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

习扼江家金融命脉遇顽抗 联通混改马云等数巨头加入

北京当局标榜的国企改革示范中国联通混改,在16日公布后,各方密切关注,有观点认为,这一由政府主导而非市场驱动的改革,在凸显北京为今秋的中共召开而贴金的同时,也暗示了中共最高层利益集团的盘子被“分割”。

马云

马云等四巨头被安排介入

8月16日,中通香港及其间接控股股东公布了中国联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网宿科技、中国中车、寿、苏宁云商、宜通世纪在内的战略投资者及结构调整基金,将投资约120亿美元,收购联通109亿股份。同时,中国联通还将向核心员工首期授予约8.48亿股限制性A股。

其中,国有企业的中国人寿将持有大约10%的股份,成为最大的新股东。

显然,这是中共国务院2015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后,为中共国家国企混改推出的重量级范本。不过,联通的混改方案在公布几小时后“从上海证券交易所撤下公告”,并解释“在三个交易日内披露修订后的计划”。

大陆的报导显示,联通的混改是“国企混改风向标”,上海证券报7月20日的发表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张锐的文章显示,这一“涉及更深层次制度创新的变革”,是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的“的重大命题”。

外媒:以利润丰厚的中国联通试点用意明显

华尔街日报18日以“中国联通混改乌龙凸显国企改革障碍”为题,引述知情官员表示,“该交易基本由政府主导,而非受市场力量驱动,因此外界对于部分投资者的出资承诺有些疑问。”

但华尔街的上述报导则认为,当局以利润丰厚的中国联通试点,用意明显。而知情官员更是透露出,在这一政府主导的混改中,“国资委随后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其他部门,加大了中国联通引入外部投资者的混改力度。”

事实上,上述交易完成后,国有性质的中国联通集团持有联通A股比例从63%降至36.67%,依然是联通最大股东,但失去了绝对主导地位。而新引入的投资者将合计持有联通A股35.19%的股份,形成混合所有制多元化股权结构。

此外,混改后,A股公司董事会结构也有重大变化,由国家派员3人,联通人员降至2人,国企投资者进入1人,民企投资者新增3人,另设独立董事。改善董事会结构,民企股东有话语权,国有持股亦多元化。

不过华尔街上述报导认为,混改后的的“混改乌龙则凸显出中国改造国家资本主义形象所面临的巨大困难。”认为当局更注重“加强共产党对这些公司的管控,以防国有资产流失。”

联通被指与江泽民集团关系密切,尤其是有中国“大王”之称的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大纪元制表)

利润丰厚的联通是江泽民的摇钱树

仅在今年上半年,中国联通就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4亿元(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68.9%。利润可观。

中国联通于2009年1月6日,由原来的中国网通及中国联通两家公司合并而成,目前是中国主要电信集团之一,并且同时在美国的纽约、中国的香港、上海三地的股市上市。

不过,在2015年2月中共中纪委巡视组在巡视联通等6大央企后给出的反馈中就包括了联通高层“搞权钱、权色交易”,媒体注意到,“江绵恒创办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曾投资创办网通”,因而多家媒体分析认为:“有关巡视组调查的最终目标可能就是江绵恒”。

事实上,早在2009年底,中国移动副总经理张春江遭中共中纪委“双规”,免职,媒体就称。这位前中国网通董事长与“江绵恒关系密切”,2010年1月前中国网通副总裁、中国联通高级副总裁赵继东遭调查也牵出江绵恒。

江绵恒如何成为电信大王

从网络汇集的资料看,中国电信可说是“江绵恒的‘电信王国’”。

作为联通幕后大老板,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早在1994年,就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从而开始了他霸占〝电信王国〞的生涯。也就在这一时期,网传“江绵恒通过联和投资成为亿万富翁”。

1999年11月,江泽民亲自任命江绵恒为中科院副院长,自此之后,江绵恒打着中科院副院长旗号向国家电信等多元领域进军,在短短几年时间,建立起了庞大的家族电信王国。

江绵恒以国有企业上联名义,入股中国网通,然后,再将中国电信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的国有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2008年,江家父子将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成立新的联通公司,将大网通、联通二套人马归一。表面上,壮大了国企力量,实际上是将网通、联通全部归于江绵恒旗下,变成了打着国有旗号的江泽民家族企业。

习近平混改联通做试点意在老领导

海外新唐人电视台8月18日报道说,联通混改,“扳倒江家摇钱树”。报导引述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浩分析认为,联通幕后大老板被指是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这次一下子就出售109亿股,而且是卖给这么多家〝亲习〞的大企业,这背后,已经可以嗅出,有政治操盘的意味。这也显示出,有高层已经被〝收编〞或被〝施压〞来出卖这么多的股份。

唐浩还认为,“江绵恒在中联通应该已经失去主导权”。结合本文A股公司董事会结构变化的内容来看,唐浩认为是“应该有当局人马或力量的介入”,〝空降部队〞袭击,才能〝里应外合〞。

联通混改公告后撤回并停牌,唐浩也认为是江绵恒在“事态严重,股权(公司权力与获利分配)将被严重稀释”的情况下,难以阻止,只得以〝技术性停牌〞的方式来抵抗。

来源:阿波罗网欧阳理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习扼江家金融命脉遇顽抗 联通混改马云等数巨头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