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星期六

徐州警方称已解除余文生律师委托

徐州市公安局信息公开答复书
答复书

记者/主持人:田溪

5月16日,人权律师的两位辩护律师常伯阳和谢阳去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电脑里显示,限制会见。他们为余文生存了1000元钱。许艳下午又去了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徐州市人大,想递交材料遭到拒。

常伯阳律师表示,看守所不准律师会见余文生,说必须通过办案单位批准。

“后来到徐州,徐州公安局拒绝见我们。我们要把委托手续交给办案单位,他们(却)打电话叫去信访。信访开始同意替我们转交,后来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又不愿意转交了,而且说,我们给余文生了,我们不是余辩护人了。拒绝见我们,也不接手续了。”

许艳说,申请监督余文生案件是否合法?监督办案机关是否依法办案?监督公职人员是否对余文生酷刑?可是几个部门不但难找,还有互相推诿的情形,而且材料也都没有交到部门负责人手中。

“去了这3给部门也是没有什么结果,而且去监察委的时候,3个地方让我来回跑了好几趟!最后我找一个监察委一共推了我3个地方,当时也是中午,满头大汗,最后也是没有什么结果,办公室没人。”

徐州市公安局信息公开答复书

许艳给徐州市公安局寄了申请信息公开。

“我申请了大概8-10项,它答复说不属于信息公开的内容,等于都没有答复。”

许艳非常担心余文生的身体。

“他已经51岁,14年那次又对他实施酷刑,回来这3年也一直属于被打压的状况,又一直奔波在工作中,身体一直没有恢复,现在又给他抓捕了,我非常担心他身体状况,而且担心他会遭到酷刑。”

许艳表示,不管生活多么艰难,我也绝不放弃努力,让他早日回家。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via 徐州警方称已解除余文生律师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