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中国版老大哥的世界之旅

来源:iYouPort

中国一直在完善自己社会;随着监视技术行业能力的精进,的公司正在向海外出口监视技术;这部分是借助于“一带一路”,中国人工智能和监控公司正走向全球化;中国正在帮助建立一个全球监控产业园区

习近平在 2017 年的讲话中表示,中国“应该建立一个开放的合作平台,坚持和发展开放的世界经济”,参照他雄心勃勃的计划,重组许多亚非国家的经济基础设施。在一次单独的演讲中,他敦促中国安全部队在中国的新疆周围建立一座“钢铁长城”,中国大部分全球经济项目 – 即 BRI 里的“R”都将通过这里。

中国监控技术公司已经获得了大量合同,以帮助监视其人民,目前这些公司正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业务,覆盖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其他国家。在津巴布韦、马来西亚、和蒙古等国,中国的科技公司正在与当地政府合作,以加强他们的能力

沿着情报机构和硅谷结合的标准老大哥路线,如今世界正在开始看到中国主导的全球监视-工业综合体的出现。一些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正在吹嘘这一计划。

津巴布韦

2018年3月,津巴布韦政府与中国科技公司 Cloud Walk 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面部监视系统。

“津巴布韦政府并没有纯粹为人工智能或面部识别技术来广州,而是为基础设施、技术和生物学等领域制定了全面的一揽子计划,”CloudWalk 首席执行官对中国官媒说。

“我羡慕地看着中国人能够用他们可爱的面孔来支付餐费,”津巴布韦的交易顾问告诉环球时报,指的是中国的面部识别软件,“所以我都等不及了想要看到津巴布韦人民使用它。”

“随着中国面部识别技术近年来取得快速发展的宣传,津巴布韦政府希望通过与中国领先的IT行业企业合作,将其引入该国,以帮助加速其现代化,” CloudWalk 的一位高管告诉环球时报。

Cloud Walk 高管一直在吹嘘该公司在新疆的“工作”,帮助政府完善对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人民的监视,甚至暗示政府多年来一直在慢慢推进尖端技术

“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使这项技术更实用,”Cloud Walk 的创始人说,“实际上,我们的一些设计系统自2011年起已应用于新疆和其他地区”。

另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科技公司海康威视(Hikvision)一直致力于通过闭路电视摄相机布设为津巴布韦提供先进的监控提供平台。

津巴布韦一直在威权主义和侵犯人权方面闻名全球。独裁者罗伯特穆加贝的20年统治在政变中被推翻,但取而代之的是军事政权。自由之家将这个国家评为“不自由”。

为了与东方政府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津巴布韦发起了一项名为“向东看”的政策,呼吁加强与中国的关系。现在,津巴布韦正在与中国合作加入“一带一路”倡议。部分原因似乎包括为满足津巴布韦政府需求而量身定制的中国原产监控技术的进口

新加坡

新加坡政府机构 GovTech 已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在所有路灯上安装约 110,000 台监控摄像头,并配备先进的面部识别功能。

该项目名为“灯柱作为平台”(LaaP)于2019年推出,该项目一直在招揽中国公司,这些公司曾帮助在中国建立监控国家。

中国的监控技术公司 Yitu 竞购了 LaaP 的合同,据报道已经在新加坡开展了销售和推广业务。该公司还计划在该国建立一个研发实验室。换句话说,无论有没有 LaaP 的合同,Yitu 都会来新加坡。Yitu 专注于开发尖端的面部识别技术

SenseTime 是 Yitu 的竞争对手,也是面部识别技术公司,同时还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人工智能公司,似乎也对新加坡 LaaP 的出价感兴趣。

路透社报道,美国权利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的高级职员律师 Adam Schwartz 敦促新加坡和其他政府不要采用面部识别监控技术,因为担心它将系统地限制言论自由并阻止和平示威。这是因为这种面部识别技术通常连接到警察数据库。

新加坡与津巴布韦一样,有压制政治异议和部署监视工具以遏制批评者的历史,包括逮捕和平抗议者。

根据其首相李显龙的说法,新加坡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 “早期和坚定支持者”。

新加坡是一个全球金融中心城邦,已经在 BRI 上与中国签署了多项协议。新加坡贸易部长 Lim Hng Kiang 说: “新加坡作为该地区重要基础设施,金融和法律中心的实力,将为沿着一带一路扩张的中国企业增加价值。”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安全部队于 2018 年4月展示了他们的最新技术; 由中国监视技术公司 Yitu 提供的最先进的面部识别可佩戴的相机。

