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9日星期三

中南海主导调查 最高法决策层有变

9日,中共最高法官网最新信息显示,高憬宏已出任最高法党组成员。(微博图片

中共政法委联合中共四大部门,介入“陕北千亿矿产案”,对最高展开调查之际,最高法高层突然出现人事调整。天津高院前院长高憬宏出任最高法党组成员。

1月9日,中共最高法官网最新信息显示,天津市前院长高憬宏已出任最高法党组成员。

高憬宏曾长期在最高法院任职,2014年出任天津市高院院长。2019年1月4日,天津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决定:接受高憬宏提出的辞去天津市最高法院院长职务的请求,李静任天津市高院代院长。

公开资料显示,高憬宏1959年8月生,辽宁凌源人,历任最高法院研究室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天津最高法院党组书记、代理院长、院长,现任最高法院党组成员。

此次中共最高法院高层突然出现人事调整,正值最高法院枉法黑幕遭曝光,由中共政法委牵头的中共四大部门介入“陕北千亿矿产案”进行调查之时。

1月8日,中共政法委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共政法委联合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机构已介入调查千亿矿产案。

中共最高法党组随即做出回应称,坚决拥护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调查“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将全力配合联合调查组工作。

陕西千亿矿权争夺案是一桩被法律界称之为,公权“强吃”他人合法产权、企图将侵夺的利益,无偿转移给第三人的“惊天”。

2018年岁末,央视前名嘴崔永元在微博揭露,中共最高法院有“内鬼”,窃取了陕西商人赵发琦与陕西地质矿产局一桩价值千亿大案卷宗。

崔永元的爆料不仅包括主审法官王林清的陈述视频,还有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等人干预司法的证据。崔永元甚至还直接诘问周强。

主审法官王林清的自保视频中,也透露了二审卷宗消失的前后经过,并讲述了周强干预案件的整个经过。

而凯奇莱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发琦也透露,他在被非法拘押133天前,曾被现已落马的时任最高院副院长的奚晓明找去。不过他说,尽管批示是奚晓明的签字,但他多方了解到,实际上是周强一直在操纵这个案子。“周强是100%在操纵这个案子”。

该案于2017年12月宣判,赵发琦维权12年终于“胜诉”。但该案在陕西省高院执行近一年毫无进展。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最高法院。

巧合的是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案徇私枉法。

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赵发琦表示:“该案历经六任陕西省长、三任陕西省高级法院院长,我们身为民营企业为此案耗掉12年。”“对于这个结果,我只有沉默。”

随着千亿矿产案持续发酵,最高法院主审该案的法官王林清三次发视频,指证最高法院高层领导的更多“枉法”黑幕。8日,消息称,王林清被扣留在最高法院内部招待所已经多日,遭长时间审讯,此案因牵扯太多高官而变得复杂。

段万金律师评论说,该案诡异重重,而主审法官为免遭厄运,居然要发视频澄清案卷丢失实情。接下来很可能会产生惊涛骇浪,甚至足以载入世界司法史册!”

公开报导显示,该案持续升级,越来越多的重量级权力高官浮出水面。陆媒称,山雨欲来风满楼,随着调查组的介入很可能引起官场大震荡,好戏在后头。

来源:新唐人



via 中南海主导调查 最高法决策层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