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星期六

当年若不是陈云力阻 江青脑袋已经被邓小平砍了(高新)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人性缺失党性多,近平不计小平过? 》刊出之后,有两位匿名游客告诉我们:卓棣在中信法务……;”中国人也有美德叫以德报怨”。

笔者上网核查了一下,没有找到邓卓棣在“中信法务”的任何条目,但也许这位匿名游客有自己的信息渠道,邓卓棣回到北京无论到何方任职,都会保持低调,甚至改名换姓都有可能。他的父亲邓质方自从江泽民把和他一笔难写两个方的拜把兄弟周北方打入死牢之后就再也没有对外公开过活动过,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另外一名匿名游客的“中国人也有美德叫以德报怨”的说法,也正是我们本篇文章中为证明“仇将恩报”曾经是中南海里“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风亮节”的近似表述。

先说刘少奇和毛泽东的家族之间,王光美与毛泽东江青夫妇之间无疑有杀夫之仇,但王光美被平反之后不但有机会就宣讲毛泽东对她“刀下留人”的伟大恩德,甚至还带着自己家的老保姆跑到江青的亲生李讷家里一同抚养毛泽东和江青的唯一的一个外孙子。就这样王光美仍还觉得做得不够,还要赶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让毛、刘两家“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到网上搜索一下毛泽东和另一位夫人贺子珍所生的女儿李敏的女儿孔东梅的纪念她王光美奶奶的文章,以及关于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上将导演的毛刘两家“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报道文章,有图有真相,肉麻得不得了。另外也必须一提的是,毛泽东唯一的孙子毛新宇的少将军衔是刘源亲授,有中共官网上刊登的照片为证。

说到毛、刘两家曾有“杀夫之仇”和“杀父之仇”,就不能不提毛、薄两家也曾有“杀妻之仇”和“杀母之恨”。薄熙来的生母胡明“文革”开始不久因不甘受辱而悬梁自尽,已有史料文章透露当时的周恩来连曾经担任过自己秘书的胡明都保不了,皆因当时的江青直接插手了对胡明的迫害。

当年胡明自杀后,薄家几兄弟曾声言要抬尸游行,向造反派讨还血债。并在家里用留声机高声播放《红梅赞》一曲,寄托对母亲的哀思。他们的这一勇敢行动,在当时被称为“狗崽子”的落难老干部子女中传为美谈。

而日后薄、毛两家的后代关系如何呢?前面提到的王光美亲自照看过的毛泽东的那个唯一的外孙子长大成人之后,正是当时已经官拜中将的刘源和薄一波另一个儿子,目前仍在商海里发大财的薄熙成一同为他保媒并主持了婚礼。

再说毛、习两家之间,习仲勋当年因为毛泽东一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而惨遭迫害十数年,出狱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便是登载在官媒人民日报上的《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

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大陆的左派网站上特别开辟专栏介绍习仲勋从中共建国之初到八十年代末期几十年之间的陆续发表过的对毛泽东本人和的极高评价。

习近平登基后的一年左右,日报为配合习近平在北京纪念他老爸冥诞一百周年时发表的题为《铭记谆谆教诲 办好湖南事情》,文中说习仲勋对毛泽东怀有深厚的感情,1978年复出工作不久即发表了《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日后又专程到韶山,怀着对老领导、老战友的深厚感情,拜谒毛泽东同志故居。

在湖南省委组织撰写的这篇无疑是写给习近平本人看的纪念文章里,字里行间让人觉得所谓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以毛泽东和习仲勋为首。文中说: “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是毛泽东、习仲勋同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殷切期望。强化精神支撑是科学发展的助推器,是实现中国梦的力量之源。我们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的党周围,学习和弘扬习仲勋同志的革命精神和科学态度。。。。。。

就是这份湖南日报,当年在习近平以王储身份前往韶山朝圣时即已经把习近平狠狠阿谀了一把,发表专题报道文章说:3月20日中午,一下飞机,习近平就不辞辛劳赶赴韶山,向毛泽东铜像献花,参观毛泽东故居。这是习近平第三次上韶山。1966年和1997年,“他曾两次踏上这片红色的土地,感受伟人情怀。”