“AFSB [Auxiliary Force Sdn Bhd] 致力于为马来西亚的安全领域带来创新。这是向前迈进了显着的一步,我们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提高公众的安全和保障,” Auxiliary Force Sdn Bhd 的首席执行官说。

在宣传他们在马来西亚的新合作伙伴关系时,中国监视技术公司 Yitu 还向其他潜在买家展示了其最新产品,包括 “智能 AI 眼镜” 和配备面部识别技术的无人机。因此,其他马来西亚安全部队和政府实体可能会采用类似的技术。

马来西亚在国家政策滥用方面历史悠久。就在 2018 年5月辞职之前,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还制定了一项所谓“反假新闻”法律,该法律旨在惩罚那些发表被当局讨厌的作品的人长达十年的监禁。

马来西亚境内的积极人士批评该法律是对新闻界的公然攻击。虽然由于过多的腐败指控,Razak 最终被迫辞职,但自由之家认为马来西亚仍然只是“部分自由”。

马来西亚一直试图尽可能多地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其中一个新的合作伙伴似乎就是引进中国的监控技术。

蒙古

“一带一路“中的另一个环节是蒙古监狱,在其戒备森严的监狱中采用中国的人脸识别技术。

SenseTime 首席执行官吹嘘他的公司如何参与这些监狱的监视能力布设。

“在蒙古的高度安全监狱利用中国首屈一指的动态人脸识别监视技术,能有效地协助为监狱安全控制开发的系统,提高了管理效率,提高了员工的工作效率,” SenseTime 的 CEO 写道

他还表示,SenseTime 的目标是成就全球影响力:“我们的目标绝不是创建一个被收购的小公司,而是一个‘platform company’,为全球用户提供核心技术,如 Google 和 Facebook”—— 高堡奇人。

据报道,蒙古维持着一个事实上的两级刑事司法系统,其中一些人具有相对的豁免权,而其他人则受到最严重的迫害。“由于警方的自满情绪和不愿意逮捕罪犯,极端民族主义团体逍遥法外,” Michelle Tolson 在国际新闻写道

国际特赦组织还报告说,蒙古监狱内经常使用酷刑。

全球监视工业园区

许多中国的科技公司通过合同获得了中国政府的大量财政支持,或者代表公司筹集资金。由私营公司委托和开发的满足中国执政党的技术让这些公司获得了经验、资金和平台,使他们可以在国外销售他们的技术。

随后,“一带一路”倡议为这些公司在促进其扩展到伙伴国家方面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

其他公司也在采取行动,包括全球电信巨头华为。

根据 Zenz 的说法,“华为公司刚刚受到新疆乌鲁木齐市警察局的邀请,部署了一个包括全面监控和信息收集的’智能城市’系统。华为和其他公司正与维稳一起在新疆开设研究实验室。“

中国提供了一个适宜这类公司发展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这些公司可以在一系列严格的中国控制下得到特殊成长,并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盈利增长:

“中国先进的基础设施使政府能够塑造公共话语、宣传、审查异议、参与国内保护主义,并控制在中国运营的跨国公司和国内公司”,Simon Zhen,法律分析师和即将发布的报告的作者告诉 Al Bawaba

“中国明确表示,它希望成为网络安全和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导者,因此投入了大量资源”,Jean-Marc Rickli 告诉 Al Bawaba。

“这种技术对该制度的具体好处体现在它允许当局对社会全面控制,就如’社会信用评分制度’。作为该领域的先驱,在商业全球力量和军事方面也具有战略意义,“Rickli 说。

中国正在加倍努力将监测技术纳入其全球经济计划中,到目前为止,似乎并没有受到与其合作的国家的人权记录的影响,目前正在对其本国人民实施的监视滥用行为也没有被监督。

“由于主权原因,中国的霸权地位目前没有得到有效的检查,在我看来”,Zhen 说。

“中国不仅可以自由扩大其审查基础设施,还可以将其监控技术出售给发展中国家。”



via 中国版老大哥的世界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