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9日星期三

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不为人知的三宗罪(下)

12月27日,前副部长受贿、强迫交易、内幕交易案宣判,马建被判处无期徒刑,其被指控受贿1.09亿元人民币。(视频截图)

2018年底,中共判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无期徒刑。作为继周永康之后,在习近平反腐运动中落马的国安系统最高级别官员,马建获囚终身的消息吸引了世界聚焦。尽管中共只宣布了马建与腐败相关的三项罪名,但作为中共的前特务首脑,其更多的不为人知的罪行和内幕,正被逐渐揭开。

(接上文)

2015年1月初马建被中纪委带走,直接肇因应是方正证券公司CEO李友的举报。据财新网报导,李友从从2014年12月19日凌晨逃离北大博雅酒店,到2015年1月4日被带走期间,曾给有关部门写信,举报马建和郭文贵。2016年11月李友被大连中院判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亿元。

证券业的李友为何会在被抓前,拚死反咬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一口?

马建不为人知的第二宗罪

其实的宣判声明无意中已经泄露出些许线索,牵扯马建不为人知的第二宗罪:利用国安权力破坏金融安全,从中攫财。

财新网曾报导,李友2013年请郭文贵引荐结交马建时,郭正联手马建,以“白菜价”拿下民族证券公司。

大连中院宣判声明则称,2008年至2014年间,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与郭文贵共谋,分别指派人员采取威胁等手段,多次强迫他人转让公司股份、放弃优先购买权及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实现政泉公司控股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尽管法院声明并未说明马建是如何运用国安特权来干涉金融业,但财新网透露了更多细节,包括民族证券一案中隐藏的巨大利益。

财新网称,2011年1月首都机场转让61.25%的民族证券国有股权,挂牌价为16亿元。但财新网依据市价估算这笔股权“至少应该值30亿元以上”。然后,这笔超低价挂牌的股权,因为对竞买者设置了几乎无法达到的高门槛而无人摘牌。最后,这笔股权由政泉公司拿下。

据财新网报导,与郭反目成仇的旧日盟友曲龙曾多次举报:国安部官员开具安全部公函,要求民族证券当时的控股方首都机场集团,将持有的民族证券股票低价转让给郭控制的政泉置业;且马建以安全部名义亲自出面协调,要求北交所设置排他性条件,使得政泉公司成为唯一受让人。

曲龙的举报并未把马建拉下马,马建遭受的致命一击,来自刚刚依附的李友。而李友的背景也不简单,李友被指是令计划“西山会”的主要资助者。

2014年,李友与郭文贵因争夺方正证券的控制权而反目。随着靠山令计划2014年12月底落马,李友在争斗中落入下风。2014年12月李友逃亡后,开始举报马建。据财新网报导,“李友把钱直接打到马建家人的账户上,证据确凿。”马建最迟于2015年1月7日被带走。

财新网称,马建已被查出有6套别墅,6名情妇和两个私生子,其中两名情妇亦为安全系统官员。在马建落马前后,安全部还有至少两名局级干部被带走。马建亲自掌握的一个处,居然拥有国内经济犯罪大案要案的办案及动用技术手段授权。

马建案暴露出一个令中共自己都为之胆寒的事实:作为保障中共政权安全的关键权力部门,已经腐败到不但不能保卫政权安全,反而变成抢夺、攫取金融财富的豺狼,成为破坏国民经济基石——金融安全的硕鼠和蛀虫。

这一罪状就是中共不欲人知的马建第二宗罪。

马建第三宗罪:参与江派政变

其实在中共体制内,马建所犯种种贪腐罪行都是中共“常态”,并非其获罪的关键。根据多家港媒和外媒的报导,马建落马的真正原因,是牵涉中共权斗,马建是曾庆红、周永康的秘密武器,直接参与了江派“政变”阴谋。

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4月号曾报导,指马建是曾庆红在1999年一手提拔的70名“死士”之一。《前哨》披露说,1999年曾庆红上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后不久,绕开中组部指令其亲信和中央各部位及各省市协调安排,把70多个后备亲信从处级提升至局级,其中就有马建。马建在2006年8月得以成为国安部副部长,也是仰仗曾庆红向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推荐。

港媒指,中共现行国安系统是在江泽民时代形成。江的“军师”曾庆红曾主管中共国安系统。由江泽民和曾庆红扶持的周永康建立庞大的政法委体系,渗透政治、经济、军队、外交和宣传等领域,一度形成架空胡温的“第二权力中央”。马建被认为是曾庆红在国安系统安插的重要棋子。马建在国安系统一直负责窃听监控等情报工作。

彭博社曾报导说,有证据显示,周永康曾下令对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高层,进行未经当局批准的监视谍报工作。

多家外媒都曾报导,周永康2007年出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后,暗令安全部建立了一个针对全国厅局级以上干部的秘密档案库,这项工作是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和邱进负责。

周永康的黑档案库监听对象,包括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李克强在内。周永康与时任中办主任的令计划等人结成政治同盟后,利用这个黑档案库,针对包括前任与现任中央常委在内的政治对手收集材料,以在必要时放料打击对手。

《纽约时报》也曾引述知情人士的话透露说,市国安局原局长梁克名义上因涉贪污被中纪委扣查,但有消息指其涉嫌利用其主掌的北京市国安局情报窃听系统,对时任中共高层,包括胡锦涛、习近平等的电话进行窃听,并将窃听的内容报告给周永康。

海外中文媒体亦曾披露,马建执掌的国安系统除了帮助周永康建立黑档案之外,还利用其手段监控在海外的留学生以及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

马建落马数月后,2015年5月中共全国国家安全机关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会上称国安是“特殊力量”,要“绝对忠诚”云云,引发外界诸多猜测。只是,在中共邪恶基因和腐败体制的侵蚀下,国安部门早已变质为权斗、贪腐及压制民众的工具。因此,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所犯下的不为人知的多宗罪,就只能成为中共不欲人知的“国家秘密”。

来源: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



via 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不为人知的三宗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