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

“我是自杀” 洛阳中学老师之死

在王宏召跳楼的宿舍楼楼顶发现了他的外套、一串钥匙和一部小手机。王宏召上有几张手写的遗书。警方根据现场痕迹、遗书等证据,判断王宏召是自杀。

‌‌“我是自杀,以此表达对教育局、学校的失望,原来拖欠工资,现在各种各样检查乱七八糟档案,名目繁杂培训,职称不公。‌‌”——属于王宏召的老年机按键磨损,9月13日早上5点51分的短信这样写着。

9月13日早上四点多,市第十七中学数学王宏召独自出现在该校宿舍楼的监控里。平时走路风风火火的他步伐缓慢,埋着头,一步一步爬楼梯,瘦削的身影逐渐被黑暗吞没。

两个小时后,有人在楼下发现了他的尸体,血溅墙壁。警察现场勘查后认定为自杀。

在老师和学生们看来,始终微笑着的王宏召是个热心肠,‌‌“爱岗敬业、认真负责‌‌”。王宏召妻子马会芹、女儿娃娃(小名)不敢相信这个噩耗,学校师生也惊讶不已。

家属在王宏召的外衣口袋里发现了他的手机,草稿箱里两条未寄出的短信说明了他最后的决心,‌‌“我是自杀,以此表明对教育局、学校的失望……‌‌”

2-8-768x1024.jpg

警察在楼顶发现的王宏召外套里的手机,家属证明是他的手机。上面有未发出的短信。

自杀

9月13号早上6点多,洛阳十七中老师马会芹正吃着早饭,就接到了学校刘振龙的电话,让她早点去学校。马会芹没多想也没多问,只以为是让她去帮别的老师替早自习,吃完饭立马出发了。

下了公交往学校走的路上,一辆120急救车从马会芹身边开过,她隐隐觉得心里有点别扭。前几天,有学生说同在学校教书的丈夫王宏召在绝食,她担心是他饿晕倒了,加快了脚步。

进了校门,马会芹越走越发现气氛不对。十七中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有一片小空地,立着旗杆。本来是早自习的时间,学生们没在教室待着,却都聚在旗杆指指点点。

马会芹还没走近,一位女老师走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她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这时副校长从不远处小跑过来,把她叫到旁边,欲言又止。

他们走到操场上,‌‌“是不是老王出事了?‌‌”她心里有点发毛地问。

‌‌“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副校长说。

马会芹当场腿软,整个人‌‌“晕倒过去‌‌”。刘振龙又打电话给马会芹的女儿娃娃,娃娃听到电话那头母亲在嚎啕大哭,立马赶来了学校。

父亲在地上被白布盖着。娃娃掀开白布,父亲左脸侧挨着地,右脸朝外,眼睛还没闭上,娃娃一边哭一边轻轻给父亲拨眼皮,但是父亲的眼睛却始终合不上。

警察在王宏召跳楼的宿舍楼楼顶发现了他的外套、一串钥匙和一部小手机。王宏召办公桌上有几张手写的遗书。警方根据现场痕迹、遗书等证据,判断王宏召是自杀。

‌‌“我是自杀,以此表达对教育局、学校的失望,原来拖欠工资,现在各种各样检查乱七八糟档案,名目繁杂培训,职称不公。‌‌”——属于王宏召的老年机按键磨损,9月13日早上5点51分的短信这样写着。

在王宏召办公桌上发现的另几张A4作业纸上,他列出了从1988年至今拖欠老师工资的范围和时期,还写着,‌‌“义务教育法、教师法,永远只一纸空文吗?

‌‌”我太相信法律、太渴望民主、公平、公正了,可现实令我绝望。人生辛苦无所谓,教育不公、教师穷,我不再受!‌‌“

王宏召走后,马会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学生和朋友,‌‌”怕影响学生学习,也怕有些学生情绪激动、做事极端。‌‌“直到新闻报道,王宏召生前的一些学生联系上她们母女。

26号凌晨,王宏召上收到一个学生的消息,‌‌”王老师,虽然我知道您永远都看不见了,身为您的学生,没有为此事尽一份力,我感到万分惭愧。您就这样走了,而原因是让人那样的悲愤。老师,千言万语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想您了老师,托梦给我好吗……‌‌“

