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1日星期四

陈破空:习近平访欧:行踪保密,自带一件大东西!金正恩出状况?驻外大使紧急回国

作者:陈破空 来源:陈破空纵论天下youtube频道,文章内容只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
陈破空:习近平访欧:行踪保密,自带一件大东西!金正恩出状况?驻外大使紧急回国

今年是八九民运三十周年,陈破空风云剧场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Drw…
正推出系列采访: 风云人物忆当年 。专访八九民运或六四屠城亲历者。追忆当年运动波澜壮阔的盛况,再现六四屠城血与火的场景。敬请留意,欢迎收看!

陈破空::行踪保密,自带一件大东西!金正恩出状况?紧急回国
如何加速观看YouTube?



via 陈破空:习近平访欧:行踪保密,自带一件大东西!金正恩出状况?驻外大使紧急回国

李洪志大师领我们走出迷茫的森林

文:辽宁大法弟子 来源:正见网

我是年过六十的老太太,居住在辽宁省新宾县的一个镇上,修炼法轮大法二十来年了,有一件神奇的事儿令我至今难忘。

四年前的一个秋日,我与三个姐妹们去三十里以外的深山里捡核桃。我们四人来到一个山沟里,捡完核桃下山的时候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森林里越走越黑,辨别不了东南西北。那三个姐妹又害怕、又着急,哭了起来。

我们没有方向的找路,找啊,走啊,又累又饿。看到躺在地上的一棵大树,我们就坐下来歇歇脚,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愁眉苦脸,看来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我突然想起师父,就告诉三个姐妹,你们快点和我一起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一点没犹豫立刻就念起来了。这时,我从心底里求师尊给我们指出一条回家的路。

片刻,在我的眼前出现一道光亮,不是很亮,但能看得见,我知道是师父给指的路。我立刻站起来说:“你们不要说话,跟在我后面走。”

我就跟着这道光亮走,翻了一个岭,然后朝着山下走去,终于走出森林,这时那道光不见了。我们再一看,啊,这不是咱们上山的路吗?!

姐妹们激动得差点哭起来。

到了公路上,我才把师父给指路的经过说给姐妹们听。大家说:谢谢李大师!谢谢李大师!我更是说不出的对师父的感谢与敬仰之心。

飞来横祸!广州街灯突塌 砸中无辜路过男子

真是飞来横祸!周二(19日),1名街头走过时,遭突然跌下来的砸倒,应声倒地。

整个过程被CCTV拍到,片段中可见,一名男子倚着街灯爬过栏杆时,借了一下力。这根街灯随后突然向一边倒,砸倒一名身穿格纹上衣的路过男子。

办工作人员指,当时伤者被送到,他头部,有点,并称他的伤势「不是很严重」。

来源:



via 飞来横祸!广州街灯突塌 砸中无辜路过男子

古庙唱大戏 教堂拍短剧 另一群人“被消失”

九江市湖口县法官禅寺内举行文艺演出

中国传统新年前,江西省九江市佛教协会会长和湖口县宗教局官员,将当地各寺庙100余名住持召集到一起,要求他们管理的寺庙不仅要爱教,更要爱党;不仅要升党旗,更要全力宣传“社会主义”,同时还要进行党的文艺演出。

古庙内唱大戏

中国宗教自由和状况杂志《寒冬》(Bitter Winter)3月20日报导,2019年2月15日,相传建于宋朝年间的九江市湖口县法官禅寺,在当地政府强令下,展开了一场“文艺演出”,一阵阵锣鼓声将原本宁静的古寺彻底淹没。

“这是国家的政策,到处都一样,”一位老居士无奈表示,“寺庙本是我们信佛之人清静之地,如今的寺庙哪是寺庙,跟集市一样,我们信佛还怎么能清静哪?”

