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5日星期三

中国当局持续清扫推特 回族诗人遭审讯

来源: 德国之声

作者: 杨威廉

根据人权观察的报告,中国政府自11月初起,将全国性社群媒体打压的目标转向在中国遭屏蔽的。至今已有数十名推特用户遭传唤或拘留。

诗人真回安然上周因一责推特文遭警方带到做笔录。他表示,今年警方与他接触频繁,这些经验对他生活蒙上很大的阴影。

在这波扫荡国内推特用户的行动中,不乏有长期在推特上批判中国政府的异议人士,其中包括住在山东省济南市的回族诗人真回安然。他长期在推特关注中国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及宗教议题,也因此曾多次遭济南市公安局约谈。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今年济南警方总共与他接触了11次,其中四月的时候,他曾在机场被等候的警察带走,并在警方无法提供法律文件的情况下遭扣查。他说:“今年他们和我接触了十一次。他们在机场拦截过我,也打电话警告我,或是突然到我家。”

最近一次发生在上周二(11月27日)下午,两名国保与三名民警登门拜访真回安然。当他问警方为何而来时,他们表明是为了真回安然在推特发的文,并强调这次要请他去派出所做笔录。他说:“我心里犹豫了一下,因为我怕到那边,他们就找藉口拘留我。但因为他们蛮客气的,我最后盘算一下后,决定还是跟他们去。”

真回安然在离开前,匆匆发了则推特文,向外界表明警察将他带走了。他说,到了东关大街派出所后,派出所所长进到办公室训斥了他一顿,并威胁说他在推特上的发文都在中国政府的监控之中。接着,一名国保将一段翻译的推文递给真回安然,质问是不是他写的。

根据真回安然的叙述,该则推文是在评论一段村民抢劫翻倒货车的影片,他除了批评文化大革命破坏道德观念外,也提到文化大革命对宗教的迫害,并与近期中国政府提倡的穆斯林中国化做比较。由于距离发文确切日期已隔一段时间,真回安然表示,他只依稀记得发表过类似内容,便决定承认发过此文。

他说:“我解释一下发文内容后,国保便把翻译的推文纳入笔录内容,然后叫我每一页都签名跟盖红手印。这时候我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了,因为这有点像处理案件的程序,而这个笔录有可能成为司法证据。”

之后,一名国保问真回安然是否能删除手机上的推特,他只短短的回答了:“不能”。当他们再问他是用什么软件翻墙使用推特时,他便以个人隐私为由,拒绝回答问题。他表示:“我将推特帐号比拟成网路资产来跟他们讲道理,而他们听完后,便笑了笑跟我说因为济南市公安局直接下达命令,他们不得不把我带来做笔录。他们最后也说会把笔录带回济南市公安局。”

真回安然指出,他事后回想才惊觉,济南市公安局可根据笔录内容,以某种罪名起诉他,因为文字狱在中国相当普遍。他在派出所待了几小时后便被释放,但因为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他心绪难平地在街上徘徊。他指出,过去一年内警察数次上门盘查,让他心理压力极大。他说:“我时常想他们可能又要登门了,然后往往我这样想时,他们就真的来了。这让我十分焦虑。上周他们又来拜访时,有点把我击碎的感觉。”

他说警方上周并未强行要求真回安然删除推特帐号及发文,但他们也表明如果他的推特帐号没删除,警方会再上门拜访。真回安然表示不确定是否会继续在推特上发表批判性言论。他说:“今年的经历对我造成的阴影蛮大的。我感受到作为一个个体,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政权机器,我太淼小了。我感觉自己走投无路时,很难有人能协助我。我们这些人的声音,对中国政府可能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他们对批评已无动于衷了。”

真回安然并非近期唯一因使用推特而被警察审讯的异议人士。长期旅居美国的异议人士曹雅学12月5日在英文人权网站(China Chnag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当中记录了从今年九月开始,多达30位记者、人权运动者及分子因在推特上发表对中国政府批判性的言论,而被警方警告。有些人甚至被带到派出所审讯或关押起来。大部分的案例中,警方在登门拜访或透过电话警告时,都会先强调他们因为在推特上发表的言论而被盯上,并要求他们立即删除推特帐号或特定推文。

其中,住在广州的许乐群11月7日也因在推特发表关于新疆的言论,被深圳公安带到派出所验尿、采录指纹并审讯做笔录。虽然他隔天即被释放,警方却于11月10日再度将他带到派出所审讯,指责他被释放后依然上推特发文。关了一夜后,隔天才以抓错人为由放了他。但几周后,派出所再度致电给他,说仍然监测到他的推特帐号,要求他马上注销。

此外,广州独立作家野渡上个月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表示,警方向他出示一份纪录他过去推文的表格,上头总共有802责推文被视为问题推文。他强调:“对于国内的自媒体平台,自然有很多管控手段。而对于境外的自媒体,官方一直认为他们构成了某种威胁。随着2017年,郭文贵也推特发起爆料,推特中文圈又开始热络起来,很多人会翻墙去看有关郭文贵的言论,并在墙内传播。所以说,2017年以来,又掀起了一股推特热潮,关注的范围也并不局限于郭文贵,其他一些敏感话题也被网友以’搬运工’的形式传播到国内的自媒体平台上。这可能是官方加强对境外自媒体控制的重要原因。”



via 中国当局持续清扫推特 回族诗人遭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