报道中引述习近平的话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韶山的骄傲,湖南的骄傲,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知青出身的习近平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在毛泽东思想教育培养下成长起来的……。

文章说:巧合的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掀起“非毛化”思潮,有人提出彻底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当时,正是习近平的父亲,因“《刘志丹》小说案”被毛泽东打倒,审查、关押、监护长达16年之久的习仲勋带头上韶山捍卫毛泽东。习仲勋上韶山后写道:“毛泽东思想是亿万人民革命意愿和实践的结晶,它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

另有一篇题为《没有毛主席 哪有今天的我》的文章记载说:事实上,习仲勛、习近平两父子对韶山「感情深厚」。有资料显示,习近平曾经三次上韶山拜毛,最近一次是2011年3月,他以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身份到湖南调研,首站就是韶山。就是在这次视察中,他留下了一句至今仍挂在韶山官员嘴上的名言:「(红军到陕北时)没有毛主席,我父亲早就被杀害了!哪里会有今天的我!我们一家对毛主席充满感激!」

除了前面说的杀夫之仇,毛、邓时代的中南海里男人和男人之间曾经有过的夺妻之仇也同样是以“仇将恩报”,或者前面介绍的那位匿名游客所说的“以德报怨”为为结局。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所谓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里,邓小平和陈云为别为事实上的第一、二把手,巧合的是此二人在中共马上打江山的年代即都曾与党内同志有过“夺妻之恨”。

邓小平一生中结过三次婚,第二次婚姻的女主角大名金维映,两人一九三二年在中共江西根据地结为夫妻。婚后一年整,邓小平即因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问题受到内部整肃,金维映在由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李维汉主持的“清算”会议上登台揭发邓小平的“严重罪行”,继而干脆对李维汉投怀入抱,其“爱情的果实“即是已经退位的前中共中央领导人李铁映。不过日后李维汉另寻新欢,金氏则落得和毛泽东当时的妻子贺子珍同样的下场,被以治病为名强行送往当时的苏联。

中共建政之后,分管党内统战工作的李维汉一直是在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直接领导下工作,邓小平时代开始后,在考虑设立中央顾问委员会时,亲自出任第一届主任职务的邓小平点名说“副主任要有维汉同志一个”。至于金维映为李维汉所生的儿子李铁映更是因为邓小平的大力提携,在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成为那一届里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

也就在那次十三大上,邓小平和陈云之间达成的政治协议是邓小平保留军委主席职权,把中央顾问委员主任职务让给陈云,陈云则提出邓时代的顾委副主任薄一波留任,另外一个副主任位置留给宋任穷同志。而这位穷任穷的妻子子陈月英年轻时本是陈云初恋对象。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陈云在长征途中被派往莫斯科,不久陈月英便成了长征队伍里的中央纵队干部团政委宋任穷的妻子。 而陈月英为宋任穷生下的女儿宋珍珍长大成人后又嫁给了陈云的二儿子陈方……

当年为意大利著名记者法拉奇担任现场翻译的施燕华回忆说:法拉奇问:“(您被下放江西劳动)当时您是否非常气愤,希望报仇?”

邓小平笑说:“我这个人从来不大喜欢气愤。因为这是政治问题,没有气愤的必要,气愤也不解决问题。”

施燕华描述说:当时的法拉奇露出钦佩而又迷惑的神气,当然她是难以理解一位无产阶级政治家的胸怀的。这是一个在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历尽磨难的人,又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说的话。他本人和家人都曾遭受很大的冤屈,但他不是从个人恩怨来看这个问题,而是从政治的高度,从国家、民族的前途来考虑问题。我当时听了邓小平的话都很感动。

确实,当年因此邓小平一锤定音,不但毛泽东的画像被要求留在天安门城楼“供中国人民世世代代纪念”,而且毛泽东纪念堂也被要求永远保留…。

但是,邓小平对毛泽东的这种所谓“以德报怨”仅仅是局限在毛泽东一人身上,当年要不是陈云力阻,江青的早就被邓小平砍了。除了对江青一度想置于死地,对毛泽东的后代他邓小平也曾百般刁难,甚至让毛泽东和江青所生的女儿李讷“失去自由”长达五年时间。详细内容留待下篇文章 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当年若不是陈云力阻 江青脑袋已经被邓小平砍了(高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