另一名住持说,他们毕生修心向佛,但是中国却让他们信佛先信党,敬佛先敬党,甚至寺院还要插手五星旗,观看党组织安排的所谓“文艺节目”,“如果我们不照办,就要被赶出寺庙。”

报导指出,期间寺院必须要有新的仪式,除了升挂五星旗、贴宗教事务条例外,还要在寺庙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而主持也必须按照政府要求,邀请戏团进入寺庙进行文艺演出。

拍视频短剧

江西省寺庙内如此,河南省的教堂也如此。

2019年2月5日,原本永城市侯岭乡的呼西教堂,计划举办了一场赞美主的演出,结果呼西村妇联主任和呼中村妇联主任带着两个年轻人闯进呼西教堂,强行打断他们的活动。

“我们‘过年’赞美主,经他们这样一胡闹,却变成了‘文艺汇演’。”一名信徒愤怒地说,“她们还说要把这视频发出去宣传,这不是误导人,让人认为教堂在举行娱乐活动吗?这样做完全是一种亵渎!”

报导指出,企图将寺庙和教堂打造成场所、娱乐场所,意在销毁人民心中对神佛的信仰。

全面监控法轮功

而稍早,另一个信仰群体——法轮功也遭到政府全面“维稳”“防控”。

来自山西省某地方政府2019年2月的机密文件显示,地方政府要将维稳“防控”当成首要政治任务进行,特别针对法轮功、异议人士等群体,进行全面排查,同时掌握他们每个人的详细情况。

中共为了打压法轮功团体,甚至大力发动群众互相监视举报行动,利用举报箱、举报热线、举报网站等渠道让民众积极参与举报行动,并为告密者制定了奖金制度,最高“奖金”可达万元,以此来进一步扼杀大陆的宗教信仰自由

蔡庄(左)和陈庄村村委会(右)外挂着写着“宗教信仰举报箱”

来源:看中国



via 古庙唱大戏 教堂拍短剧 另一群人“被消失”

古庙唱大戏 教堂拍短剧 另一群人“被消失”

九江市湖口县法官禅寺内举行文艺演出

中国传统新年前,江西省九江市佛教协会会长和湖口县宗教局官员,将当地各寺庙100余名住持召集到一起,要求他们管理的寺庙不仅要爱教,更要爱党;不仅要升党旗,更要全力宣传“社会主义”,同时还要进行党的文艺演出。

古庙内唱大戏

中国宗教自由和状况杂志《寒冬》(Bitter Winter)3月20日报导,2019年2月15日,相传建于宋朝年间的九江市湖口县法官禅寺,在当地政府强令下,展开了一场“文艺演出”,一阵阵锣鼓声将原本宁静的古寺彻底淹没。

“这是国家的政策,到处都一样,”一位老居士无奈表示,“寺庙本是我们信佛之人清静之地,如今的寺庙哪是寺庙,跟集市一样,我们信佛还怎么能清静哪?”

另一名住持说,他们毕生修心向佛,但是中国却让他们信佛先信党,敬佛先敬党,甚至寺院还要插手五星旗,观看党组织安排的所谓“文艺节目”,“如果我们不照办,就要被赶出寺庙。”

报导指出,期间寺院必须要有新的仪式,除了升挂五星旗、贴宗教事务条例外,还要在寺庙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而主持也必须按照政府要求,邀请戏团进入寺庙进行文艺演出。

拍视频短剧

江西省寺庙内如此,河南省的教堂也如此。

2019年2月5日,原本永城市侯岭乡的呼西教堂,计划举办了一场赞美主的演出,结果呼西村妇联主任和呼中村妇联主任带着两个年轻人闯进呼西教堂,强行打断他们的活动。

“我们‘过年’赞美主,经他们这样一胡闹,却变成了‘文艺汇演’。”一名信徒愤怒地说,“她们还说要把这视频发出去宣传,这不是误导人,让人认为教堂在举行娱乐活动吗?这样做完全是一种亵渎!”

