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0日星期二

《我不是药神》紧急降温到底触动了中共哪根神经?

《我不是药神》广告图片
《我不是药神》广告图片

记者/主持人:蔡紅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陳克江综合报导)就在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的前一天,7月5日,《我不是药神》这部反映中国白血病无力购买进口,被迫转向印度购买廉价仿制药,遭抓捕和打压的影片,上演后迅速走红,上映仅4天便冲破50亿元票房大关,由此引发的舆论风暴为中共宣传当局始料不及。于是,中共来了一个紧急刹车,要求各大媒体冷处理,以免引发全民进一步的反弹。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7月8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口头传达给媒体的指令称,正在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各媒体要遵守不采访、不报导、不评论、不转引的指导方针。中共当局还要求党媒加强舆论引导,将批评的矛头指向外国药企,强调中共已对进口抗癌药实行0关税,并正在努力要求外国药企降价。

尽管这部影片把问题的责任推给外国公司的专利权保护,但是,其中,癌症患者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残酷现实,仍然深深触动了“看病难,看病贵”的中国老百姓的心,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

这部影片的爆红,让许多中国老百姓第一次知道了被誉为“奇迹的抗癌药物”的格列卫,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中国的价格最贵,每盒售价约为2万多元,而美国为1万3千多元,澳大利亚约为1万元人民币,而对当地医保居民的价格仅为188.5元,韩国为9720元。而患者通过印度制药公司直购的仿制药,每盒价格仅为200元人民币!

许多中国人第一次知道澳大利亚有一个“药品福利计划”。这是澳大利亚为了让老百姓买得起药而实行的一项利民政策。只要一种药物被纳入这个计划,不管售价多贵,普通患者每次只需要花30澳元+(具体数额每年都有调整)就可以买到,剩下的钱全部由政府来出!自从2013年联盟党开始执政以来,政府已经将约75亿澳元的药物纳入这个计划中。这项政策让众多天价药变成了人人买得起的平价药。

这部电影让中共药品定价机制中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香港医务行政学院理事庄一强博士说,同为专利保护,为何人家的定价却便宜一半?就是说,即便给了专利保护的特权,也应当根据市场环境定价。“格列宁”的天价,恰恰是中共定价机制出了问题,是药价虚高的体现。

庄一强表示,中共申报药价成本时,在各国只含制造成本和研发成本之外,又单独加上一个中国特色的成本——制度成本。药品回扣,关税,一、二、三级经销商,甚至灰色寻租的钱全部算入……必须得承认,从药物出厂定价,走到医院药房,中间的环节渠道存在太多的灰色空间,层层拔毛导致最终药价高得离谱。

中国药品审批中的问题也进一步曝光。2006 年,中共国家药监总局局长郑筱萸因巨额受贿被执行死刑后的十年里,中国的医药审批一直是压量、拖期、能不批就不批。2015 年,中国负责药品审评的官员仅100多人,面对一万多件新药、仿制药、医疗器械和进口药物的临床和上市申请,以及数千件补充申请和备案。监管者的解决办法是:以专利期届满时间设卡,将很多已经排到审评门口的仿制药直接赶回家:另外,据估算,一个仿制药要在中国走通这个正规流程,至少需要 500 万到 1000 万人民币——这还不算各级寻租、积压拖延的成本。

还有国家医保中的各种问题也被不断谈到。比如,中国医保的特点是:“广覆盖、低水平“。各地级市统筹的制度,让经济条件越好的地区报销比例越高,经济条件越差报销比例越低。比如轰动全国的罗某笑事件,最后发现在深圳的综合报销比例超过80%。然而,在广东河源市是65%,在青海是55%。大量的医保资金被用在营养药等不能直接治病的品种上,但是要想把这些药清除出医保目录,那要砸掉很多很多人的饭碗

中国红十字会旗下组织一位前高管李塬称,这个电影上映档期,本来就有中共官方配合贸易战的意图。这个电影把老百姓吃不起这个救命药,归结为是持有专利的外国公司贪婪。它其实是想通过这个电影,在这个老百姓有共鸣的问题上,激起老百姓同仇敌忾的情绪。在这部电影的最后,字幕上专门谈到了中共已经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了,想为老百姓办好事。但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百姓都很明白,根本不是什么外国公司专利权的问题。而是中共的体制、机制的问题。所以,现在中共当局有点慌了。

而中国红十字医疗救助部原部长任瑞红即明确表示,电影将民众买不起药的责任推给外国药企的专利保护,实际上只是因为如果不这样根本就不能通过审查。任瑞红说:估计中国的白血病患者是400万,其中慢粒白血病的患者绝对不会低于100吧。所以说脑子正常的人都会知道,那是不想让你吃得起这个药。它需要你背负著一个沉重的经济压力,这是一种统治的需要。因为我在那个职位上,我们早就跟跨国企业有过很深入的交流过。把这个责任全部推到跨国企业的头上,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么想。

电影《我不是药神》根据江苏白血病患者陆勇的真实遭遇改编。他因病耗尽积蓄后,无力购买正版抗癌药后,转而购买被中国官方认定为假药的印度仿制药求生、并帮助众多同样无力购买进口正品药的病友代购廉价但有疗效的印度仿制药,被中国警方抓捕。在舆论关注下,被关押了117天的陆勇于2015年1月29日获释。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我不是药神》紧急降温到底触动了中共哪根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