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

邓小平曾不准江青的女儿李讷用毛泽东稿费付医疗费(高新)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 曾指责邓小平“对主席后代不够厚道”》,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陈云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针对邓小平要把毛夫人江青砍头的动议,除了强调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的理由,还因为一句“不能用感情代替政策”令邓小平心生不快。

也就是在江青被宣布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同时,邓小平成功搬倒了华国锋,中国的“”从此正式被邓家取代。紧接着改革开放开始,“第一家庭”的全部成员迅速开始了“带头致富”的过程,原“第一家庭”的落魄公主李讷同时也开始了她这一生最惨淡的时光。其生活境遇竟然比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还要艰难。正应了“落了架的不如鸡”那句老话。随着江青的入狱,江青与毛泽东所生的女儿李讷被赶出中南海,并神秘地失踪了一段时间(据称是住院治病),毛泽东的外孙、李讷的儿子王效之(后随继父姓王)从五岁开始即被迫跟着一位阿姨度过了五年无父无母的凄惨生活……

一九九一年五月江青自杀前,李讷因为多种慢性病需要同时治疗和保养,前后花了数千元费。她自以为所谓“公费医疗”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仍然没有被他父亲的叛逆者取消,所以开始并没有着急。但到单位报销时,单位会计向她出示有关财务规定,说明她的药费中有一大部分属於“公费医疗”制度规定不能报销的“自费药品”……

当时的李讷眼看已经因为看病欠债,李讷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给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询问她父亲毛泽东生前的财产,尤其是稿费,她自己是否有权继承一部分。她表示自己不敢奢望多要,只希望如果能同意她从父亲过去的稿费中支取数千块钱,弥补因治病而欠下的亏空,她即感恩不尽,相信她父亲之后的“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对她恩重如山了。没成想 报告交到邓小平处后,邓小平冷漠地说了一句:毛泽东过去的财产,都是党和国家的财产,任何个人都不能随便支取。

讽刺的是,当年毛泽东和江青发动那场“文革”第一个整肃的时任中办主任杨尚昆对毛泽东家人的感情也是和我们上篇文章中介绍的“文革”中险被江青下令砍头的中共前国家主席夫人王光美一样“以德报怨”。

李讷要求提取父亲毛泽东生前稿费积蓄一事被邓小平拒绝后,通过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向杨尚昆求救,杨尚昆对自己家人说了一句“小平同志在对待主席后代的问题上太不厚道”。
自从毛泽东死后,李讷平日走在北京街头,总是身着洗得发白的蓝上衣和一条肥大的旧军裤,一付即贫穷潦倒,又落后於时代的平民老妪的形象,使人怎么也不能把她同“文革”时期担任毛泽东联络员、《解放军报》总编辑、北京市委书记等职务时的“共和国第一公主”联系起来。而曾因毛泽东发动了那场“文革”才被迫害致残,日后又曾一度要靠编字纸篓养活自己的邓小平公子邓朴方,当时却已经乘坐着毛泽东在世时见都没有见过的德国进口豪华轿车在北京的长安街上呼啸而过。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发生之前,笔者一次参与接待时任中央政治常委胡启立时与公安部派去的“外围警戒”们闲聊,其中一位说起他一次在北京机场公干见到邓朴方乘坐一部三排座位的“大奔”到机场送什么人,“大奔”后面跟着一辆日本进口的“巡洋舰”专门为他运送从加拿大特别定制的轮椅。

这里说的“大奔”专指三排座位的加长豪华奔驰轿车,“巡洋舰”即从日本进口的三排座位的豪华SUV LAND CRUISER。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生活在北京、广州的中国人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听说过这两款进口车的档次和价值。

很可能是只有从这种“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对比中,邓小平才能从内心深处感觉一种报复的快感和满足,不然他不会视李讷的求助而不顾。

邓小平一句话即断绝了李讷对毛泽东财产的合法继承权,因看病欠钱无力偿还的李讷为此仰天长叹,终於明白了什么叫冤冤相报,什么叫世态炎凉。无办法好想的时候也曾打过生母江青的主意,无奈江青入狱后精神一直处於半疯癫状态。每次探监李讷还没有张口,江青就教导不要忘记父亲关於“艰苦朴素”的教诲。幸好不久江青去世,有关部门通知李讷,她自然是江青遗产的合法继承人,江青生前的存款可以由她办好手续后领走。

