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

山东临沂人大副研究员吁民主 被关精神病院(图/视频)

山东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员丰晓燕因散发民主传单,被当局以治疗“”为名关入臭名昭著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她的女儿杨清(化名)连日来四处奔走呼吁,才得以见到母亲。丰晓燕在见面时对女儿表明了自己不可改变的意志。

山东临沂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员丰晓燕到北京散发民主传单,被临沂警方带回,关入臭名昭著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受访人供图)

“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活。真正的高贵不是这些诽谤侮辱迫害能决定的。”

山东临沂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员丰晓燕因散发民主传单,被当局以治疗“精神病”为名关入臭名昭著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她的女儿杨清(化名)连日来四处奔走呼吁,才得以见到母亲。丰晓燕在见面时对女儿表明了自己不可改变的意志。

杨清对大纪元表示,母亲丰晓燕曾在89年去过天安门广场,很早就看清中共体制。自从公开表达对共产体制的不满,她就被禁考职称、不得升职,也被限制出国。在2003、2004年左右,临沂因对丰晓燕不满,找黑社会人员撞断她的腰,导致她落下腰椎盘突出的毛病。

2019年,丰晓燕提出退党退公职,临沂市人大却不批准。同年10月,她在所住里张贴海报,公开支持香港年轻人的抗争活动,遭到当地警方打压。

“可能这个火压着,最后就这次上王府井发传单。”杨清说。

今年4月28日,丰晓燕再到北京的王府井散发传单,要求促进民主改革,改选中国主席,反对社会不公。她遭王府井派出所拘留,并于4月29日被送回临沂。

在没进行任何精神方面检查的情况下,丰晓燕被二十多名警察强行送往临沂第四人民医院。杨清从体制内的父亲那得知,“上面的领导”称丰晓燕已经“碰触到底线,是精神病也要带到精神病院,不是精神病也要带到精神病院。”

在扭送过程中,警察为把母女二人分开掌掴她们的脸,裸露丰晓燕的身体,并将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被关入病房后,警方勾结医生污蔑丰晓燕患精神分裂症,并强行给她服药。

原山东临沂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员丰晓燕旧照。(受访人供图)

母亲被抓后,杨清一直极力奔走,四处寻求帮助。她找了母亲这边的亲戚、市人大领导、市卫健委、市、市委市政府,“他们通通都是对我采取敷衍了事的态度”,她说。

她也给中纪委、等等单位写信,但得不到任何回应。

5月4日,杨清到医院探视母亲,但她们只能在角门隔着玻璃说话。丰晓燕告诉她,自己每天被逼吃一大堆药。“她说一日三食,每食都是一大把。”杨清说。丰晓燕还表示自服药以来无法入睡,难以思考,舌头肿胀,身体酸痛、沉重等。

山东临沂人大副研究员吁民主 被关精神病院(图/视频)

但是,她无法拒绝服药。“里头的医生都采取暴力的手段,如果不吃就硬塞进去。”杨清说,“那里的医生素质很低,就跟打手一样的”,“就是(要)把一个正常人强制变成一个精神病。”

杨清在求助信中说,她探视母亲到一半的时候,两名医生粗鲁地阻止她记录,两三名保安冲上来抢夺她的手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翻看手机内容,删除图片,并威胁她不要把丰晓燕的事告诉任何人,也不要在网上发布。

此后,医院禁止杨清再去探望丰晓燕。“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就十分绝望。我就说那我就不活了,我当时真的想不活了。”杨清说。

5月6日晚10点到12点期间,杨清到医院门口说自己要跳河,这样才能出新闻,揭露医院的暴行。“他们当时听见了,但是也没说什么,还是不让见我母亲。”她说。

5月7日凌晨2、3点,杨清来到沂河边准备跳下去,被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拦下。天亮后,她又给医院打电话,主治医师潘虹联系了医院监督委员会的一个人,谈了半天后终于允许她在医生的“陪同”下见母亲一面。

杨清表示,丰晓燕在见面期间对她说:“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活。真正的高贵不是这些诽谤侮辱迫害能决定的。”她的态度很明确,并永远不会改变主意。

杨清在求助信中写道:请帮助我们!共产党的罪行令人发指,已经到了不可原谅的地步!请尽快停止这种残暴行为!否则,我会有一个因强迫服药而精神病的母亲!

临沂第四人民医院一直被外界诟病。2006年1月,该院挂牌成立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副院长杨永信兼任网戒中心主任,使用电刺激疗法对患者进行“治疗”。

自2008年被媒体曝光后,大量民众认为用电击虐待患者毫无人道,“让人生不如死”,此后,美国《科学》杂志、英国《卫报》等相继发文谴责该医院“摧残式戒网瘾”。

来源:记者张北采访报导



via 山东临沂人大副研究员吁民主 被关精神病院(图/视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