马会芹回复,‌‌”我是马老师,安心学习,不要受任何事情影响。‌‌“

从9月13日开始,马会芹和娃娃一直在等官方的说法和处理。直到王宏召自杀半个月后,9月29日,洛阳市洛龙区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公安局已经排除刑事案件,事件的善后处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相关调查情况将及时予以公布。

最后五天

王宏召今年52岁,1988年从河南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后从事教师职业。2005年前后,洛阳市第十七中学、洛阳市第三十五中学、白马寺一中合并为新的洛阳市第十七中学,教数学的王宏召和教英语的马会芹来到十七中。

十七中位于洛阳城郊的白马寺镇孙村,王宏召和马会芹住在5公里外,每天坐公交或开电瓶车上下班。夫妻二人连续几年都带毕业班,今年分别教初三的不同班,早晚自习安排不同,个人习惯也不同,平时王宏召习惯晚点回家、早上准点到学校,马会芹则一般按点回家、早上早去学校。她喜欢学校的绿茵操场,早上去了会先锻炼锻炼。

女儿娃娃今年29岁,和父母一起住,一家三口条件并不优渥却也幸福。从1999年到现在,他们一直住在洛阳城郊的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里,最近几年在相隔不远的老家新盖了一栋小楼房。王宏召喜欢捣鼓装修,没事就泡在老家一堆电线、螺丝里琢磨装修。

9月开学一周后,王宏召曾频繁公开提起学校待遇的问题,却没受到足够重视。

9月8日,王宏召给校长倪国强发微信说中考奖的事情,也分别在两个里提出这个问题,但是都没人回复他。

聊天截图显示,9月8日11点26分,王宏召发微信给倪国强,要求公布绩效工资和职工福利的账目,重新研究中考奖励制度。对方未予理睬。半小时后,他又发了一条微信给校长,要求公示2018年中考奖金标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同日下午2点54分,王宏召在一个名为‌‌”我们的家‌‌“的37人教师群中质疑5元一节的加课费问题,还是无人回复他。

第二天是周日,马会芹回忆,从超市买东西回来的王宏召说,今年教初三的教师基本还是去年那拨人,大家待遇还是不好,明天教师节,他想提出这个事情,代表大家争取一下。

王宏召的弟弟说,王宏召在9月10日上午去找过校长,但是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这之后他开始绝食,也没回家。走廊的监控视频显示,10日上午,王宏召先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但马上出来了。10点38分到11点53分的监控视频无法查看,只能看到这之后,王宏召在东边的走廊窗户,挠着头、焦急地徘徊踱步。家属多次要求调取这段监控录像,却至今未看到。

当天下午,洛阳市十七中学给老师们组织了教师节庆祝会,发给老师们苹果、梨子、橘子和一束鲜花。有老师回忆,王宏召去得很晚,也没怎么和大家说话。

从9月10日晚到9月12日晚,王宏召一直告诉妻子和女儿说自己回老家住。他们在老家盖的新房离家骑电动车大约二十分钟,正在陆续搬家,两人平时经常过去瞅瞅、住住,所以当10日、11日晚,马会芹打电话问王宏召怎么还不回家,他说他住老家的时候,马会芹没有觉得异样。

12日晚上,娃娃下班回家,几天没见爸爸了,她问他在老家还是在学校,他说在老家。电话那头王宏召的声音听起来很小,‌‌”我说你都好几天不回来,你也不想我,他问我明天上啥班,我说明天上早班,一大早就走了,他说好,那你早点睡了。‌‌“娃娃以为爸爸第二天会早点回家见她,也没多想就挂了电话。这通四十多秒的电话,是娃娃和父亲最后的对话。

但后来学校保安告诉从广西赶回来的王宏召弟弟,‌‌”王宏召前几天都没离校,电瓶车一直在学校停着的。‌‌“

死前三天,王宏召依旧去教室,但是没有给学生上数学课,而是自习。学生告诉记者,王老师在黑板上写,‌‌”我绝食静坐,你们好自为之‌‌“。他们回忆,王老师要不趴在讲台上,要不扶着额头或揉眼睛,也不说话,像在想什么问题,但还去看他们跑步了。

王宏召还问学生,‌‌”你们相信不相信人扮鬼?‌‌“有学生说相信。‌‌”不要怕人扮鬼,鬼扮人才可怕。‌‌“他说。

‌‌”致全体学生的:不要害怕,老师不吓小朋友,老师只吓令我失望的大人。从今往后,老师时刻注视着你们,希望每一个学生遵守纪律,好好学习!‌‌“事后人们在王宏召办公桌上发现的绝笔信上写着。

