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我就愿意给你们公司送货”

文: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我和A同修在东北某城市一家商品混凝土制造公司工作,所在部门是试验室,主要负责入厂原材料(如水泥、泵送剂等)和出厂混凝土的质量检验工作。二零一三年的时候,部门编制为五人,后因经济下滑,企业减员,到二零一五年的时候,试验室只剩下我和A两个人,我们都是大法弟子,工作量虽说大一些,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要比以前方便了许多。
工作中,我和A同修用真、善、忍的大法法理要求自己,互相提醒,守德守心性,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真、善、忍的美好带给公司员工。一次,我在水房地面上捡到五十元钱,到宿舍询问大家是谁丢的,然后把钱还给了失主,A同修也先后捡到两次钱,也都上交了,同事们对此行为很是赞许,这为我们讲真相做了好的铺垫。通过我们的言行和理智的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公司很多员工理解、尊重我们的信仰,有的已做了三退,公司经理和站长也知道我们信仰法轮大法,他们从不干涉。

记得我刚来公司的头一年,实验室要進几台检验仪器,一直与公司合作的设备厂家甲很快提供了报价,我发现同样仪器的价格比我以前知道的另一设备厂家乙的价格要高出很多,出于对公司成本的考虑,我将此事告诉了经理,经理把另一厂家乙也约来谈了一次。但最终经理还是决定购买了厂家甲的仪器。

此后,厂家甲的老板(夫妻俩)再见到我时,眼神都不一样了,显然是误解我了。我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应该向内找找,在这过程中有没有抬高自己的心和显示自己有能力的心。建议经理進价格低的仪器,我这个出发点是没错的,但经理進哪家仪器那是由因缘关系决定的,我的建议只是参考;也许经理会误解我与厂家乙有利益关系(拿回扣),但向经理提出这个建议,我不后悔,我刚来,经理还不了解我,这个误解得通过日后的工作表现来消除,至于我和厂家甲之间的隔阂必须得消除,否则会影响日后的讲真相。

在接下来的工作接触中,我对厂家甲依旧坦诚相待,尽量替他们着想,旧设备出故障了,我和他们一起想办法,虽然每次维修他们都有维修费,但每次我都会说你们辛苦了,又麻烦你们跑一趟。时间长了,我们恢复了彼此的信任,隔阂消除了,真相也讲明白了,最终夫妻俩一起高兴的退出了团队组织。现在我悟到这也许就是他们得救的一种方式。

入厂原材料的检验是试验室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其中泵送剂是原材料中很重要的一种,负责泵送剂入厂检验的试验室就是那些泵送剂厂家所谓的重点“公关”对象。在这个行业中试验室人员对厂家吃、拿、卡、要是常有的事,试验室拿提成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行业“潜规则”,厂家虽有怨气却也无可奈何,所以刚接触的时候,泵送剂厂家也是这样看待我们的,怕“得罪了”我们而影响了生意,送钱、送东西、请吃饭是厂家“对付”我们的“手段”。

但是作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要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不断提高心性,处处为他人着想,最终达到返本归真的境界。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是高德大法,师父告诉我们佛法修炼首先要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比模范人物还要好的好人。因此我和A同修时时记得自己是修炼人,严记师父的教诲,在当今社会的大染缸中守住心性,不做给法轮大法抹黑的事情。

作为公司的员工,替公司把好质量关理所当然,合格的進厂,不合格的坚决退回,这也是为公司负责;同时,我们也站在泵送剂厂家的角度上替他们着想,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不能让人家受不必要的损失。

我们是这样悟的,也是这样做的。有一个泵送剂厂家老板是夫妻俩,儿子也帮忙送货。老板娘和儿子信佛教,老板娘还是皈依的居士,有文化,当时在某农村参加村委会的选举,见面也谈一些佛教中的事。一次老板娘给A同修送来几千元钱,马上就走了,A同修几次在电话里沟通、解释,让她把钱取回,但她不肯。为了让她消除顾虑,也怕她对法轮大法有抵触,就先告诉她我们也是信佛的,她这才把钱取走。在以后的产品检验中,我们也没有卡要他们,他们这才放了心。秋收时,他们给公司经理送来几大袋粘苞米,也给了我和A同修每人一大袋。人已经走了,没办法,我们把这两大袋粘苞米又交给了经理。慢慢的这个泵送剂厂家开始发现只要产品质量好,我们绝不无中生有、借机卡要。

同时,我和A同修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循序渐進的跟他们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送给相关的真相资料让他们回去了解,告诉他们我们是信仰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法轮大法也是佛法修炼,所以无神论的共产党和汉奸出身的“江蛤蟆”才出于妒嫉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然后再進一步讲清“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贵州藏字石昭示的天意,让对方认识到如今中共逆天叛道,必遭天谴。再以后,他们完全了解我们了,也就不送东西了。

接触中,我先后给老板、老板的儿子做了三退,他儿子对佛教里的一些事很反感,想多了解一些大法,我便给他复制了PDF版《转法轮》,让他回去拜读。今年三月份的一天,老板娘主动来找A同修,对A同修说她知道法轮功好,也知道三退的事了,也帮她退了吧,她入过党、团、队。我俩真为他们一家人的得救而感到高兴!

还有一个厂家的老板以前是在社会上混的,后来赌博输掉了上百万的家产,没办法开了个泵送剂厂还债,接触到我们后他想不通了,当今社会,人们都在不择手段追名逐利,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他这还是头一次遇到给钱不要的“傻子”,怀疑我们嫌钱少或没能“投其所好”,最后老板急了,直接对A同修说,这不要、那不要,你到底喜欢啥?实在不行我给你找个小姐吧!弄得A同修哭笑不得。后来,当他得知我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时终于明白了,开始理解、开始相信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这个社会还有救!

这几年给公司送泵送剂的厂家先后有六、七家,这些厂家上到老板、总工,下到送货的员工都由当初的不理解转而非常敬佩我们的行为,并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和厂家关系处得都非常好,彼此坦诚相待,厂家也不再投机取巧以次充好,反而重视质量,归正自己。因为不用“打点”我们,他们也节省了一笔开支,节约了成本。有的厂家高兴的说:“我就愿意给你们公司送货。”

当今的社会人们常常善恶不分、是非颠倒,工作中、生活中相互勾心斗角、心无善念。无比的幸运的是,我和A同修在这红尘滚滚中有幸闻得佛法,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真理净化自己的心灵,并在实践中用“真、善、忍”的理念净化周围的环境和接触的众生,真感到荣幸。

环境归正了,工作好干了,感觉修炼真幸福!感觉有师父真好!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