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7日星期一

曾经的股骨头坏死患者:修炼法轮功康复

文: 大陆大法弟子/明慧网

我二十六岁那年,因工伤后遗症造成重度股骨头坏死。吃了很多汤药,又行针治疗一段时间,不见好转。

一家医院大夫说我这种病腿不能吃力,建议我打牵引治疗。说是为了节省费用,就让我在家打牵引,我们决定试一试。这一打就是两个月,躺在炕上,吃喝拉撒只能让妻子伺候,我无数次的偷偷痛哭,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可是打了两个月牵引,也不见好转,不但走不了路,连弯都不能回了,那条病腿更明显的细了。

到医院一拍片,医生又说只能做手术了。准备换成化学的,说国产的只能挺五、六年,進口的能挺十年再换一次,这就意味着我的人生将在不断的手术中度过。妻子不同意,她说再到各地走走,打听一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实在没有别的好办法,再做手术。

过了年,就打听到一家当地很有名的骨科医院,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开始了长达十个多月的治疗,每天吃大量的草药,最后吃得我肠子象得了结症一样有一段是硬的,而且还时常伴有剧痛,我想我是不是得了结症,真是旧病未去,又添新病,吓得我不敢再继续吃下去了。

拍了片子一看,股骨头腐烂、变形,我的希望彻底破灭了,那时家里忙,就我一个人在医院,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病情,我不想再治了,不能干活,不能养家糊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只能拖累别人,如果治不好,干脆想个办法死了算了,再过二十年又长成这么大一个人。

我就回到家中,为了不让父母、妻子为我担心,我没有把病情告诉他们,就说好多了,我扔掉双拐,装作比原来好的样子,我也不再怕这条腿能不能吃力,爱什么样就什么样吧,有时还硬撑着去干活,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痛,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一九九八年末,我喜得法轮大法,那时也没想到大法能治我的病,只是觉的这个法好,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么好的法很幸运。两个月左右的一天,我发现我的腿不疼了,这几年的折磨,这几年的痛苦,已经对自己不抱希望的我竟然真的好了。

那种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只是心中不断的呼喊:“谢谢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给了我这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完整的家。”

大法让我走过这段灰暗的人生,我能干活了,浑身使不完的劲,我的病能好到这种程度,让我村中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很多人相继走進大法。

得法的喜悦让我非常珍惜大法,凡事就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在家里,我排行老大,什么事都让着弟弟妹妹,从钱财方面更是带头礼让,农村种地常常因为你种多了他种少了而产生矛盾,修炼后我和村邻从没有这方面的矛盾,我就不相信最后能把地种没了。

有时候,母亲担心我把地越种越少,就说我几句,我会和母亲讲古人让地的故事,讲修炼人的心性,母亲也就不管了。村中红白事人们都愿意找我帮忙,我干活实在,从不多言多语,成了公认的好人,同时他们都非常认可大法,真相护身符争着要,有没得到的甚至到我家来要。

有一个外村的大法弟子给我们村一个大车司机讲真相,一说法轮功,那个司机就说好,说我可是个大好人,还把多年前我卖鸡收到假钱不去再糊弄别人当场撕掉的事说了一遍,我几乎把这件事都忘了,可常人却牢牢记住了,看来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都不是小事。

后来我找了一份工作,工作中时刻不忘自己是修炼人,干活从不计较,脏活累活没人干,只要我看到我就干,从利益上也不去争,班上两个班之间有时会因为装外运得外财,争争斗斗的事我不要,也不参与,谁说话说高说低,也从不在乎,他们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同事们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班长、主任也说;“把你们学法轮功的人多找几个,上咱们这个厂子来上班,都不用班长、主任操心了,只要告诉他们怎么干就行了。”后来我被评为先進工作者。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也严格要求自己。一次我和同事去吃饭,走时是他结的账,回来后,我要给他钱时,他才告诉我那个老板少算了我们十多元钱。钱虽然不多,但是我觉的不妥,大法弟子走到哪都应该是好人,更不能贪图小利。

我没告诉同事,就悄悄的抽时间把那个多找的钱给老板退了回去,当时我和老板说明情况并把钱退了回去,老板很感动,说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好人呢。我给他讲了真相,当场很多人也听了真相,我想让人们都知道大法弟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修大法,我不但有了健康的身体、和美的家庭,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从此义无反顾的走在最神圣的修炼路上。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