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顾晓军:“不站队”理论

2017/9/10   作者:顾晓军,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顾晓军

“‘不站队’理论”,虽不似“‘不被抓’理论”、是大陆民衆既追求民主、又能保护好的思想武器,但,其也是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保持独立的思想武器。

在体制内新旧交替、混战不断,尤其是“郭文贵”後,“‘不站队’理论”的提出与论证,已日益重要。自2017-6-6以来,我已在《当今中国社会的命门(二)》、《与推友闲聊》、《背後聊刘刚》、《“老领导”及与我》、《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等篇章中,提及“‘不站队’理论”。

2017-9-6,当我看到《王岐山约谈曾庆红 郭文贵被打脸!》时,我写下了《中共的三姓家奴郭文贵》。在文章中,我道,“我一向提倡‘不站队’(跟刘刚等说过)。因就现在而言,体制内谁也不肯放弃专制走向民主。如此,无论站在哪边,不都是自作多情?”

事实如此。“新领导”上台後,看似有点左倾,最近又在强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是,你就站在“老领导”一边的话——其一,“老领导”就肯定能翻上来吗?即使翻上来,就会右倾、会走向民主吗?其实,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就是“老领导”们发明的?

其二,如果你是个体制外的、追求民主的人,你加入体制内的派斗做什麽呢、有什麽好处呢?一般而言,看似体制外、追求民主的人,加入派斗是因为他们是、原本就是体制内的,且是有派别的。你既无派别、又无好处,加入进去做什麽?

其三,派斗都是极其残酷的,也是很难预料谁赢谁输的。如果你加入的那一边,输了的话,你怎麽办、陪葬吗?如果陪葬了,那你还怎麽追求民主呢?所以,既追求民主,就不要意气用事、更不为小利所动,不加入体制内的派斗。

参与体制内的派斗,但也不能啥事都不做。如果啥事都不做,就必然会被社会所淘汰。这就涉及到我的另一理论——“”理论。于我的“‘消费’理论”,这里先不展开;可提示大家的,是我的《消费郭文贵》。

“消费郭文贵”,就是抓住“”的热点,在其中,时而正炒、时而“反炒”。正炒与“反炒”的目的,首先是参与,其次是窥测方向。如,当明确郭文贵——第一“不反共”,第二为贪腐站台……之後,即可以有倾向性地参与“消费郭文贵”了。

“有倾向”,也是很有讲究的。在的《中共的三姓家奴郭文贵》之中,我曾阐述:“虽‘不站队’、却可以有倾向。这倾向的选择:第一,就是要确保‘不被抓’。第二,是倾向于有益于社会进步。如‘反腐败’,就是有益于社会进步”。

“不被抓”与“有益于社会进步”,是“有倾向”的原则。这样的原则,基于——第一,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第二,做对社会有益、促使进步的人。决不能参与之後,不分青红皂白,甚至同流合污,一步步滑入到反进步、反社会、反人类的地步。

那麽,怎麽界定“站队”与“有倾向”呢?“站队”如“誓死扞卫”一类。而“有倾向”,则多为一时一事。如,当郭文贵爆料吴征是特务时,我叫好。而当我看清郭文贵爆料吴征是特务等只是手段、实则为贪腐站台时,就坚决“反炒”。“有倾向”,是有辨别的;而“站队”,则是“死党”。

“‘不站队’理论”,是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保持自己的思想与行为独立的宏观理论。这个理论,有多个层面。其一,如在中美对抗中,也应“不站队”。既没有必要为狭隘的民族主义而出头反美,也没有必要因美国在“反共”、就什麽都支持。

我们的立场,应该是独立的,也必须是独立的——我们的国际标准,应该就是和平、维护世界和平,免于民衆被战争所涂炭。我们的国内标准,应该就是民主、自由、公正,反专制、反贪腐……维护我们的尊严与权益。

“国内标准”,其实就是第二个层面。其三,则是在民主派内部,也没必要站队。如,即使你加入了“顾粉团”,也没有必要事事处处以我顾晓军为标准。如我论证杨恒均是中共特务时,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甚至站在杨的一边。当然,最正确的是观察,看谁有道理。

“‘不站队’理论”,是我们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保持尊严和人格与保持思想和观点独立的思想武器。“‘不站队’理论”,也是防范因偶然因素陷入某种境地、维护自己良知不被泯灭的道德铠甲。某种程度上,“‘不站队’理论”还有“‘不被抓’理论”之功效。

做自己、做最好的自己,是“‘不站队’理论”的精髓。只有做自己、做最好的自己,才不会被他人所利用;也只有做自己、做最好的自己,才不会成为奴隶。

顾晓军 2017-9-8 南京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顾晓军:“不站队”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