实际上,江青留给李讷的存款就是一九八零年中共宣判江青等人时公开对外宣传的,江青在毛泽东生前通过张玉凤签字才要到的那三万块钱。

按照中共的公开宣传,江青当时要到了那三万块钱后,还大吵大嚷嫌太少。毛泽东为此非常伤心,当着张玉凤的面泪流满面。日后如果毛泽东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知道了当时他不情愿给江青的那三万块钱最终竟成了自己亲生女儿的救命钱,也许就会原谅江青了。

一九七三年,毛泽东曾给一个福建蒲田县的小学教师回过一封信并从自己稿费中拿出三百块钱送他。信中说:“……寄上三百元,聊补无米之炊。”与之相比,扣除物价上涨因素,李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所得的这三万元也算是笔不小的数字了。

可见,邓小平自执掌中共实际领导权后,不但一直没有彻底否定毛泽东,反而还在其“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后面补充一句“毛泽东思想”。但事实上邓小平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在中国大地上借毛泽东之尸来还共产党之魂,而从其内心世界来讲,他邓小平实在是恨透了毛泽东。上面这则小故事充分证明了邓小平对毛泽东的仇恨确实是已经到了无已复加的地步。

想当年,毛泽东因为自己的长子死在朝鲜战场而迁怒於彭德怀,终於趁“文化大革命”的机会让这位共和国元帅落到了死无葬身之地的地步。日后,邓小平因为自己的长子在毛泽东夫妇发动的“文革”中成了终於不能再站立起来的残疾人而迁怒於毛泽东的后代,终於让风云一时的“共和国第一公主”一度落魄到了无钱治病的可怜地步……

当邓小平访美归国时,日后成为太太的邓卓芮还是当时邓家的唯一的外孙女,邓小平在机场上就迫不及待地给宝贝外孙女打开礼品盒时,邓卓芮的同龄人,毛泽东的外孙王效之(与吴小晖的夫人都是生于一九七二年)正跟着母亲在北京街头寻找最便宜的“堆儿菜”(北京人称菜市场里卖不出去便不再过称,几分钱一堆处理的大陆菜为“堆儿菜”)。

此时的邓小平外孙女已经对国产糖果和国产玩具不屑一顾,而王效之则学会了看到菜市场柜台下面有被人扔掉的菜叶,赶紧捡进妈妈的提篮里。当菜市场售货员用怜惜的目光注视着这个刚刚满入学年龄的孩子时,打死她也不敢相信这个孩子竟是毛主席的外孙。

当邓小平的医生给整个“第一家庭”制定了严格的营养食谱,特别告诫不懂事的小孩子们“营养过剩对身体有害”的时候,一日三餐面条碗里漂浮的青菜叶就是王泽东外孙必须接受的生活事实。

当迎接邓小平出访归来的专车队在长安街上呼啸而过,车里坐着的日后留美,学有所成之后下嫁吴小晖的邓卓芮专心把玩着爷爷从美国带回来的礼物时,被迫在西单商场附近一套普通民宅里安居的李讷,却不敢让毛泽东的外孙王效之走近这所商场的玻璃橱窗,因为那里面陈列的巧克里糖果对这孩子极不现实。

王效之自己回忆说:家庭发生重大变故的年代里,他刚刚开始记事,所以他学会的人生第一课便是“看人脸色”。“那时,我觉得自己是个老出错的孩子,因为人家老瞪我。”

接下来,随着邓、毛两人的孙辈一同步入少年时期,邓家外孙、外孙女几年间已经乘专列游遍了中国最好玩的地方,有的已经跟随父母去过了美国的迪斯尼乐园,而毛泽东的外孙却被母亲要求入读了为饭店培养侍应生的职业高中。

一九八八年,,邓家上下开始讨论一件非常重要的家庭大事,眼看陈云、王震、聂荣臻的孙子辈都已出国留洋,而且有的干脆就是在美国、加拿大等地读了洋人的私立中学,邓家人自然心动。於是便为邓家孙辈中的老大邓卓芮是否也应该到美国读一两年高中后直接在美国读大学的事情争论不休。在这种事情上从来不拿主意的邓小平虽然亲自参加了这个家庭会议,但却静看子女们各执己见,脸上堆满了得意、满意和快意的微笑。而此时此刻,前“第一家庭”的落魄公主李讷也在含泪微笑,因为她的儿子,毛泽东的外孙王效之终于被一所职业高中录取。

后续的故事,留待下篇文章继续讲述。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邓小平曾不准江青的女儿李讷用毛泽东稿费付医疗费(高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