‌‌”学做真人‌‌“

9月25号晚上,已经从初中毕业13年的刘佩媛(化名)收到同学的微信,新闻写着初中老师王宏召自杀,她本以为是恶作剧,打开配图却是老师女儿娃娃低头捧着老师的遗像。

刘佩媛三兄妹都曾经是王宏召的学生,但是多年没联系过老师了,次日一大早,她就和弟弟到马老师家。不认识路,另一位在西安工作的同学打着视频通话,给他们指哪栋楼、哪个门牌号。

刘佩媛一进门就看到王老师的遗像,‌‌”老师还是那个爱笑的样子‌‌“,家里很安静,只有时钟滴答走动的声音,客厅地上零散放着一些没有开封的牛奶、水果。马老师在厨房,有些认不出她,她说是以前的学生,‌‌”你们王老师走了。‌‌“马老师落下泪来,她也哭了。

9-4.jpg

出事后,娃娃抱着父亲的遗像。

马会芹让娃娃把抽屉里的糖和饼干拿出来,给刘佩媛和弟弟。‌‌”我说我都多大了,还吃这些东西,‌‌“刘佩媛说,‌‌”她说这是你们老师给孩子们准备的,现在也用不着了。‌‌“

王宏召平时会自己掏钱给学生买小礼物,家里柜子、学校办公桌里,都堆着曲奇饼干、棒棒糖、巧克力和彩色水笔,刘佩媛看着这些小零食才意识到,从自己上学的2005年到现在,王老师的这个习惯一直没变。

‌‌”王老师很风趣的,不是那种很严厉刻板的老师。‌‌“刘佩媛记得,王宏召刚开始骑电瓶车的时候,带着女儿娃娃上学,摔了一跤,小孩们围着他,打趣问王老师这怎么还摔了,他一点也不恼,和孩子们开玩笑自嘲说,‌‌”唉呀,老师不就笨嘛!骑车自己给自己摔了。‌‌“

上午大课间休息的时候,王宏召会搬个小凳子坐在教室门口,学生围着他,他还会给学生发瓜子,边嗑瓜子边聊天。办公室、教室里的门锁、灯坏了,同事的电瓶车坏了,他也都帮忙修,出事前几天,还有老师找王宏召帮忙修打印试卷的油印机。

有老师透露,王宏召平时话不多,但是很爱帮助人;他性子直爽,在学校资格老,有什么看不惯的事情就会直接说。

在家里,王宏召勤快。马老师个子矮,家里大件的物品都是王老师主动洗。春秋天气干燥,他每晚都会拖地板,让屋里空气湿润一些。他也节约,衣服大都是五六年前买的、或者弟弟给的,新鞋子和衣服一般是马会芹给他买。王宏召不爱吃早饭,马会芹每天早上从家带早饭到学校给他,但他有时候又把早饭给学生吃。

对于娃娃来说,父亲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到教学,留给她的时间很少,但是任何事情都充分尊重她的意见,遇到烦恼的事,他帮女儿分析利弊,最后让女儿自己做决定。他们一起看历史纪录片,看到淞沪会战那一段,他津津有味地给娃娃讲谁跟谁打、战术是什么。

王宏召爱看历史名人传记,最喜欢毛泽东,他朋友圈转发许多关于毛泽东的文章链接,最近他在读的是《李大钊传》。娃娃说他在家的时候也练硬笔书法,一边练字一边写下他的思考,大多是关于教育、学校、学生的问题。

‌‌”新教育,爱心与教育,我的教育观,这群有种的教师。‌‌“‌‌”阅读像呼吸一样自然,读书是甜的,学做真人。‌‌“王宏召在练字的田字格本上一笔一划抄了这两段话。

一位和王宏召共事十多年的老师认为,王宏召‌‌”爱岗敬业、认真负责‌‌“,他说,王宏召班上学生成绩不是最好的,王老师却是教学最下苦功夫的,总是晚下课,下课后他自己又会待到最后,一个一个解答完学生问题,才去食堂吃饭。