报导指出,企图将寺庙和教堂打造成场所、娱乐场所,意在销毁人民心中对神佛的信仰。

全面监控法轮功

而稍早,另一个信仰群体——法轮功也遭到政府全面“维稳”“防控”。

来自山西省某地方政府2019年2月的机密文件显示,地方政府要将维稳“防控”当成首要政治任务进行,特别针对法轮功、异议人士等群体,进行全面排查,同时掌握他们每个人的详细情况。

中共为了打压法轮功团体,甚至大力发动群众互相监视举报行动,利用举报箱、举报热线、举报网站等渠道让民众积极参与举报行动,并为告密者制定了奖金制度,最高“奖金”可达万元,以此来进一步扼杀大陆的宗教信仰自由

蔡庄(左)和陈庄村村委会(右)外挂着写着“宗教信仰举报箱”

来源:看中国



via 古庙唱大戏 教堂拍短剧 另一群人“被消失”

驻藏将军统战部长张经武 文革惨死尸骨无存

作者:叶净菡

十世班禅与张经武(网络图片)

张经武从49年起,主政15年。期间,在西藏动用兵力规模远远超过抗日期间所谓“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西藏人口一度骤降。据不完全统计,从1956年到1962年,共军在藏区大小战斗1.5万次。据总政机密文件数据,共军“歼灭”藏人45.6万人。1966年,张经武被调回北京任统战部长一年不到,就被关进监狱遭酷刑、妻子揭发、自杀、绝食,直至四年后“被自杀死”。

从西藏返回北京

1966年,张经武从西藏返回北京,担任统战部副部长不到一年,文革运动已经展开了,中央统战部内出现三派造反组织,中共中央两报一刊发表社论,要求革命领导干部站出来,和红卫兵小将一起参加“文化大革命”。生怕掉队的张经武不知该支持哪一派,得知一位分管统战工作的领导支持其中的一派。按照他一贯的思考方式,张经武认为这不会再有错,当即也作了支持的表态。谁知这一随大流,就是张经武四年被折磨,直至惨死的开始。

躲进中南海被揪出统战部副部长被打骂、罚跪

因支持其中一派造反组织,张被另外两个造反派追捕,便和自己支持的造反派头头躲了起来,之后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谈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这封信通过妻子杨岗的侄儿杨汉生送到了中南海。不久,周恩来把张经武接进了中南海。在中南海的日子还算平静,每天除了看报、听广播,张经武没有事情可做。

杨岗时常把有关情况写成纸条,藏进给张经武送去的饭盒里、面包中。谁知,这事很快被人发现,并报告了江青。在中央的一次碰头会上,江青突然责问周恩来:“张经武是你保护起来的吗?”“张经武在中南海很不老实,他老婆经常给他传递秘密情报,专与大革命对抗,这样的人就该到运动中去烧烧。”

张经武回到统战部,一直受人密切监视,尽管小心翼翼,批斗仍升级,常常打骂、罚跪,不久,张经武被送到西郊半壁店监视,继而又被关进安定门外交部干校改造成的临时监狱。

妻子被逼揭发张经武“想当总理”

张经武被列三大罪,被“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立案审查。

“罪状”之一,抢档案事件的黑后台。统战部造几个造反派抢档案,大吵特吵,张经武被指是其中一派后台;“罪状”二,历史不清的假党员;“罪状”三,刘、邓修正主义路线在西藏的忠实执行人。

在张经武被抓的同时,杨岗被关进了秦城监狱。专案组的刑讯逼供,使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的杨岗精神失常,哭哭叫叫,专案组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诱供、逼供之下,她根据专案组的需要,写了一份张经武的材料。材料中说,张经武参与了贺龙搞的“二月兵变”,贺龙当主席,张经武当总理。

张经武与看守员由对骂到对打

张经武面对越来越多的严刑拷打,他给毛、周的每一封信,都被专案组扣下。一天,绝望的张经武一头朝暖器管上撞去,顿时,鲜血直流……

此后张经武与看守员的关系紧张,双方由对骂发展到对打。年过花甲的张经武,哪能打得过年轻力壮的看守?他一只胳膊脱臼,另一只被打得

张经武“自杀”

打不过看守,张经武采取另一种方式——绝食,张经武坚持了一个星期。第八天,即1971年10月27日,张经武出现心力衰竭和休克现象,专案组把他送三里屯附近卫戍区警卫二师医院。张经武的呼吸和心跳几乎全没有了,血管也已干瘪得难以输血抢救。半个小时过后,张经武呼吸和心跳完全停止。

张经武死后,医院留下的病历上写道:“患者56号,企图自杀,自撞墙自杀未成,将右臂撞伤,左肘关节脱臼。5月1日送积水潭医院……”

