,我误燃了没关好的炉灶,结果把脸灼伤了,这样不得不在家休养几天,我的工作也只得别人代替。为了不给厂造成损失,我数次打电话找代理提出辞职。而他却坚持说,你在家好好疗养吧,你什么时候来我们等你,不找别人。

一周后儿子回来了,他看到我的脸正在结痂,心疼地说:妈你在家好好多休养些日子吧,你的脸应该算工伤,你在家这些日子,厂里应该给你发工资吧,住院厂里也应该负担药费吧。我对儿子说,我们算被返聘的退休人员,按这次与厂里签的协议,返聘人员在聘用期间发生任何患病或负伤的一切费用应被聘方自行承担。儿子听后很生气的说:他们的规定不符合劳动法及相关法律,诉诸法律他们肯定会输,何况在上班期间发生的事故就更应该由厂里负责。我对儿子说,韩国老板很仁厚,待我们很好,做人要讲良心,事故是我自己人为造成的,不能赖厂里,赖到的钱花了心里能安吗?你知道妈妈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师父教我们遇事处处先为别人着想啊。在我的劝说下,儿子笑了。

十多年来,法轮功学员顶着中共残酷的打压,依然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很多人通过我们的表现了解了法轮功,由不理解到赞赏法轮功,甚至有的走入了修炼。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