初三的学生说,上一届学生都说王老师特别好,遇到他是好运气,他们却没想到开学两周就出了这事。

加一节课五元

王宏召留下的绝笔信,直指评职称难,教师穷。记者从学校多位老师处了解到,他所说属实,但是老师们平时都不敢直言。

王宏召所就职的洛阳市第十七中学是三所学校合并而来,教师评职称名额有限、难度大。据该校老师说,并校前每个学校每年还有一两个指标,并校之后有好几年都没有名额。‌‌”学校老师年龄偏大,退休人少,没有分新老师,基数就是那么大。‌‌“一位老师说,‌‌”打个比方,老师总人数是分母,有职称的人数是分子,分子越变大,分母不变,人家上面按百分比一算,你这学校指标超了,就不给你分名额了。‌‌“

中小学教师职称分为员级、助理级、中级、副高级和正高级,名称依次为:三级教师、二级教师、一级教师、高级教师和正高级教师。

王宏召是一级教师,为准备评副高职称已经好几年了。记者了解到,评职称至少要满足三个条件:优质课、模范、课题或社团。王宏召2009年获得洛龙区优质课二等奖、河南省初中数学竞赛优秀辅导员称号,2012年获得洛阳市教育局优质课二等奖,2014年被评为洛阳市优秀教师、洛阳市优秀班主任。但是他仍然不够条件评副高。

一位老师透露,王宏召差的是课题或社团。课题要先从学校报到区里,区里批准了再开始,‌‌”工作量可大,一个人弄不成。我弄过一次,好几个人合作,每人分一小块任务,我都整了几个月。申报到批下来,一年多时间,要整各种材料,在电脑上,难度可大。‌‌“这位老师说。

‌‌”评职称对我们来说是很难,我们借调出去的老师,在别的学校都顶呱呱的,都评上了。‌‌“另一位女老师告诉记者,她快30年的教龄,却仍然是中级教师,已经放弃评副高职称了,‌‌”评职称不是条件够了就行了,你搞了几年好不容易条件够格,又有比你条件更好的。‌‌“

另外,有老师向记者透露,学校老师大多是是45岁以上,教龄超过20年,但是目前月工资不足4000元,另外,绩效也从来不知道是怎么扣发的。‌‌”绩效是从工资扣下来的,一个月大概扣几百块。有时候能发也挺高兴的。不管多少,没办法,就这样。‌‌“

出事前五天,王宏召曾在一个7人教师微信群里提到中考奖的问题。‌‌”关于中考奖,15年是700左右,16年是400,17年是200,我记不清了。可以猜猜18年是多少?‌‌“有老师回复说,‌‌”咱们猜木用,得叫校长猜。‌‌“还有老师说,‌‌”17年200还没有我的。‌‌“王宏召说,‌‌”下周说事,希望大家参加。‌‌“王宏召出事后,被移出这个微信群,别的老师也纷纷退群。

‌‌”加一节课五元。学校安排的且记账上的有,没记账上的无,私自上的免。咱是人民教师?咱是专业技术人员?咱是人类灵魂?没感觉到……只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好贱。‌‌“9月8日,王宏召在有校领导在内的工作群里发问,无人响应。有老师向记者透露,王宏召所说属实,‌‌”晚自习有时候一块钱一节课,第四节是五块钱。老师们也和校长说,提提加课费。‌”这位老师告诉记者,说是一个月统计,但后来也是到期末才统计;有时候中间发一部分,有时候到期末发。该老师说,一学期一个班主任大概能领一两百块钱的加课费,有时候没有。

多位老师向记者透露,王老师出事后,学生和老师都觉得人心惶惶,看到家属情绪激动,也没敢走近或谈论此事。

官方调查一直没出结果,而王宏召家属也尚未得到确切的解决方案,9月13日至今,王宏召的遗体还未火化。

9月29日,洛龙区教育局给出的处罚决定是,校长倪国强停职。然而有老师传出的9月30日该校运动会安排名单上,领导小组组长、总裁判长仍然是倪国强。

王宏召家人在屋里摆了一个红灯烛台,遗像前摆着几个已经泛黄的苹果、还有刚过中秋的小月饼,遗像里的王宏召身着黑色夹克,眯着眼微笑。

他坠楼的地方现在已清扫干净,只剩水泥墙几抹淡红血迹和一块黄砖。

(文中刘佩媛是化名,娃娃是当事人小名)

来源:后窗工作室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我是自杀” 洛阳中学老师之死