而给中央统战部发的死亡通知书上则写道:“张经武因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于10月27日去世。”其骨灰也在当年被弄丢。

主持西藏15年铁血屠杀

张经武做了15年的中共驻藏封疆大吏——驻藏代表,察看关于中共入藏后的网络资料,大部分是歌颂共军如何“文功武治”的,称之为“西藏的黄金时期”、“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奇迹”。

而美国华人学者李江琳查阅大量史料,走访了在印度和尼泊尔的几百名流亡藏人,并和历史的关键见证人达赖喇嘛有过五个小时的谈话。出版《1959拉萨!》、《当铁鸟在天空飞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力求重建历史原貌,发现中共在西藏的用兵规模,远远超过中共在日本侵华期间只打过两次的战役平型关、百团大战。

邓小平、刘少奇、十世班禅、毛泽东、周恩来、陈云、张经武(网络图片)

“中共镇压西藏一定程度上具有种族灭绝的性质”,李江琳说,中共防叛完全是有意识的把西藏部落里面18岁到60岁的成年男性按照指标抓起来,1958年4月9日,青海省委高峰在省公安工作座谈会上说:“把他们抓起来,一个不放,死也要让他们死在监狱里。”李江琳说:“甚至我还找到一份战场处决的方式,即使这些人投降,但是没有必要把他们抓回来,因为抓回来起不到教育群众的作用,因此要在战场上把他们打死。”

在1956年到1962年6年中,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军队在全部藏区的大小战斗有1.5万多次,据共军总政治部的一份机密文件中的数据,共军在战场上“歼灭”的藏人达45.6万多人。

轰炸藏人

轰炸理塘、乡城、巴塘寺院的飞机是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秘密武器。1953年斯大林送给毛泽东的图-4远程重型轰炸机。

当两架图-4重型轰炸机从陕西武功机场起飞,携带着多枚重型炸弹飞临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当地最大的寺院理塘寺上空时,当时理塘的藏人都没有见过飞机,没有一个词来称呼它,看见一个像大鸟一样会飞的东西,往寺院扔东西,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叫炸弹,大约有2000名藏人在理塘寺镇压中死伤。

如1958年6月的柯生托洛滩战役,发生在今天的黄南自治区那里,甘南玛曲县和青海河南县交界的地方。当时在那个黄河滩上聚集了大概7000到1万的藏人,几乎全是逃亡的手无寸铁的百姓,包括妇女、儿童、老人、僧侣等。他们打算渡过黄河,逃到甘南去,在拂晓的时候,被共军包围,打了整整一天。

再比如中铁沟,在一个山涧里,共军用了飞机和大概六个团的兵力打一群聚集在那里的藏人。这些被打死的人全部是逃到那里躲避的牧民、农民、僧人,共军打完仗往上报的时候都说成是“叛匪”。

另外三位驻藏中共

范明,原共军进藏部队司令员兼政委,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1958年被划成“极右份子”和“反党集团头子”,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军籍,并被送到长白山地区劳动改造。1962年,他涉入“彭德怀反党集团”,被关押到北京秦城监狱。

丁盛,曾任共军54军军长、广州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1962年指挥中印边界战争。1977年被指投靠“四人帮”,受到批斗。1982年被撤销军职,开除党籍。

谭冠三,原共军西藏军区政委,1966年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副院长。文革期间被打成“反林彪”、“反江青”的“走资派”,送到湖北“五七干校”隔离。

来源:看中国



via 驻藏将军统战部长张经武 文革惨死尸骨无存

这些从网络引爆的事件让习近平担惊

作者:安德烈

国家主席习近平

有观察者注意到,重大风险、重大安全这些词有点成为习政权今年的口头禅。1月21日对省部级一把手习近平讲了七大风险,这两天党刊『求是』完整刊登出来习近平另一个讲话,专讲网络安全,而且把网络安全跟政权长短结合了起来。

这是习近平1月25日主持局第12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习近平说,“我多次说过,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网络安全问题在他看来很严重,的确,他以前也讲过,但没有像这一次讲的这么全面,这么严重。

他还在同一讲话中说:“网络是一把双刃剑,一张图、一段视频经由全媒体几个小时就能形成爆发式传播,对舆论场造成很大影响。这种影响力,用好了造福国家和人民,用不好就可能带来难以预见的危害。”

习讲的这段话很形象,应该说不是空穴来风。网络闹出事的,一个时间上并不不太远的例子,就是前些年引发阿拉伯世界动荡的突尼斯革命,人们都是通过脸书消息联系起来,结果一呼百应,老百姓全上了街,本阿里那么强大的终身统治者只好狼狈逃窜。

中国而言,远的不说,最近几起事件,也是先在网络上沸沸扬扬,虽然最后被强行平息了下去,但每次平息,都是拿当局的信用做抵押。

最高法千亿元矿权案卷宗丢失大丑闻也是通过崔永元网络上揭露出来,主持办案的最高法法官害怕遭高层被迫视频现身,一时间舆论高涨,最高法院长周强先是不承认卷宗丢失,最后舆论压力下被迫承认,中共政法委组成联合班子调查。没想到,最后调查的结果是此案奇迹般地翻转,把一个挺身而出揭发最高法内部丑闻的王林清法官说成是“监守自盗”,周强暂时保了下来,但是网络上几乎没人相信王林清监守自盗这件事。

最近发生的就是成都七中试验学校霉变食品案,因为发生得晚,也许不在习近平预料之中。孩子们回家老说学校饮食有问题,有些学生家长拍摄了霉变食品照片,公布出来引发众怒,家长们集体上街,向当局请愿。这件网络传播的事一下子成了全国性事件,这是因为的家长们为了孩子的食品安全操碎了心,这些年,他们经历了三鹿毒牛奶案,假疫苗案,现在又传出霉变食品案,许多家长自然引起了共鸣,一时网络声讨,当局成了过街的老鼠。但是最后这起案子跟王林清一案惊人相似,当局调查结果,称有三位家长搞食品摆拍,故意制造是非。家长们大哗,抗议声不断,当局强行把这件事平息了下去。

有人分析,前两起事件,也许视频和照片存在争议,需要仔细鉴定,但当局一举认定举报人就是作案人的做法太荒唐,很难说服民间舆论。食品霉变案最后处理了校长抓了几名家长,有人在微博评论:“如果有人造假,不该撤校长,如果无人作假,不该抓人。”

习近平应对网络事件的办法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什么形式的媒体,无论网上还是网下,无论大屏还是小屏,都没有法外之地、舆论飞地”。

分析人士指出,这些话的意思还是老办法,封锁网络,打压网络出头人,说到底还是镇压一条路。

可是以上举出的这两起事件,都是在网络上发酵,在网络上爆发,尽管网警秒删,但爆发的密度太大,网络评论的量成了海量,再删,仍然有大量愤怒的文字流出,结果造成很大的影响力。这种情形,如果按照习近平的话说,不知是不是没有过好互联网这一关?但是当局最后还是镇压下去了,镇压的办法便是谁揭发抓谁。网络评论全清空,但时时有漏网之鱼,这是由网络的舜时性决定的。

这两起事件,最后被网民总结成“林清盗卷”、“家长霉变”。有人形容这是2019年的“拍案惊奇”。

张雪忠评论:”从最高法丢卷事件,到成都校园食品安全事件,举报者被作为肇事者加以处理,有可能成为未来应对类似事件的标准套路。公众的观感、或者说人心向背,在决策考量中已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力。大家都在朝那个最后时刻一路狂蹦,但愿届时能从旧事物崩塌中,诞生一部合适的现代宪法和一个稳固的现代政体“

还有网民直指这是在侮辱人们的智商,“学生在学校吃的好好的,家长偷偷用发霉的食物放进食堂陷害学校,这得多缺心眼的家长啊?还三个?王林清偷案卷神不知鬼不觉,生怕别人没发现,就找崔永元爆料案卷被偷,结果让自己落网,这王林清得多无聊啊?还最高法法官。”

有分析称,今上光看到网络上一把双刃剑,没看到网络封锁更是一把双刃剑,这两起事件就是佐证。

来源:法广



via 这些从网络引爆的事件让习近平担惊

美媒报中共撤回贸易承诺 美皮外伤?中共伤筋动骨 德最大超市集团撤资中国

中美高级别代表,下周一将在北京展开新一轮谈判,目标是在4月底前达成协议结束。但消息指,中共未有收到美方撤销对进口中国货品的关税,中共有可能撤回部分已作出的承诺。亲共评论文章称,这将造成贸易谈判继续拖延,对美国只是“皮外伤”,对中国经济则是伤筋动骨。此外,德国最大零售批发超市集团「麦德龙」,目前已启动出售旗下中国业务的流程,估值或高达30亿美元。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钦,下周一(25日)将到北京继续双方艰难的谈判。

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说,中共谈判代表副总理刘鹤,之后将到,希望就美中贸易协议的细节问题达成共识。报道说,双方的谈判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目前美中双方的贸易谈判进展顺利。

但英国《时报》报道,莱特希泽和姆努钦本月与刘鹤的视像会议通话,未能解决最后障碍,因此再要面对面谈判;据称双方最大的障碍是协议执行机制,美国提出一旦中国违反协议可以重新加征关税、而中共不能报复,但中共认为有关条款不能接受。

而《彭博》报道则指,谈判进展缓慢,因中共官员撤回一些之前就改善知识产权保护向美国作出的初步承诺。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因未能确保美方在达成协议后会取消所有关税,中共改变最初加强保护药物技术数据的承诺,拒绝提供改善专利制度的计划,亦不愿在数据服务问题让步,而中共亦尝试在贸易协议文本加入措辞,确保有关条款符合中共法律。

彭博社没有进一步详细说明中共究竟威胁要撤回哪些承诺,但根据中共官方此前对外发出的消息,这些承诺可能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共暂缓对美的报复性关税、乃至增加采购美国的产品等内容。

图为美、中双方的贸易谈判代表2019年2月21日在华盛顿特区的会谈。

港媒:贸易谈判北京拖延,美国只受“皮外伤”

针对上述突变消息,资深中共喉舌《香港经济日报》20日发文表示,如果中共真的撤回先前给出的承诺,贸易谈判将继续拖延。

文章称,从“逻辑推演”的角度来看,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战对美国而言,不仅会造成美国进口成本增加这样的经济损失,还会波及川普的民意支持,从而对川普的连任竞选造成不利影响。不过,中共撤回承诺的要胁能否成功迫使美国政府让步,其实仍存在许多复杂的因素,尚无法定断。

这篇文章援引“观察人士”的观点称,关键因素是要看中美经济的韧性,究竟谁更强。如果中共真的撤回承诺而继续拖延贸易战,固然会令美国经济和川普的民望都受损,但这可能只是“皮外伤”,无损美国经济根基。

相反,中国目前面对的经济增长放缓是结构性的问题,“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战会令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进一步曝露,乃至恶化为尖锐的风险,牵动政经大局”。

夏业良:中国结构性改革仍是主要分歧

原北京大学教授,现在旅居美国的经济学者夏业良对自由亚洲电台说,美中双方目前主要的分歧,仍然在所谓中国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买农产品这些都不成问题,双方都很清楚。关键是结构性改革,中共能做出多大让步。比如互联网自由,它不可能同意,国有企业补贴全部取消也不可能,最多做一部分,另外,比如劳工权益,允许成立独立工会,这个中共不可能同意,还有对私营企业业主和财产保护,中国也很难做到。”

先撤了!德国最大超市集团将出售旗下中国业务

台媒自由时报援引路透社报道称,麦德龙打算出售旗下中国业务的多数股权。而麦德龙在中国拥有95家店面,还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持有不动产,这些房地产在麦德龙中国业务内占有大部分价值。

目前已启动出售旗下中国业务的流程,估值可能在15亿至20亿美元,甚至高达30亿美元。

由於电商崛起,中国的批发零售业正在受到冲击,麦德龙此举为其全球重组计划的一部分。

麦德龙邀请买家出价,知情人士则透露,潜在买家有苏宁控股、物美和永辉超市。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也正在研究潜在交易。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via 美媒报中共撤回贸易承诺 美皮外伤?中共伤筋动骨 德最大超市集团撤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